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攻于仙计正文 第七十八章:点名上官铝

正文 第七十八章:点名上官铝

    “哦,哦,耶,齐活。”下场见到蓝缕,云飞难得的亲热拍了拍他的肩膀。蓝缕早就从戴玉琦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排位赛中三下两下收拾了几个来战的小喽啰,这会儿也没人再敢挑战他了。

    “你的情报,用上了。”云飞比一个“完美”的手势,继而竖起了大拇指头。

    “啥情报?我咋不知道。”蓝缕先是多看了云飞身后的女孩子几眼,然后才一面迷糊的问道。

    “啊哈,魏倾璇那啥还有点本事哈,我们家老爷子看不上他,我到觉得那人没那么不堪,你就说他啊,妻子去世了也没再娶吧?说是人家的走狗也没怎么伤天害理吧?也就不到三十岁吧,人家还能自创法决,叫啥……驯玉术吧?说是能让玉变化形状、动起来啥的……反正咱们不会,感觉还挺厉害的……”云飞学着蓝缕醉酒时的口音腔调,一字不落的复述道。

    蓝缕刚刚欢欣了一点的心情被大盆冷水迎头浇灭。他垂头丧气的四下张望一番,立刻跳起来捂住云飞的嘴,一脸的凶相掩不住心虚。

    “孙贼,忘了它!咳……我还说啥了?都是我瞎编的!你别给我抖落出去!”

    云飞瞪着两只大眼睛,“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五个大字:

    “酒后吐真言。”

    等到太阳打斜,迫不及待的要落下去的时候,广场上那些乐于武斗之人的精神头也逐渐消减。挑战的人明显少了,而不少一败再败的也落寞的拍拍身上的尘土,往边缘退了出去,至少在第一年,他们与一百零八峰无缘了。

    四个人保持着原来的名次,坐在一座石台下面,嗑起了一个热心示好的同门递来的瓜子,有些疲惫的看着还在不懈挑战的四个人。有三个还保持着体力,和坐拥名次的人小心的周旋,而另一个则被对方在伴生物上压制的死死的,已经黔驴技穷,无力回天了。

    叶未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倒计时着,但还没等他数完十个数,那人就已经落败了。

    “好嘞,还有三个,看完了还能赶上晚餐。”说道这儿,蓝缕不禁有些期待的搓着掌心,“你们说,炊饮峰的人,有没有女的?我喜欢那种人妻属性的妹子。”

    忽然,温飞卿用手肘捅了捅滔滔不绝的蓝缕,暗示他闭嘴。她指着广场的一端,小声对叶未央嘀咕道:

    “又来一个。”

    云飞把玩着从安石谭脖子上剥下来的璎珞,不经意的抬头望去,但等他看清楚的时候,则赶紧收起了嗑瓜子时的悠闲表情。

    这回上来的人并非刚才黯然败去的“第四人”,而是一个披着狐裘的青年男子,他紧裹着那厚的夸张的披风,好像是来自于全年炎热的雨林地带,受不得一点儿寒风霜冻般。云飞

    下意识的感觉不好,这个人从走上来起,那双狭长而尖锐的眼睛,就盯紧了他们这边!

    戴玉琪!

    云飞感觉到胃里如同打鼓般的“咚”了一声。

    “他什么时候被淘汰了?”叶未央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只是疑惑的问。“还是他没有抽到前540名的牌号?”

    “你傻啊,”温飞卿轻轻踢了他一脚,略带嗔怒的说。“戴玉琪是四五境界,只要他想,怎样都能进一百零八峰的,除非……”

    蓝缕站了起来,云飞只觉得那一个起身非常坚决,带起的凛冽的风刮得他面颊生疼。“要是他向你们挑战的话,”他压低声音,一改往常的嬉皮笑脸,严肃的道。“那就是我连累你们了。”

    戴玉琪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看向这边,蓝缕心中清楚,那是在向他宣战呢,南戴和北上官之间的敌意,他和戴玉琪之间的不善。同时他心中也很明白,单打独斗的话,自己几乎——不是“几乎”,是“根本”——毫无胜算!

    蓝缕和戴玉琪之间虽然只差了一个等级,但毕竟跨了个大境界。四五境界与化灵境界的差别,不啻于极致初探和未修行者的差距!

    带着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蓝缕跳下了台阶,云飞思忖一下,撇开手中的瓜子皮,叫住了他。

    黑色的果壳和白色的粉末纷纷落下,蓝缕回过头,带着一脸正色。

    “如果你败了——”他指着蓝缕,“按照戴玉琪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嗯。”虽然云飞说的并非问话,但他还是肯定的回答了。

    “下一个人,会是谁?”

