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诸朝争霸正文 131、年关

正文 131、年关

    “此碑名为英雄碑,孤要i所有人都记得这些为大汉壮烈牺牲的英雄.原他们忠魂永存~

    刘彻的这一番话令在场的所有人浑身一颤。

    古往今来,还从未有一个上位者会如此看重这些底层的将土。

    西汉有麒麟阁十二功臣,东汉有云台二十八将,唐时有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可是,有选曾记得那些无名的英雄?

    周亚夫身躯微霞。拾首、双手平举至额前,和刘彻相距百步,遥相印首。

    “臣代表全军将土以及阵亡将士的英灵。感谢殿下的厚赐和太恩。原他们忠魂永存”

    非处于这个时代是无法理解当世之人对于身后之事的看重。

    为了让去世的先人在地下过的更好一点,无数家庭不惜倾家荡产去置办陪葬之物。

    可是个人之力再雄厚。又怎么比得上刘彻这一举国之力来签拜来的雄浑大气和福泽深重。

    可以说。仅凭这一措施。刘彻就已经将全汤太半的军心收入囊中。

    周亚去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悲伤。身后军将,也无不拉下。

    军中,先是一声低低的哭声,接着这哭声就如大风卷过一般。

    低垂的长矛如波浪一般的起不定,队列中的军将土辛都拼命的将目光望向这些灵位。

    既带着感伤,又有着一丝艳美。

    往日间那些同袍熟悉的音容又浮现在脑海之虫

    这些禁军的汉子们就再也按捺不住,泪落如雨。

    ..

    十几日前的那场献捷仪式此时此刻在繁华的长安城中卷起的风潮至今犹自未曾完全平

    点。

    街谈巷议当中,总少不得有人扯起当日观感。

    见多识广的长安百姓们,无不摇头师酱,变赞这n士年未曾见的强兵勇格。

    放在平日里,长安城中各种新鲜花样还不断的鱼奇斗艳,酒肆青舍里面不断推出各种花魁

    一个二八小娘或者装点了一个新奇花钮,或者身上褙子有什么新鲜花样。甚或换了一个腔

    调唱的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都能计长安城中议论半天。

    成为一时焦点。

    周亚去班师回朝的平板大军,层层叠叠的牌位居前,高唱国药以一种让百万人透不过气

    的姿态出现在眼前在长安城中,岂能不议论个三五十日的?

    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三街力市。城外踏青的那些十子们。

    轻袍依旧却不缓带了。

    身上犀带锦带,有意无意的扎束得稍微紧些

    使之看起来更显得英武不凡。

    相比之下,周亚去知下太尉之职。荣升百官之首永相大位的消息,便显得有些波澜不惊了

    .....

    年关将近,再加上还有战争遗留下的一大堆烂摊子。

    是以,永相周亚夫才一刚上任就如同上满了劲的发条一般不停的运转着。

    =些小事他自己就能外理,然后传到兰台等监国太子刘彻批阅即可.

    是,一些涉及到国家政略方针的事情。他却需要召集同僚反复商议。

    最后在朝议中再拿出来经众大5和太子议论首肯能决定如何实施。

    所以,这些天来,周亚夫每天很早就来到了永相麻、却工作到夜黑以后才离开。

    这一天,永相史赵禹面带不豫之色的来到周亚去面前。

    永相史一职秩傣四百石,傣禄不高,但在水相府的地位却不低。

    仅次于永相司直,永相长(钱好赵)史以及永相征事。

    更为重要的是,周亚去知道这是个严于律己,刚正不阿的属僚。

    能让赵禹露出这副表情,显然是发生了大事。

    “[永相。属下近日收集到了很多不法的罪证。”

    赵禹没有迟疑。从他走进这扇大门,他就已经做好了迎接:切的准备,

    “是谁?”

    永相周亚夫的反应也是简单明了,他知道能让对方如此忌惮。必然是选及到了朝中的勋贵

    但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因为犯事者的身份而有所顾忌。

    “濮阳侯票冉苗。”

    赵禹声音发苦的说道。

    这位可是票姬的亲哥哥,当今太子刘彻的舅舅。

    连廷尉张欧都不敢处理此事,才借故推到了永相府这边。张欧是个老好人。

    这是满朝上下公认的。

    但是,对于一个大汉最高执法部门的首脑来说。

    被戴上了这个帽子,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这位自上任以来。从来都是坚持轻刑薄罪的原则。

    但凡有案子上报到他的面前,能不判刑的,=定不判刑。

    倘若直的要依法从事那他也会流着眼泪为犯人求情。

    张欧做了一年多廷尉,但亲自下令处死的犯人不过十几么。

    自拉不北程之在任期间大力整顿廷尉衙门。留下了许多精明能干的属吏。

    若不是前

    以这位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将大汉的司法体系败坏成什么桂

    而张欧曾经是太子刘启的潜邸大臣的身份为他提供了一张天然的保护伞。

    只要景帝在位旁人就很难动摇他的地位

    所以,承相周亚去在听到张欧的名字后,便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可不是在军中,凡有什么事情。军令如山他都可一言而法。

    朝里的水有多深。他这些日子可是深有体会。

    “他所犯何事?”

