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窈窕捕仙正文 132.对手

正文 132.对手

    “呼……”长啸震耳,憧憧人影飞掠而来,是另一批随后应召赶来约九名黑衣人,身法有如星跳丸掷,速度惊人。

    “嘿嘿,好一个天绝真人!好一个天绝剑门!后会有期!”江星人影竟然原地缓缓消失,不翼而飞。

    两个黑衣人双剑齐出,欲行阻截,可扑了空。

    “追不上了,那是五行遁术!该死的火麒麟!你给我们惹来了煞星!”费扬古怨毒又虚弱的厉叫。

    江星在山顶的一处树林中进食。这里,已经远距西山伏击点三十里以上了,是江星计划里的紧急汇合点。

    他的伤算不了什么,是被剑锋割裂了寸长的口子,深仅分余,这种伤对于江星来说,是家常便饭。

    “公子爷,他们真是燕山三剑客?”谢勇闻讯赶来汇合,见到江星如此惨状,惊疑问道。

    “是的,他的剑术和功法来自天绝剑门确凿无疑。”江星将与生死剑费扬古决斗的经过概略地说了。

    “果然,天绝真人不保晚节。”谢勇叹息着说。

    “星哥,那费扬古真的刀枪不入?”康兵心中暗惊。

    “半点不假。日后碰上了还真不易对付。”

    “这……有点奇怪。”康兵迟疑说道。

    “有何可怪?”江星追问。

    “不错,根据资料记载,天绝真人道力通玄,罡气无坚不摧,当年他带了四大护法弟子,至极北莽原雪山谒见了一代天骄吉汉,并随军西征数万里,征服了西方千万色目人,沿途经历过无数魔劫。他修真近百年,已臻地行仙境界。

    但燕山三剑客如此年轻,和你决斗所用的内功决不是罡气,在你以两仪相成大真力驭剑雷霆一击下,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也许他们另练了神奇的绝学吧!天绝剑门开创迄今将近四百年,在退出关外之后,二百年的岁月漫漫,此期间谁敢保证他们不曾参研出惊世的绝学?总之,今后我得找出对付他们的功法来,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星哥,你真得特别小心。”康兵严肃地说:“天绝真人的传统,是一师必定收徒四人。据说这是他们祖师爷天绝真人留下的规矩。

    天绝真人当年就有四位门人,大弟子李志常更是文武双全,也是正式开创天绝剑门的功臣,不但道术武功皆臻化境,文才方面传世的西游记两卷,更是家喻户晓的故事。

    几年前我曾在镇江,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一部木刻刊本神怪闲书西游记,描写的就是一个真人带着四徒西域寻宝的故事,就是影射李志常这本纪传,与及掺入后汉书西域传的记载而撰成。这位真人神通广大,就影射这位李志常。

    燕山三剑客必定还有一位同门,修为至少也该与这三个人相等,假使他们聚四人之力相图,你……”

    “我不会再上当了。”江星拍拍饱了的肚皮,阴冷地寒风从牙缝吹出来:“让他来找我吧!我不信他们能永远三四个人聚在一起。本来我认为他们很有种,很英雄,岂知大谬不然。所以,我也没有硬充好汉的必要。我也会用心机,明的暗的各种把戏我会玩。”这条大道通向玉泉山,绕瓮山的南麓而过。

    玉泉山与瓮山,都是从西山向东伸出的尾间。

    那时,玉泉山有许多名胜古迹,瓮山

    却寥寥散落,土色暗揭焦黄,毫不起眼。后来的旧历皇朝,皇帝替他老娘庆花甲大寿,就是在这里大兴土木,建寺庙、筑清防园,还改名为万寿山。

    于是这一带便成禁苑,瓮山的粗俗山名,从此永远消失了。

    两座小山相隔约五六里,大道在两山中段,向北岔出另一条小径,道旁建了一座座颇为美观的八角亭,供贵人们歇脚休息。

    因为这一带的大道平坦宽敞,自玉泉至西山,沿途皆建有皇亲国戚的园林别墅。

    一栋巍峨恢宏的园林耸立在西山南脚,硕大的匾额上“兴园”两个大字铁笔银钩,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后花园的亭台楼阁之间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翠竹和奇形怪状的石头,那些怪石堆叠在一起,突兀嶙峋,气势不凡。