    真正等他问的时候,蓝缕却不回答了,他的眼睛直值的看着云飞。

    “是我,对吧。”云飞自嘲的笑了笑,他知道这四个人中除了蓝缕,戴玉琪最讨厌的应该就是他了。“敌不过的话,就认输。”

    “那场团战,”蓝缕清了清嗓子,尽量用轻快的声音说道。“他没有尽全力,或者说连三分之一的能耐都没有用出来。”

    “我知道四五境界的实力。”云飞摸了摸下巴,回想道。他曾看到叶阑出手,隔着十几堵墙,百米来远,那种威力还是让人触之则胆寒。

    “你的那一招,驯玉术,如果不是完全出乎意料,是可以轻松防下来的。”蓝缕继续用轻快而有沉重的声音说,“而且他不会给你任何可乘之机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云飞捡起脚边的一片瓜子皮,往地面上划去。“那个时候你要是还没被打的昏厥,就可以看到我怎样——秒杀他。”

    不出所料,戴玉琪果然点名要的蓝缕。

    广场剩下的三组中,有两组已经结束了争夺,两个号牌易主了,战败者垂头丧气的

    退到外围区域。

    “啊,苦战,苦战啊!”得胜的两个人往云飞这边走来,其中一个风尘仆仆的,大咧咧的用宽大的袖口擦着额角的汗水。“那个用刺刀的小子,真是难缠,有几次我都险些一个闪失,被扎个透心凉了!”

    另一个人板着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那不是刺刀,那是剑。”

    “啊?哈哈哈……是吗?”满身风尘的人摸着后脑勺,没心没肺的笑着,然后,他朝云飞这边挥了挥手。

    “哎,你们有吃的啊?给我点儿,给我点儿,饿死啦!”

    随后他两步走上来,一屁股挤在云飞和叶未央之间,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抓起地上一大把瓜子,啮齿动物一样“卡巴卡巴”的嗑起来。

    “嗯,新瓜子,挺香的。”嘴唇上还沾着些白色的粉末,那人赞许的对云飞说。“哎,你还吃不?”他举着一把沾满灰尘的瓜子伸到云飞面前。

    “……不了,”云飞强忍着没露出颇为嫌弃的表情。

    很快,那个面色冰霜的人也走了过来,他冷冷的瞧了坐在石台下的几人一眼,轻声说了句“打扰了”,然后伸手就去揪云飞身边那男子的耳朵。

    那动作真是迅雷不及掩耳,男子前一秒还在美滋滋的吃着瓜子,后一秒就像只兔子一样被拽着耳朵提起来,他赶紧哇哇大叫:

    “哎,哥,轻,轻点儿!耳朵……要掉啦!”

    冷脸男子松开手,那满身灰尘、像是在地上滚了一圈儿的人“扑通”一声坐了回去,抱起手臂,气冲冲的看着他。

    “不是让你在外面给我留点面子么!”

    冷脸男子不去理会他,和云飞等三人友好的依次握过手,他们的脑中出现了这样一条信息:

    “绫罗县,45263,韩天光。”

    “绫罗县的韩家?”握着他的手,温飞卿还没等松开,就惊诧的叫了起来。“是编纂‘锦书卷’的韩家吗?”

    一边,嗑着瓜子的男子光荣而又飞快的点头。

    “这个不成器的废柴是我弟弟,天明。”韩天光指着他,语气带有嫌弃的介绍着。

    “孪生——兄弟!”韩天明笑嘻嘻的站起来,把脸贴近哥哥,好像是让他们看看两人的相似度如何。

    叶未央很仔细的打量着两人,直到韩天光嫌弃的把弟弟的脑袋推走。他笑了。“哈哈哈,你们这‘孪生’的不太明显啊!”

    “对,他没我帅。”韩天明笑嘻嘻的凑到叶未央身边,一屁股坐下去,把云飞挤得老远。“而且告诉你,我们有——心灵感应!”

    “谁跟你有心灵感应?”韩天光虽然一直都是嫌弃的表情,但还是很耐心的反驳着他的每一句话。他用手扫了扫台阶上的灰尘,坐到了云飞身边。

    “左边的那个,是你们

    的朋友?”

    这时候,蓝缕和戴玉琪已经短兵相接了,广场中心距离他们背靠的石台很远,所以云飞如果不将“赤水断”调到眼睛上,根本看不清他们的细致动作。

    “他是上官家的?”

    “你认得他?”云飞反问。

    韩天光竟然“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其他的人躲戴家还来不及呢,除了上官家的,谁还会和他针锋相对?”

    “他是‘全能’,”韩天光继续说。“不过小霸王在伴生物和境界上都压制了他,就是全能也无力回天。”

    就在他说“无力回天”的时候,云飞看到蓝缕倒飞了出去,但他一个翻身,强迫自己落地,迅速站稳脚跟。

    “啊,不好意思。”韩天光压着声音,抱歉的说。“是我的伴生缘影响了他,我的确不该评论别人的。”

    “伴生缘?”云飞惊奇的侧过头。“你说你的伴生缘——能影响他?”

    “嗯,也许吧,很多人这样说,我也不晓得为什么,”韩天光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耸了耸肩。“所以他们管我的伴生缘叫:乌鸦嘴。”

    如果那时候云飞已经学过未名教选修课的“基本修行知识二十讲”,他就能很快明白其中的原理:辅助性伴生缘——诅咒。这是一种很罕见的属性,和戴玉琪手下囝囝的“干扰”类似,都属于“辅助者”。有人说这种“诅咒”是一种精神作用,如果严谨防范就能免受其害,但是后来则有人证明,诅咒——是一种实质的力量。

    只可惜这个时候云飞的修行知识几乎是白纸一张,自然不会明白其中的玄机,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小动作”。他一把拽住韩天光的袖子,两只眼睛冒出狡黠的光来。

    “你……要干什么?”韩天光你虽然一直冷着脸,但也被他眼中的精光给唬到了,他本能地身子后仰,想拉开距离。

    “韩兄,好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摄政王妃:王爷好霸道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