    永相周亚去沉声840问道。

    “杀人,强抢民女,

    欺压百姓之事数不胜数

    赵禹表情严肃,没有半点隐瞒。

    外戚仕着身份横行不法的事.他见的多了

    但行事像票家这般建无忌惮。却还是头一回见

    “罪证确凿?”

    周亚去国言脸色变得铁青。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如果换做其他人哪怕位列三公九卿或者励贵彻候。他都不会直半点手款。

    但是涉及到外成还是当今太子刘彻的亲置量,他却不能不有所顾虑。

    汉律明文规定了,不同等级的人犯罪的处罚不同。

    像外成犯法。

    .就算论罪也是自动降低级还准许赎....

    所以,他就算下令抓了人

    若没有太子刘彻的首肯,也无法对票家的外或定罪。

    “黑下敢以顶上人头作保。定然千真万确。”

    赵压此时的年纪还不太小中的热血还没有冷却、对于这帮国之蛀电最是规。丝毫没有

    担心如此是否会给自2(che)带来灾拐。_

    “如此,你马上随我进官,将一切报与家上。”

    周亚去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带着赵两向着太子官方向走去。

    路上,赵属的描情有些激动,关于这位太子最下,他可是闻名已久却还从来没有近距离

    的接触过。

    想到等下发生的事情。他的心中便微微热道,“永相,你说家上会赞同我们的做法吗

    阳国亚生闲店却立生了少许的帐悦,如果是换做半月之前,他多半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肯

    永相周亚去闻言

    定的话语。

    但经过了那京城献捷一事后他对于这个弟子却是愈发的看不透了。

    从刘彻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已经具备了明君的所有特质,

    为

    看到赵属那满是热切的眼神。周亚夫随即就给出了一个管案,“应该会吧。”

    以那位最下的性格,多半是不会将要家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但是,刘彻是否有其他打算。周亚去却也不敢打包票。

    君心难测,这一点放到刘彻的身上同样适用。

    太子官,甲观

    刘TR什在家门批阅今天的麦疏。正觉得脖颈酸律的时候就收到永相周亚去来访的通

    员。

    永相府与太子官同处在皇城之内,彼此不算遥远。

    哪怕是步行过来。约莫才过了不到盏茶的功去。

    “臣周亚去拜见家上。”

    “臣赵禹拜见家上。”

    两人见到刘彻,齐齐的拜道。

    刘彻也跟着还了一礼然后才出声问道,“永相、此来为何了”

    且光却不由瞥到了站在永相周亚去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身上。

    赵禹,这可是一个不逊色于名臣张释之的人才啊。

    $管任用此人和张汤同负责制定大双的法律。

    历史上武帝曾任用此人

    为了用严密的法律条文来约束力事的官吏他们根据汉武的宜意

    新进行了补充和修订。

    当时许多官员都希望赵禹能手下留情把法律条文修江得有个回旋的余地,

    便纷纷请他和

    张汤一起作客赴宴。但赵离从来不答谢回请。

    几次以后不少人说他官架子大,看不起人。

    过了一些时候。赵压和张汤经过周密的考虑和研究,决定制定“知罪不举发”和“官吏犯

    罪上下连坐”等律法,用来限制在职官吏不让他们胡作非为。

    消息一传出,官员们纷纷请公司太臣们去劝说-下赵画不要把律法订得太前刻了”

    公聊大臣们带了重礼,来到赵禹家谁知赵禹见了公园。只是天南海北地闲聊。

    法确你为律注的暗示,过了一会。公卿们见实在说不下去了。便起身告

    连。

    谁知临走前,赵禹硬是把他们带来的重礼退还。

    这样一来,人们才真正感到赵禹是个极为廉洁正直的人。

    有人回赵禹,难道不考虑周围的人因此对他有什么看法吗?

    赵瓜说,“我这样断绝好友或完容的请托。就是为了自己能独立地决定、处理事情、按自

    己的意志办事.而不受别人的干扰。”

    成语一意孤行便是由此而来。

    “濮阳侯票冉犯下杀人强抢民女等数条重罪。臣特来请旨查办此停。”

    丞相周亚去丝毫没有兜圈子,直接道出了来意。

    使他这样意杰坚定的

    定的人一日做出了决定。基本上就很难再受外界的左右。

    出中会收持做下夫。

    哪怕太子刘彻不同意、他多半也会坚持做下去

    “粟家啊!”

