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道门大门道正文 第205章 路转峰回

正文 第205章 路转峰回

    卫展眉苦笑一声:“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好死不如赖活着。成交!拿药过来吧。”

    黑衣女冷笑:“哼哼,就知道你这样骑墙的墙头草,有奶便是娘,甘为异国鹰犬的人,都没什么气节可言。接着。”说完抛过去一枚药丸。

    “卫大哥,不可,不要啊!”殷姿边说边要扑过去制止。

    卫展眉伸手接过药丸,一口吞下:“姿姿,没事儿,这位姑娘说得对,我就当奶喝了,活着就有希望,天下之大,改天卫大哥就找人解毒。”

    既然吃了药,短期内黑衣女就不会杀自己,卫展眉索性破罐子破摔,信口雌黄起来。

    黑衣女柳眉倒竖:“放肆!本姑娘以前,以后都不会有你这样宁为瓦全、不为玉碎的不肖子。解毒?死了这条心吧。实话告诉你,这药是黔西药王谷上代药王炼制的,你就是找到当代药王都解不了。再油嘴滑舌占便宜,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殷姿轻声抽泣起来:“卫大哥,都是为了我,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肯吃这坏女人的药的。”

    卫展眉坦然一伸手:“姑娘,还未请教芳名,现在我是你的人了,总得给我解了三重天的毒吧。你这药这么贵重,相信你总不会浪费了吧。”

    “你……无赖!”黑衣女气结。

    “趴下。”

    黑衣女走过去,从床边被卫展眉之前搜走的布囊里取出了药膏、银针、纱布等物事,开始给卫展眉疗毒。

    黑衣女的手法可比殷姿高明娴熟多了,一看就是行家里手,银针放血、药膏外敷、纱布包扎,三下五除二就处理得差不多了。

    卫展眉伤口的疼痛减轻了很多,舒服地呻吟了一下:“好手法,做杀手真是屈才了。”

    “啊!”卫展眉痛呼一声,疼得全身扭动,呲牙咧嘴,虚汗瞬间就布满额头。

    原来是黑衣女在他腰间重重一拧,而后一指猛点在他的后心穴道上。

    卫展眉张嘴喷出一口黑血:“这么不禁夸,要不要这么狠啊!”

    黑衣女冷笑:“让你刚才嘴贱,敢调戏我叶仄仄,看我怎么慢慢调理你。刚才这两下,激出三重天余毒是次要的,主要是加速吃下的那枚新药的溶解消化。”

    “这药也不如何烈,就是如果一个月没有吃下我配制的缓解之药,你就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全身寸寸溃烂,然后人会逐渐缩水,直至身高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二,才会停止并死去。那种筋骨缩水的滋味,呵呵,没有人能忍受。”

    卫展眉这次紧闭嘴唇不说话了。

    过了片刻,才又张口问道:“叶姑娘,都是自己人了,还请为我解惑,我明明点了你的穴道,你怎么还能够行动?”

    叶仄仄还没回答,卫展眉突然嘘了一声道:“安静!”

    他的感知比二女都要灵敏的多,听到院子里有人落地的声音,虽然轻微,却不能瞒过他。

    随后院子里传来拳脚打斗的砰砰声,叶仄仄和殷姿都听得到了。

    叶仄仄脸色一变,冲卫展眉努努嘴,轻声说:“你,出去看看。记着,你的命在我手里。”

    卫展眉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慢慢打开屋门,猛地一人跌跌撞撞地猛然撞了进来,他有伤在身躲避不及,被来人带倒在地,随后又是一人冲了进来。

    卫展眉被冲击到伤口,赶紧咬牙站起来,借着烛火一看,妈呀,两人他都算认识。

    先被打得退进来的,是在他和张忽雷手下逃走的复国锄奸盟杀手庄纪,而后进来的是涂海涂公公身后的那名女护卫,两人都蒙着面。

    卫展眉先是一惊,心说一声热闹了,连忙走过去掩上了屋门,没忘对被惊动出来查看的其他屋子的租户说了声:“要命的都回屋去,今晚抓叛党,不要多事。”

    关上门,看着屋里三个黑衣女和殷姿,卫展眉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青川淳安公主季瑜一眼认出了方展眉,惊到:“你,你不是南镇抚司方总旗吗?怎么在这里?这是你家?好极,这人应该是朝廷通缉的复国锄奸盟庄纪,本公……我替你观敌掠阵,你去拿下他,这场功劳就送给你了。”

    季瑜在馆驿下榻后闲极无聊,就趁着季琨和涂海忙于公事,偷偷溜了出来,她有南镇抚司给的通行腰牌,在街上行走没有阻碍,后来碰到佟祥带人在叫喊着围追庄纪,于是就带上面纱跟了上去。

    庄纪在同伙的帮助下从张忽雷和卫展眉手下走脱后,那片区域遭到张忽雷和佟祥领着绣衣卫的大肆搜捕,在暴露了行踪后,一人单枪匹马突出重围,但还是被佟祥吊上了。

    庄纪在巷子里转了数圈后,本来几乎要摆脱追兵,却被身手高强,暗中尾随佟祥的季瑜咬住。

    季瑜贵为青川公主,又自恃一身武学修为,不屑喊来官兵帮忙,想着自己活擒庄纪,这样也能在季琨、涂海和胡式微跟前炫耀一番,就一路直追下来,也没动用响声太大的兵刃,意图以拳脚功夫击败庄纪。

    庄纪在跳入卫展眉的院子后被季瑜追上,庄纪武功本就较季瑜要弱上一线,又肩上带伤,这才被一拳打进了卫展眉的屋里。

    听了季瑜的话,卫展眉犯了难,他刚不着痕迹地帮助庄纪脱身,不想这么快就又遇上,如今屋里两名叛军杀手,一个朝廷要人的亲随护卫,还有个无辜卷入的殷姿,外面大队绣衣卫随时可能找过来,这要怎么应付?

