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将王道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独木难支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独木难支

    林胜所言为实,可贾鼎庆心有他想,自然不会应其言。

    “休要危言怂听!”

    沉声回耳,林胜顿时怒起:“贾鼎庆,你到底是何居心?莫不是真想传言所说,你投靠库莫奚那等胡种外族了?”

    此一言如石落静湖,激起层层涟漪。

    “林胜,你可知道自己再和谁讲话?如此放肆,本将就是砍了你,上庭也无罪可罚!”

    眼看二人意偏相悖,且胡骑南进速度甚快,在没有营州将士的抵抗下,那些胡人马崽子几如北风,呼呼涌入大魏土地。

    “你斩我一下试试?”既然贾鼎庆执意暗行,不顾大魏北界诸州郡县安危,林胜也就不再顾忌,他一声反顶,身后亲兵立刻抄刀冲上。

    贾鼎庆见状,怒目溜圆,粗呵破风:“敢反我?来人,拿下林胜,就地处决!”

    话落,那成勋抄刀冲步,可是贾鼎庆却没有料到那成勋的刀锋劈首转向,斩至自己面前。

    这让贾鼎庆一惊,连连后撤躲闪。

    “将军,你行不忠不义之路,末将实难从命,为了东界诸州百姓,冒犯了!”

    到这里,贾鼎庆才突然反应过来,为何林胜敢交板自己,于是乎,林胜与贾鼎庆城头相斗,加上那成勋反水,贾鼎庆独木难支,也就顷刻之后,贾鼎庆亲兵被杀,至于直控令下的五千营州铁骑,由于驻扎城中,根本不得消息,故而贾鼎庆算是命至尽头。

    林胜抄刀顶在贾鼎庆的胸前,怒声:“你为何要与库莫奚勾结?为何要悖逆大魏?”

    “事到如今,本将无言以对!”贾鼎庆倒是坦然生死,末了他看向那成勋:“当初是我带你入了军途,没想到现在被你反咬,那成勋,你可真是我的好部下!”

    “将军,我…”那成勋心中有愧。

    也就须臾之后,不待林胜抄刀动手,贾鼎庆竟然发力前途,自己撞在林胜的刀锋上,让后破胸而亡。

    一时的惊蛰,林胜连连后退,不等他缓住心绪,那成勋竟然哀声开口:“郡史大人,将军待我不薄,我因大义叛他,此为不忠,现在库莫奚南进肆虐,如此大敌,就靠你了!”

    “你要作甚?”

    林胜听出话意不对,还未阻拦,那成勋举刀自刎,跪地亡命在贾鼎庆的身前。

    只是库莫奚的铁骑不等人,纵然林胜独木支撑艰难,可是他还得担起这份大义之责,旋即,林胜将贾鼎庆、那成勋的尸首收拢安置,自己则赶往城中校场,率领营州铁骑,同时,林胜派出亲信死士,携急战令传往北界四镇,求得支持联动,否则不出三日,营州必定被库莫奚冲成一堆乱麻。

    当库莫奚的六部铁骑,接连进入魏地时,辽西郡的长颉坎达为了立起自己的威名,不从其父长颉启力的交代,私自率领家族奴骑,向濡河县进攻。

    濡河县县府,王康设宴犒赏濡河营众将领,犹以护民旗队旗主张旭、团练营尉鲍安为重。

    “诸位,此番我县剿灭胡骑贼人,首功当属护民旗队张旭和团练营尉鲍安,现在让我我等举杯,共进一杯,以示敬佩!”

    王康呼声,满堂皆应,而张旭与鲍安赶紧立身,回敬诸请。

    待王康声落杯空,他转话于周老太爷,周老太爷一直很欣赏张旭,现在张旭得下这般功劳,绝对是争气少儿,至于他之前所犯的罪事,早已无足轻重,且借着这个机会,周老太爷谏言县令,为保濡河县之安,应上书宗主殿下,请令召组真正的濡河营,着青壮千人,以备军甲军械,行军责,护民安,至于钱资,半出于共,半出于周府,以张旭为营尉,鲍安为旗官。

    此话虽有冒失一二,换做平常年间,郡县地方组建军武,此乃大逆不道,可自太武皇帝时,战火飞扬,扩土千里,封宗主,设州王,一来二去这郡县地方组建军武就成为宗主辖内的私军旗号,现在皇权外戚相斗正酣,而百里不到的辽西郡又发生胡人掌权叛乱,濡河县离的这么近,不得不防,所以在诸多情况下,周老太爷这般建议十分符合当下时局,王康也就稍有犹豫,便直声同意。

    这么一来,张旭可真是一飞冲天,从一挂着代父罪身的归来小儿变成濡河县的公职军务将领。

    故此张旭起身拜谢周老太爷与王康。

    “晚辈得此境地,全凭老太爷与县令大人照看,日后晚辈必定兢兢业业,发挥一身所能,保濡河县安康!”

    对于这话,周老太爷抚须含笑,一众宾客、县中名望也都连连夸赞,可把张旭美到骨子里。

    在宾厅角落,护民旗队的几个小旗队什长正与团练营的伍长们举杯相饮。

    那鞠跃听着堂中的笑声赞扬,整个人美到骨子里,不觉中也开始吹嘘自己和张旭在平州城里惊险的求生遭遇,由于张旭剿灭胡贼骁勇,李啸、于海已经信服,至于团练营的伍长们,也都满是羡慕,可把鞠跃好好美了一把嘴瘾。

    只是好事相连祸事相伴,这边庆功宴还未结束,那边县中衙差惊慌失措,冲入堂中。

    “不好了…不好了…胡人又来了!”

    此一言如雷炸耳,直接惊了满堂人的心。

    “到底何事?速速说来?”

    王康怒声,衙差急三赶四,言之申时那会儿,数百胡骑袭击东镇,镇上的人全都被杀,现已化为火海,至于消息,还是镇上的里正拼死奔逃,夺马归来传告得知。

    听到这话,王康也是面色一变,那东镇距离濡河县不过五十多里,申时的消息传来,以胡骑之速,这会儿应该到东郊了,首当其冲的便是马家村。

    不待王康开口,张旭已经惊心立身:“大人,胡骑来袭,必定掠夺,以其之速,我等要赶紧结军,赶往马家村,抵挡胡骑!”

    “甚对!”周老太爷沉声相应:“此番胡骑来袭,必定大势汹汹,马家村的人及周边诸村全部撤入县城避祸!”


同类推荐: 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