    刘彻轻-吸.实上他这些日子已经收到了锦衣卫的密报。

    要家的这帮外戚打着他的旗号在长安城里到处欺男霸女,为非作歹。

    他只是顾总朝野间的舆论不方便马上对这群渣渣们下手。

    毕竟他才刚上位。如果就拿自己的鼠舅们开门恐会遭人非议。到底要不要趁机将要家的这帮垃货举端掉呢?

    刘彻陷入了权衡利弊的思考之虫。

    看着太子的表现,周亚去和赵禹的眼中不由闪过了失望之色。

    尤其是周亚去,他原本以为这个弟子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自己的行动。

    不想居然看到这样的画面。

    好吧他们以为刘彻是顾虑到与粟家的情分,不忍下手。

    赵禹忍不住上前拜伏道,“家上,仁有大仁和小仁之分。票家四处作恶败坏家上的清名

    实为罪在不怒。”

    “粟家作案累,不严惩不足以消民愤、不足以正法纪L”

    “一家哭。总好过一路哭,~还望家上明鉴!”

    看着有些声竭力嘶的赵禹刘彻的脸上露出了“皤然醒悟”_的表情。

    于是,他伸手扶起对方,道,“孤谨受教。”

    躲藏干屏风后的史官忙碌的挥舞着笔墨,送细记录了此事。

    心道若能传诸后世,当成一段佳话

    演戏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刘彻当即出声问道,“卿以为孤当如何?”

    仍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中的赵禹当即就想回答,却被旁边的承相周亚去所打断。

    赵禹位卑职低冒然插手此事,却是取祸之道

    出于爱惜人才的心理,周亚去旋即将权责揽了过来。道,“臣以为当进濮阳侯票当的罪名

    公布天下,并明正典刑,以为天下之戒”

    这个想法是极好的,放到现在却有些不合时宜。

    濮阳侯粟冉再怎么不堪,那也是太子刘彻的亲翼翼,事情:旦闹到天下皆知的地步。对于

    刘彻的威名也会有不小的损害。

    再加上濮阳侯票自身为外戚冒然处置此人的话,恐怕会触动东宫那边的某跟敏感神经。

    若是引的老太太再出来指手画脚那就很不划算了。

    所以,刘彻在直接否决了对方的提议。

    永相周亚去是何等倔强的人,岂能就此改变主意,刚要出声却为刘彻所打断。

    “永相的心意是好的,但所行之法太急,不妨仿先帝与轵侯之故事来办理此案。”

    轵侯薄昭,孝文皇帝之母薄太后唯一的亲弟弟,即文帝的娘置,曾出任车骑将军-职。

    这人并无多大的才能。生平最大的贡献,就是救了永相固亚去之父,固勃的条性命命。

    当年周勃与陈平等合谋智夺吕禄军权.=举谋灭吕氏诸王,拥立文帝登基。

    孝文皇帝为了巩固到手的权利,将一帮功臣彻候全部赶回了封地。

    周勃回到封地才年多,就有人上书告发周勃想要谋反。

    文皇帝就把这件事交给廷雕去办,廷尉又把此事交给内史处理。于是捕捉周勃入狱治罪

    周勃很恐惧。不知怎样答辩。

    狱吏渐逝欺凌傷辱他周勃拿千两黄金送给狱吏狱吏就在牍板背面写上字示意他说,“

    请公主作证。-”soly

    公、是孝文帝的女儿周勃的长子胜之娶公主为妻,所以狱束教周勃引用公主作证。

    周勃把增封受赐的财物都给了薄昭,等到周勃案件紧急关头,薄昭替他向蒲太后进言,太

    后也认为因勃没有谋反的事。

    文帝临朝时,薄大后抓起头中向文帝掷去,说,“绛侯身挂皇帝赐给的印玺,在北军率领

    军队,不在那时谋反,如今身居一个小县,反倒要谋反吗!”