    大厅真的大,设备华丽,八根大往,两面有廊,堂上设胡床锦褥、雕花漆金的矮脚长案,两侧另设胡床式雅座,可能的用途是招待次要贵宾的座位。中间主位,坐着一个方面大耳,虎目含威,满面红光,十分雍容俊逸的伟岸中年老道,火红色的道袍十分抢眼,手中持着拂尘,道貌岸然。

    共有七个人聚会。

    其中两人显然是匿居在内的,兴园大院内并非无人留驻,而是留驻的人不外出走动而已。

    “尤老,真的毫无动静,这一天一夜中,的确不曾有人前来窥探踩线。”留驻的一位大汉坚决地说:“即使是最没见识的人,也不会来踩探皇亲国戚戚的别院。”

    “哼!秋瑶瑶那小娘们不是最没见识的人,自在公子罗翔也不是初出道混混。”那位佩了开山斧的彪悍中年人冷冷地说:“昨天到西山伏击的一群神秘人物,更是可怕的武功超绝老江湖,尤其是燕山三剑客的老大生死剑费扬古亲自出手竟然无功而返,反而法海寺的据点被人给拔了。呵呵,这说明自在公子是靠女人上位的传闻纯属谣言。他们很可能有人前来寻找线索,你们留在此地的人千万不要大意。”

    “闲话少说。”为首的中年老道尤老不耐地挥手:“尊上派人传下话来,自在公子很可能与昨晚法海寺大开杀戒那群神秘人物有关,咱们必须留意他俩的一举一动,你们留驻此地的人,发现任何动静,皆需以最快速度向上传报,如无制服他们的把握,不可逞强贸然出手,以免反而落在他们手中,火麒麟蒋百石就是前车之鉴,知道吗?”

    “那小辈又没有三头六臂,上次不是被太昊门的方夫人轻易地擒获了?”一名大汉气虎虎地说:“咱们这许多人,明枪暗箭齐施,难道就对付不了他?尊上似乎有点反常,起初并不在意罗小辈,现在却将他列为劲敌,是不是太抬举这初出道的小辈了?拿火麒麟蒋百石和咱们兄弟们比?他就是被酒水女人泡软的羚羊,哼!”

    “孙兄,你不要不服气。”为首的中年里道好言相劝:“各方面的人都在找他,近期内,南蛮夷人和咱们将有不少武功超尘拔俗的高手名宿,应召前来对付他,咱们这里的人,还是暂且避开他,完成尊上大业才是上策。尊上传下话来,要通知咱们的人尽快撤离已经暴露的秘窟,兴园大院正是其中之一,所以你们必须尽快设法撤走。”

    “天一亮咱们就撤。”留驻的大汉悻悻地说。

    “那就好。时光不早,咱们要到他处传讯,该动身了,这里的人必须千万小心,咱们走。”

    五个人喝掉杯中茶,离座而起。门缝中突然传入一声怪啸。声虽低但入耳清晰。

    五人脸色一变,为首的人机警地迅速吹熄了桌上的灯火,厅中立即陷入黑暗中,全宅顿时悄然无声,寂静如死。

    外面是一座供女眷游乐的后花园,栽了花木建了亭台,黑夜中似乎鬼影憧憧,夜风一吹,花木枝叶摇摇。尤其是竹枝发出的摩擦声音,最为令人心为之紧。

    一个修长的黑影,屹立在花树棋布的草坪中心,不言不动鬼气冲天,像是刚从地府深处来到阳世的鬼魂,阴森之气慑人心魄。

    “你们准备得相当完善。”黑影的语音也充满了鬼气;“传讯的人具有自保的实力,暗中另派高手保护,足以对付有意袭击传信人的狩猎者。你们已经发出警讯,打算里应外合,反来猎杀我这个狩猎人。呵呵,在下等你们完成布网,现在该现身了吧?”微风飒然,黑影一闪即至。

