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我的老婆修仙归来正文 第281章 这是一场时势

正文 第281章 这是一场时势

    徐景此时修为的提升速度,已经超越了任何一个修炼法门,胜过任何一方的洞天福地!

    “太快了!”

    连徐景自己都惊讶无比,四肢百骸都受到了猛烈的灵气冲击,身体中升腾出了阵阵雾气,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的掌纹脉络,仿佛正经历着最精细的雕刻一般,肌肤如白玉雕琢,浑然天成,流淌着难以言喻的强大气势!

    而他气海丹田之中,那棵真元小树,俨然已经茁壮成型。

    他细细观测,发现这棵小树分出了两根枝叶,如同一个“丫头”的丫字,而且都分别长出了纯黄如金的果实。

    左边的果实,仿佛象征着普通修士的真元内丹,流淌着晶莹的光束,通过树身脉络,光束直达根部,给徐景提供着源源不断的能量。

    而右边的果实,似乎还未彻底长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拦了一般,通向根部的脉络是黯淡的,并没有顺利连通到树枝根部。

    “元婴期九层,打止了。”

    徐景不禁有些失望,能突破到化神期,那才是质的飞跃,但很显然,这块玉佩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大的奇迹,和从前一样,依旧是达到了巅峰瓶颈,然后止步不前。

    从筑基期突破至结丹期,他是在太国王师的压箱底道法的逼迫下,才得以完成的。

    而从结丹期突破至元婴期,他是在席朝青被挟持在高丽官方军事基地的时候,在强大的压力下试验景盛心法中篇,以不畏死亡为代价,才完成的突破。

    “现在要从元婴期突破到化神期,我又该怎么做?”

    徐景皱着眉头,他隐隐能察觉到,他体内那棵真元小树,如果右边的果实也能融会贯通,打通脉络抵达根部,能给他灌输能量的话,那他应该就是化神期的修士了。

    “怎么感觉我真元小树之中,一颗果实象征着已结成的真元内丹,另一颗像是未结成的武魂内丹?但是结成武魂内丹的话,岂不是以武入道的象征?”

    徐景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是一个地道的习武者,但每次到达瓶颈都无法突破,像是习武者一般,需要寻找机缘。

    但当今世上,怎么可能有道武双修的修士存在?

    无论是亢金宗宗主胡光傲,还是自己的父亲徐天洪,那都是血淋淋的例子,为了道武双修,前者直接爆体而亡,后者修为倒退被一群蝼蚁逼死,也不禁是种悲哀。

    没有人能够同时承受真元内丹和武魂内丹,身体超负荷,根本承受不住。

    “万一我真结成了武魂内丹,以武入道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徐景有些惴惴不安,他并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但要是在这样矛盾的情况下作死,那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种情况还是得问问小青才行,不管怎么样,我修为还是完成了一次飞跃,在今天这样激烈的战斗之中,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尽管没有突破到化神期,但徐景还是一连突破三阶,从元婴期六层到达了元婴期九层,在短短几分钟内有这样的提升,如吃饭喝水一般,堪称奇迹!

    徐景迅速打道回府,想去看看席朝青和林家人的具体情况。

    之前林如烟的天人望月和孟之归的万道归元,都被他的玉佩所吸收,没有给青景阁带来毁灭性的结局。

    徐景抚摸着胸口处悬挂的玉佩,这还是他这二十多年来,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自己母亲的关怀,眸间目光有些涣散,内心有些潮湿。

    但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他的心情又差了起来。

    “我父亲当年在华夏境内坏事做尽,引得这么多仙人修士发了疯一般对我讨伐。他没有对我尽过一丝父亲的责任,我却还要承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我一出生就比别人矮了半截?”

    徐景心中复杂之至,在经历了今天的一系列事情后,他实在对自己这位素未蒙面的父亲有什么好感,不出口谩骂,已经算徐景素质不错了。

    “但他们说我父亲应该藏有一堆天材地宝,这事估计要去问我爷爷了,希望他还记得这些事情,要是我能找到,也算是他对我的一些补偿了。”

    想到这里,徐景又重燃起希望,身形遁入到了青景阁之中,着手准备善后工作。

    ……

    时间过去一整天,华夏修真界内,已引起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动。

    两百多名代表各方势力的修士,齐齐回到了自己所属山庄,将青景阁上的所见所闻,尽数阐述。

    “好个徐景……徐天洪居然还留了这么一个孽种,杀我蓬莱居弟子,罪无可赦!”

