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邪帝独宠:医妃别太抠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苏家一事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苏家一事

    而吴雄二少爷,虽然说是名副其实的嫡子,但是前面有个一直忌惮他的继母,后面又有一个紧追他不放的大公子。

    要不是他天赋极高,被万剑峰的峰主收为嫡传弟子,要不然他早败落了。

    可是至从苏玉媚出现有,本来就浪的吴雄,突然间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若是像是以前一般,他留恋花丛,他倒是放心,毕竟,男人好色很是正常。

    但是一个花心的人突然间变得专一起来,倒是让他不由的害怕了起来,而且苏玉媚这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说苏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但是苏玉媚说个不好听的一副花楼女子的作风,魅惑人心的能力不得不服,就连老道的主人也着了她的道。

    这魅惑人的让吴雄天天只想着和她在床上渡过,其他的早就不管了。

    吴中看着旁边两个人,眼里闪过一道毒光。

    没多久,那名刚刚离开的小厮急匆匆的推开门进来,这个动静直接吓坏了刚刚还在卿卿我我的两个人。

    被**冲昏了头脑的吴雄,性质正好,突然间被打扰了,本来就是脾气暴躁,这下好了就像是点着了火药桶了,一堆火向着那名小厮发去。

    “给我滚出去!”

    可是那火在看见那小厮的脸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极速的来到他面前,瞪大眼睛的看着那人脸上那全是乌青的脸蛋。

    尤其是眼角的那一圈,超级的显眼,这明显就是**裸的再打他的脸。

    这打狗还看主人呢!他在这地方横行霸道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对他这个样子,这么的不给他的脸。

    “是谁?是哪个小兔崽子干的好事!”

    那名小厮看见吴雄一副怒火中天的样子,哪里还敢隐瞒,立马一五一十的全给交代清楚了。

    原来他这人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平时狐假虎威就算了,这回可算是吃到苦头,撞到铁板了。

    他刚来到那六号包间的门前,就一副士气凌人的样子向里头炫耀的叫唤着。

    也不知道是谁借给她的胆子,胆敢在这闹事。

    里面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只见门一开,他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就一道风刮了出来。

    直接将他整个人都卷了起来,向后刮去直接撞到了墙壁,还跌断了几根肋骨。

    这个人1狗吃屎的方式在地面上摩擦了数下,脸都挂破皮了。

    还刚刚好头撞到了拐角处,还把眼睛给撞肿了。

    吴雄听到他这一系列的经历,越听越是火冒三丈,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的不给他面子,立马交代下去,让手底下的人好好的调查一番,到底是何人,敢如此的扫她的脸面。

    吴中也是个明白人,脑子里也有点墨水,要不然也不会脱颖而出,跟随吴雄这么多年。

    这个时候吴雄不冷静就算了,他可不能,这里虽然说确实是城主的地盘。

    说不好,城主跺下脚,这紫宵城也得镇两下。

    但是可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里当然也不缺乏一些强者独自懒几天呀。

    都说,没有了解清楚,不要轻易的得罪对方,最起码要给自己留一条生路,以免走投无路。

    而且这个六号包厢,一直都是很神秘,这么多次拍卖会都没有见过里头有人。

    而其他的包厢里头的人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底细,虽然说,除了这个六号包厢和他们所在的五号包间以外基本上来人都是不固定的。

    但是紫宵城就这么大,来她头还是知道一点的。

    早在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调查过这个六号包厢,但是毫无消息,就好像是不存在一般,一点迹象都查不到。

    越查不到,他们越是警惕,毕竟能够让这拍卖会特地的留出一个位子,可见这个来历不小。

    就连他们所在的这个第五包间都是看在是城主府的面子上,提前预约好的,也不算是吴雄他一个人的。

    可是现在的吴雄竟然忘了这一点,之前虽然说也脾气不好,这最近怎么就越发的糊涂,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要是真的能够查到的话,那他们早干嘛去了,早就已经把那底细查的是一清二楚,连祖宗十八代都调查的干干净净。

    毕竟少爷还是少爷,他们作为仆人,有这个义务在他们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时候提醒一番,让其不要一错再错了。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有一个粉色的身影硬是挤开了他,抢先开口。

    “雄哥,这是哪来的不识趣的人,竟然敢不拿你当一回事,这传出去,雄哥你还怎么做人,还有谁那你当一回事,你可不能就这样子算了,一定得好好的教训这些人,让他们知道你未来城主的威严”

    “媚媚说的有理,不能就这样算了,吴中,派几个大玄师,那将那不知好歹的那群人给我抓过来。”

    苏玉媚看见吴雄就这样被他三言两语的挑拨了,很是有成就感,近日来,吴雄确实是待她不错,什么都依着她。

    连带着她在家族里的地位都提高了不少,那些曾经小看她的那些人都不敢再吭声了。

    这种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其实她虽然说表面看起来是出身世族,苏家在这个紫宵城算是说的上话来的。

    只可惜她空有苏家大小姐的名头,实际上在家族里头大家都是对她阳奉阴违,时常背地里嫌弃她,别以为她不知道。

    其实就连她都嫌弃,她有一个出身花楼的娘亲,这可以说是她一生的污点。

    谁不知道,她娘刚开始是被他爹当做是贱妾抬进府里的,而她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他才刚刚娶了嫡母没有多久,他就在外头沾花惹草,惹了一屁股的债。

    要不是她娘当初肚子里怀了她,她怎么可能会进的了苏府,毕竟苏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不过她娘确实是一个很有手段的一个女人,这些年,自从进了府一直是受宠不断,直接力压府里的其他姨娘。