    事实上,文帝已经看到绛侯在狱裹的供辞。于是向太后谢罪说,“狱吏刚才查清楚了。马

    上放他出狱。”

    于是派使臣手持符节释放绛侯,恢复他的爵位和封邑。

    所以,周亚夫对于轵民薄召的事情了结的非常清楚。

    文帝十年冬,薄昭杀死了汉文帝的使者。

    文帝既不忍心下令杀死母舅,又不原别人说自己执法不一。

    最后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薄昭自己认罪、伏罪。

    这样就能免去朝野间的议论。

    文帝首先打发一些公卿大臣上薄昭家里喝酒,在酒席上大伙劝薄昭自杀。

    但薄昭不干了,说什么也,不肯自裁,太臣们只好无可奈何地回来了。

    到第一天,文帝又派他们去薄昭家“吊孝”,大臣们穿上丧服、戴着孝,来到薄昭家.一

    齐向薄昭号丧。

    最后,薄昭没有办法,只好自杀了

    孝文皇帝能够在民间留下那么大的影响力,受到无数百姓的爱戴。

    这跟他平日里行事非常爱惜羽毛有很大的关系。

    有着这么好的示范例子摆在面前,刘彻自然不会傻的不去用。

    “家上英明!”

    赵禹心悦诚服的说道a

    身为法家门人他们最看重的是结果,而不会有思想上的洁癖。

    换做儒家的人。就算嘴上不说心里怕是也会有几分腹诽。

    永相固亚夫的表情却变得十分古怪了起来,他是受到过孝文皇帝的大恩的,对于文帝的了

    解也远胜于旁人。

    所以,他看着刘彻侧面的那张面孔不自觉的感叹道,“直像啊上”

    止事既然被刘彻祭出先帝的大旗来,周亚去和赵禹自然是无从反对。

    但是,接下来该派何人前去票家游说呢?

    以那帮票家人的性格。若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物前往,怕是连票家的门槛都进不去,更

    弗伦是压住场子。

    这可是严重得罪人的差事,等闲人都不会乐意接受。

    丞相周亚去的威望倒是足够,自身地原意但以他承相的身份去做这件事就有点不合适了

    这时候赵禹眼珠子一转旋即提出了一个人选。

    “臣推荐内中是错,当可胜任此事。”

    他虽然与是错不是师出同门。但是彼此都是法家门徒,倒也有几分香火之情在。

    事实上,他能够讲永相府做事,其中也有昆错的关系在内。

    所以,他才会推举显错来做此事。

    至于得罪人?

    法家人还怕于得罪人的事吗?

    昔时是错为了削藩的事,弄的仇家遍天下,又岂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票家。

    所以赵禹止举倒不纯粹是出自私心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知道。昆错之前因为推思策事面对刘彻印象不佳、做了不少打压

    刘彻的事情。

    纵然太子现在不在意,可谁知道这位殿下容基以后,会不会就将昆错赶去边塞修地球呢?

    以老刘家人的性格来看,这绝逼是直可能的。

    昔日的一代名臣张释之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

    赵禹的提议也是想给晁错一个亲近太子的机会。

    如果换做张释之那样的古板大臣,或许“八四零”会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动摇。

    但是,兄错嘛。对于一切进究唯上是命的法家传人。

    还是不要对他们的节虽抱有太大的希望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

    当得到了太子刘彻的首肯之后赵禹便亲自来到了兄错的宝院。

    他才刚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晁错便一口应了下来。

    这时,显错看向赵禹的时候。便不再是一副看小弟的神情。

    从赵禹今天的表现来看明显就已经入了太子的法眼,将来的前途自然是无可限量,

    更关键的是,对方还是法家的人,跟他天然就站在了同一个阵营。

    彼此又早有交集和往来。他要是再不知道拉拢,也就枉做了这么名年的官了。

    “错公,可有把握令濮阳侯票冉认罪伏法?”

    人选虽然是他推荐的。但是昆错是否能够完成太子殿下交代的任务。赵禹也没有太太的把

    显。

    毕意蝼蚁尚目偷生,以濮阳侯聚当那痞赖的性格。名半是不肯乖乖就范的。

    “自然不能,就算是太子亲自出面,想必也是无法凭借区区言语就令要再引颈自杀的。”

    晁错十分老实的说道。

    这种情况别说是他就算是苏秦张仪这种舌能无双的纵横家复生,也不太可能仅凭几句话

    就令身为外成的粟冉认罪自杀。

    “那我们该怎么办?”

    赵禹眼中不由闪过一抹焦虑之色。这是太子第一次交给他的任务。他若不能完成又岂能

    得到太子殿下的重视。

    相比是错这种老狐狸来说(禹无疑还是太年轻了些。

    他轻轻抚掌笑道。“贤侄勿忧我等依家上之佥行事即可。”

    赵禹眉宇间一动,忍不住出声问道,“可是要穿上丧服、戴着孝,去票再府邸‘吊孝’?

    说完,他自个就摇起来了头。“以票再那人的性格,除非章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或者出示

    太子的明文诏令,否则的话。他若是执意不肯赴死。那当如何?”

    这一次,是错面上却是浮现出一抹诡秘的美容

    他没有说话,只是带着赵禹径直奔向了票冉的府邸。

    票府。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