    “阁下的蹑踪术真的不错。”现身的蒙面佩剑人也用带鬼气的语音说:“身法飘忽如魅,定非泛泛之辈,乍隐乍现有如鬼魅幻形,江湖道上罕见你阁下这种轻功高手,亮名号。”

    “不久自知,该亮名号时,在下一定会亮的。你们负责保护的人共有三位,反追踪的技巧与江湖中熟捻的套路不同,但确实无与伦比,值得骄傲。”黑影的嗓音沉静从容:“何不一起现身?在下只有一个人,你们不会害怕吧?”“阁下……”

    “在下知道你们害怕,蒙面巾一直不敢除去。”

    “蒙面是咱们的标志,你阁下应该知道咱们并不害怕。阁下追蹑在敝同伴身后前来,不知有何用意?”

    “来找诸位讨消息。”

    “甚么?讨消息……”

    “正确地说,要口供。”

    “大胆!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这种话?”

    “不知道,在下也不需要知道。既然你脸上用遮羞布掩去本来面目.用意就是怕被人知道身份底细,必定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小鱼小虾的在下不必知道。”

    “哼!等老夫把你弄得半死不活之后,再告诉你老夫是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一个黑影疾闪而来,是穿裙的。

    “尤老小心,他是自在公子。”穿裙的黑影急叫。

    可是.已晚了一步,尤老声落人已闪电似的扑上了,左爪前伸,右爪下沉,

    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速度与劲道极为惊人,爪攻出才听到高速破空的气流激荡声,忿怒之下出手.用了全力志在必得。

    江星早有准备,早就料定对方被激怒之后,必定用可伯的致命绝学一

    击。

    他的手更快,似乎快了一倍,出手的劲道对方无法看出,奇准地斜搭上对方的左爪背近腕处,马步向下沉向后侧退。

    太快了,谁也无法看出变化。

    五指一搭的刹那间,尤老感到对方手上传来的反震刚猛怪劲十分惊人,而且灼热如焚,假使他不是手上运足了神功,手一搭上对方的爪背,五个指头可能被震碎,或者皮裂肉焦。

    像是传说中的玄门神功三昧真火.对方的一双手真的有似烙铁,爪下无坚不摧.被抓实那还了得?

    一声狂叫,尤老飞翻而起,平空中翻腾落下,却未能安全着地,砰一声摔倒在两丈外,几乎掼中那位穿裙的女人,摔了个手脚朝天狼狈万分。

    那女人既然敢抢出向尤老提警告,武功必定比尤老高明,但做梦也没料到尤老出手枪攻,一照面便灰头土脸,因而大吃一惊,心底生寒。

    还来不及有些反应,江星已找上了她,一掌当胸长驱直入,劲风凛凛便已及胸。

    黑夜中拼搏,全凭经验与本能攻击防守,不可能完全避免被对方击中,问题是击中的地方是不是要害,以及是否禁受得起打击。

    女人经验丰富,江星则禁受得起打击,双方势均力敌,一照面间,便电光石火似的攻防了十余招。

    经验是累积而获得的,江星每搏斗一次,便多获一分经验。女人虽然武功惊人,但在他手下仅能获得短暂的优势,十余招一过,便被他领悟出反击的技巧。

    一声冷哼,他的掌排开女人浑雄周密的防卫网,斜拍在女人的右肋下,如山劲道突然进爆而出。砰一声大震,女人倒摔出丈外,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呻吟着挣扎难起。

    两人交手说来话长,其实为期极暂,女人被击倒,那位被掼飞的尤老仅来

    得及挣扎着站起。

    第三个黑袍蒙面人,刚好从另一角落,以令人震骇的奇速扑出。手中剑发出

    龙吟虎啸般的慑人心魄振鸣,身剑合一比虹而至。

    江星身形如电,一晃之下便在剑尖前失踪,却出现在列站起的尤老身旁,毫不客气地一掌将尤老重新击倒,信手拿了尤老的剑。

    “阁下的修为已臻化境,剑上已经可以发出剑气伤人。”他拔出夺来的剑,去掉剑鞘向第三个黑袍人叫道:“居然蒙面遮羞,成了见不得人的货色,冲上来!”