    从一个身份低微的花楼女子一步步的抬到了花姨娘,甚至有时候风头都压过了正牌的夫人,可谓是手段高明。

    说起来她那嫡母实在是太过软弱了,除了哭还是哭,要不是这些年来有苏老夫人在,帮了一把,要不然她早就成了下堂妻。

    虽然说她也是爹的女儿,但是她的待遇和她那嫡妹完全是天差地别,若说她是金枝玉叶,那她苏玉媚不过就是一支谁都嫌弃的野花。

    就连她娘待她也不怎么好,尤其是在她那同胞弟弟的出生后,越发的冷落她,在她看来,一看见苏玉媚,就在提醒她,她出身卑微,待过那种下贱的地方。

    可是她的弟弟就不一样了,他是他这辈唯一的一个男丁,也是因为他,其他的姨娘都不敢和她娘亲对着干。

    就连她的亲生奶奶都对她的弟弟甚是宠爱,那疼爱的劲连她的嫡妹都不能相提并论,就她,哼,她们都恨不得她赶紧死了得了。

    从小到大她在她们的眼里都是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她赶紧死透了,可惜她命大,就是死不了,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即便是她娘亲最后拖死了她的嫡母,她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嫡女,但是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人在窃窃私语,

    只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不敢当着她的面说,毕竟,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苏家大小姐。

    这些年她都是受尽白眼自己过过来的,还算她自己争气,在玄气修炼方面天赋不错,要不然她哪有这个机会去紫宵宗,不过也只不过是给了个机会罢了。

    直到她攀上了吴雄之后才会有些好转。

    不论是之前对她冷冰冰的娘亲还是那个一直不当她是苏家子孙的苏老夫人,都对她笑脸相迎,让她很是受用。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很难得的感受到了吴雄的那唯一的好处,若不是他还有一点用,她早就扔下他了。

    虽然说苏玉媚的遭遇是有点让人深感同情,但是在吴中的眼里就像是个绊脚石是阻挡少爷通往成功之路的阻碍。

    这边苏玉媚还在为了能够左右吴雄的思想而沾沾自喜时,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离自己是越来越近了。

    苏玉媚一无所知,看见吴中恶狠狠的盯着她,心里不快,正好借此机会收拾他,她早就看他不爽了。

    就连吴雄都不敢给她甩脸色看,他不过就是个仆人,竟然敢三番四次的看不起她。

    一开始,见他是吴雄的红人,也曾想过讨好他,只是这个人油盐不进,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她这不,没有他的帮忙也不是让吴雄乖乖的听她的话,唯命是从,说一不二的。

    “雄哥,你看看,现在连下人都不听话了,你该好好的整顿整顿了,要不然得让下人爬到你头上去了。”

    她这话很明显就是在挑拨离间,偏偏吴雄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主动的冲动的男人就听进去了,第一次对着吴中发火到,“你还愣住做什么?我的话不管用?还不快给我去,滚滚滚!”

    苏玉媚看见吴雄对着一直和她对着干的吴中发起火了,格外的开心,满脸都是笑意。

    可惜这个时候,吴雄只懂得教训人,完全忽略了苏玉媚脸上那蛇蝎心肠的笑容。

    但是她这邪恶的笑容完全被吴中看入眼里,让他心里更加的坚定了要除掉她的想法。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来日方长。

    吴中走后,这间房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苏玉媚看见吴雄这一副气汹汹的样子,很是嫌弃,唉就像是一个村野农夫,只懂得粗鲁。

    此时她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一道白衣的身影,让她不由的沉浸其中,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嘴边又传来了一阵恶臭,她回过神来,睁开眼睛,一眼便看见的是吴雄的那张大脸。

    看着那张算不上清秀的脸颊,与她脑海里那嫡仙的容颜相对比,这越比她越心酸,越越是气愤。

    可是这个时候容不得她走神,这不是,就走神了几分钟,她的腰就被吴雄毫不怜香惜玉的掐了一下。

    “啊~”

    这掐的她是真的疼,当然她这声音是故意的加了点料,尾音有点劈叉,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

    果不其然,她还是很了解男人的,吴雄脸上的怒气也因为她那吃疼的一叫而有些淡去。

    她别的没学到,反倒是把她娘那调教男人的功夫学的是十足像,甚至还有些青出于蓝胜于蓝。

    不过吴雄的脸还是有些黑,本来就是长的凶神恶煞的,这一黑一板着脸,吓死人了。

    “你再想什么?”

    苏玉媚倒是不怕他这副样子,她心里嘲讽一笑,脸上却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雄哥,我们还是分开吧!”

    “为什么?”吴雄听到她这带着哭腔的花,有些急迫的抓紧了苏玉媚的肩膀,说道。

    他这反应倒是全在她的计算之中,脸上顺势留下了两滴泪珠。

    那真的是说哭就哭,还不带停顿的,这演技不得不说,确实是高。

    “雄哥,媚媚也舍不得你,但是连你的下人都看不起我,我没脸再呆在你的身边”

    说话,苏玉媚直接扑进吴雄那宽大的胸膛,随后传来了一阵涕泣声。

    这哭的让吴雄这个大老粗都心疼不已,不自然的伸出手安慰到,不熟悉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媚媚不哭哦,谁看不起你,我杀了他,乖哦,哭花了就不漂亮了。”

    吴雄费劲了老大的劲才将她逗笑,他真的是掉进她的坑了,想他一个大少爷,何曾安慰过别人。

    向来都只有别人伺候他的份,只可惜,这个真心错付了,苏玉媚不过就是个无情的女人。

    这一切不过都是在做戏罢了,她何曾动过一丝一毫的真情,这个一直自认为花丛百万过的浪子谁曾想过有一天也会被人像这样子玩弄一番。

    所以啊!还是只能说一物降一物,这两人也可谓是臭气相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摄政王妃:王爷好霸道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