    只好先搪塞道:“回禀这位,这位姑娘,在下在回家路上遇到刺客,虽然力毙两人,但也受了些伤,不大能,动得了手了。”

    季瑜这时才注意到他身上有血迹和包扎的痕迹,也记起来路上看到有两个人的尸体倒伏,马上大惊小怪地说道:“啊,你受伤了,重不重,要紧吗?脸上没事就行。没关系,你且闪到一旁,让我来,功劳还是你的。”

    卫展眉受宠若惊,莫名所以,心道咱俩有这么熟吗?不过萍水相逢一面之缘,就言下焦虑、嘘寒问暖,还口口声声要送功劳给自己?

    不待他想明白回过神儿,季瑜突然又叫道:“这两个是谁?好你个方展眉,大半夜的金屋藏娇啊,还一拖二。你,你这口味够重的呀。”

    “这个小姑娘年岁既轻,细眉细眼,面貌清雅,还是处子,倒还说得过去,可那位虽然五官端正、眼大有神,但也太月半了吧,怕不是你的两倍……俊俏小哥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方展眉无语凝噎,这都哪跟儿哪儿啊?这姑娘的思维也太跳脱了吧,正想解释,叶仄仄已经阴沉着脸说道:

    “你谁啊?夜闯民宅,咋咋呼呼的。哦,认识姓方的,还追杀复国锄奸盟的人,那就是青川的鹰犬无疑了。嗯,对姓方的还很在意上心的样子,小浪蹄子,可惜人家好像对你没什么感觉呦。”

    季瑜大怒:“贱人,看你穿着夜行衣,也不是什么好人,一并拿下送官,叫你猖狂。”

    叶仄仄说道:“不错,本姑娘也是义军一路,自然要帮着复国锄奸盟的义士。卫展眉,你站在哪头儿?想好了再说话。”

    又没等卫展眉张口,殷姿急道:“这位姐姐,卫大哥被胖女人逼迫吃下了毒药,求求你,救救他。”

    季瑜双掌一错,喝到:“原来如此,我错怪你了,卫大哥你且做壁上观。你们两个叛党一起上吧,本姑娘又有何惧!”

    卫展眉暗暗叫苦,从白天简单击杀张富贵的那一剑里,他就能看出这女子师出名门,武功是相当之高,庄纪和他有伤,就算三人联手,能不能敌得过还是两说着。即便赢了,惊动了外面的官军,还是插翅难逃。

    自己明暗两重身份,于情于理要救助义军的人,于公于法要站在另一边,但三女对立,暗间可真是难做,现在要如何行事?

    他在纠结权衡,这边的庄纪见有了叶仄仄这个帮手,卫展眉不论向着谁,都是受伤中毒不能动手,此刻时间紧迫,必须击败这女子方可能突围。她迅速摆了个起手式,就要用出很少动用的绝技。

    姿势刚刚摆出,对面的季瑜就咦了一声,叫道:“且慢,你这是大雪山无花折枝手,你怎么会使?从哪儿偷学的!”

    庄纪冷然一笑:“害怕了吧,见识不俗,言语无状,什么叫偷学,大雪山温如师太亲授,如假包换。”

    季瑜道:“你胡说,师父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弟子,我怎么不知道?啊!莫非你是……慢着,你叫庄纪。”

    庄纪也停了手:“师父?你叫温如师太师父?温如神尼这个年纪的女弟子只有一人,莫非你是……青川淳安公主季瑜?”

    季瑜取下面纱道:“你,你是纪妆妆?你是女的!“

    “师父当年游历南朝时曾教过一个女子功夫,但没有收为弟子,此事只有我们几个亲近弟子才知晓。”

    庄纪也掀开蒙面黑巾,一把扯散了头发,秀发瀑布般散落下来,杏眼桃腮:“不错,我是纪妆妆。那时我还小,并且另有师门,师太喜欢我就传了无花折枝手,其他的大雪山功夫我并不会也不识得,勉强算是个记名弟子吧。”

    季瑜笑道:“姐姐早说啊,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师父她老人家其实很可惜没有收你为徒,有时还会提起,并引为生平憾事。说起来,要叫你一声师姐呢。”

    纪妆妆收了式,但没有放松警惕:“如今你我对立,师姐的称呼,可不敢当。”

    季瑜却不以为意:“师父和我情同母女,我在大雪山学艺的时间比在青川还长。咱们只论师承,不论家国。我来朝华只为以武会友,顺便游玩见识。两国开战打仗是他们男人的事,师姐不必紧张。”

    纪妆妆说:“哦,你不抓我了?”

    季瑜道:“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抓你。喂,卫展眉,你敢吗?”

    卫展眉不料事情峰回路转,两人同门相认,名声在外的复国锄奸盟杀手竟是个女子,而季瑜竟是青川公主,还是这么一个态度。

    他双手抱拳:“参见公主,在下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季瑜笑靥如花:“算你小子聪明,这两位姐妹也介绍下吧。”

    卫展眉现在知道这位公主的脑回路着实与众不同,当下苦笑言道:“公主,非常之时,还是先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季瑜还没作声,大家就听到院子周围响起人声,间杂着哭喊和狗叫的声音,这是绣衣卫挨门挨户搜查到了附近。

    一男四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寻思脱身的办法。

    :。: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