    黑袍人长剑化电虹,无畏地向他冲来。

    “铮!”震鸣刺耳,火星飞溅。

    电虹在他的剑前震扬而起,而他的剑尖却长驱直入,到了黑袍人的右胸前。

    黑袍人大骇,扭身闪避沉剑急封。噗一声响,他的剑把云头,重重地反

    撞在黑袍人的小腹上,贴身、转剑、反击。快如电,一气呵成。

    “嗯……”黑袍人俯身拖剑急退。

    “啪!”耳光声震耳。

    “哎……”黑袍人惊叫,仰面摔倒。

    三位可怕的高手,全部躺下了。

    “你……你这是什……什么赖皮剑术?”掩住小腹正要挣扎站起的黑袍人怪叫:“简……简直是泼皮打法……”

    “不错,这是赖皮剑术。”江星拂动着剑说:“在下用剑接招,没错吧?一耳光把你揍倒,也没错吧?你又何必计较对手用什么剑术?能击倒对方就是胜家,胜家就是高明的人。”

    “这……”

    “你以为你是剑术名家?”

    “二十年来,老夫剑下十战九胜……”

    “你少臭美。把剑拾起来,在下用剑让你开开眼界,什么叫剑术?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黑袍人咬牙切齿拾剑,似乎腹部仍感到不好受,俯身慢慢抓住了剑把,慢慢地作势挺身而起。“你如果再次突袭,在下一定杀死你。”江星冷冷地说:“你既然自认是剑术名家,就不能有刚才突袭的有失风度举动,在下不会原谅你这种人。”

    黑袍人的确准备创造第二次突袭的机会,知道诡计落空,只好迅速地挺身站稳,亮剑立下门户。

    剑气再发,杀气涌现,青袍人的内力驭剑极具威力。

    “你准备好了吗?”江星大大咧咧,伸剑问。

    至少,在声势上他就差了一大截,剑上连剑气也不能发出,更缺乏霸道的慑人气魄。不论是出剑的气派,或者驭剑的功架气势,皆平平凡凡毫无过人的表现,比黑袍人那种气势磅礴的情景完全不同。

    黑袍人看破好机,立即发起雷霆万钧的抢攻,冷哼一声,剑虹射到,身到剑及,风雷骤发。

    江星冷冷地一笑,剑毫无力道地楔入对方剑虹织成的剑网,可怕的剑气竞然排不开他伸入的缓慢剑影。

    黑袍人的剑网非常的绵密,但似乎仍有一道几微的间隙,而他的剑恰好从这一丝几微间隙中楔入,然后剑势突然加速,加快了数倍,疾射黑袍人的右肋。

    “铮!”剑鸣震耳,人影乍分。

    黑袍人反应快速绝伦,居然在千钧一发中沉剑自救,险之又险地封住了这神乎其神的一剑,同时疾退八尺脱出险境。一幅袖襟,突然飞出丈外,翩然飘落尘埃。

    是黑袍人的袖襟,因沉剑自保而触及江星的剑,不可思议地被削落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但确是发生了。江星的剑并非是吹毛可断的神刃,柔韧的袖襟,怎么可能一触即断的?

    剑与袖接触的方向是平行的,袖襟本不可能与剑锋相交接触,除非是在行将接触的刹那间,剑锋恰好扭转,从直切改变为斜拂。—如果是扭转斜拂,这表示江星的剑临时改变目标,也就表示黑袍人能逃出剑下,并不是幸运,而是江星无意伤人,有充裕

    的时间改变剑势更易目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