    位于华夏东北部的蓬莱岛中,蓬莱居掌门祝之春一袭白衣负手而立,鹤发童颜,额头高鼓,宛如画卷中的长寿仙人一般,但他的眼眸之中,却爆发出了阵阵寒光。

    “掌门,我听说徐景并没有继承徐天洪的遗产,当年徐天洪在华夏境内搜集了各方势力的珍宝,连我们蓬莱居也损失惨重,几乎半数以上最珍惜的天材地宝,都被他抢去,光是一品内丹,就被他掠夺了数十颗,其他势力的看家宝物就更加数不胜数了,不管怎样,我们总得想办法挽回点损失!”

    一名昨日去过青景阁的蓬莱居弟子,俯首说道。

    祝之春白色长眉一挑,说道:“有这种事?徐天洪人都死了,没有将这些东西留给他儿子?”

    那名蓬莱居弟子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这还是青龙前辈亲口分析的!”

    “连青龙这样的人物都没有把这徐景杀了,这徐景的势头,怕是更甚徐天洪三分啊……”

    祝之春眸光微眯,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徐天洪正值巅峰,以横扫之态强势闯入蓬莱居,他这个蓬莱居掌门,背后还留了徐天洪一个掌印,至今未消,那样的疯子,行事实在太可怕了。

    “掌门,也不必过多惊慌,徐景不是无敌的,他修为才堪堪元婴期六层,青龙前辈能够轻而易举的降服他。这次徐景没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一名我从未见过的强者出手保了他,那强者容貌似老妪,可修为极其强大,几乎与青龙不相上下。”那蓬莱居弟子又说道。

    “所以说,要想杀掉徐景,还得避开这个强者了?”祝之春缓缓说道。

    “若是掌门亲自出手,大可不必,若是由我们去办,或许……”那弟子略一迟疑。

    “我明白了,既然他是徐天洪的儿子,那我亲自出手!”祝之春的话语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和力量。

    “请掌门为我们声张正义!”

    那弟子面露欣喜之色,自家掌门若是愿意出手,那已然是后顾无忧,大仇终得报!

    “不过……现在我对徐天洪的遗产比较感兴趣,在杀徐景之前,我要把当年的损失追回来!”

    说罢,祝之春化为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在了蓬莱居的雅致山庄的大厅之中。

    诸多蓬莱居弟子看着自家掌门离去的背影,喃喃开口道:“掌门隐世多年,修为已不知到达何种地步,他一出世,若能拿到徐天洪的遗宝,咱们也能跟着沾光了!”

    “我蓬莱居的名号,恐怕也将再次震响修真界!”

    ……

    铸剑林。

    一个岩山洞穴,巨大的剑池之中,一名老者正坐在了一把庞大的剑柄之上,闭目打坐。

    而他身后的一名铸剑林弟子,也哭诉地说出了被徐景随手斩杀的同门消息,并将青景阁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遍。

    “你刚才说,徐天洪的遗宝,没有被徐景继承?”

    那名垂垂老矣的老者,声音如摩擦的砂纸一般沙沙作响,仿佛马上就要脱气了。

    但他对铸剑林弟子之死毫不关心,和祝之春一样,他感兴趣的,是当年徐天洪掠夺的天下之宝。

    “师父,青龙前辈说,徐天洪的遗宝,恐怕和他葬在一起了。”

    “甚好。”

    那老者点了点头,“我李不斩苦修二十年,没等到报复当年闯入铸剑林的徐天洪,倒是等到他儿子了!”

    “师父,您要出世了?”

    那名铸剑林弟子惊喜交加。

    这一刹那,剑池中上百把插在地上的锈剑破土而出,在他头顶上一字排开,剑身光芒突然变得如阳光一般刺眼,无数斑驳的锈迹抖落,每一把剑,都像崭新般。

    “先去取徐天洪遗宝,再取徐景之命,等了二十年,终于等到这场时势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