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临安贵女宫云纷争(下) 241 成亲

宫云纷争(下) 241 成亲

    一夜雨疏风骤,芳菲四月,有桃花夭夭而盛,梨花皎皎而盈雪,第二日陆鸣凤起身,外面是落红一地。

    穿戴好之后,陆鸣凤往偏殿去。

    自从陆鸣凤住进了靖亲王府,为了尊重陆鸣凤的意思,宫玄迟就搬进了偏殿,把寝宫正殿给了陆鸣凤和诺姐儿母女俩。

    诺姐儿这时候还没有起床,陆鸣凤便去了偏殿。

    宫玄迟今日休沐,五更天就已经起床舞剑了,一身汗漓漓的,让人烧了水在浴池里。

    他正裸露着胸膛半躺浴池沿边,微眯着眼睛养神,水汽氤氲在他麦芽色的肌肤上,窗户半开半掩,琉璃窗户透着明亮的光。

    陆鸣凤走进去了才想起应该敲门的,可是人都进来了,又不想退出去了。

    偏殿里按照宫玄迟的喜好重新摆弄过,惊雷在暗处见了陆鸣凤,本想要给宫玄迟报个信儿,可却看到宫玄迟正向他看过来,明白主子这是知道陆鸣凤来了。

    他便噤声不开口,陆鸣凤则忐忑不安,想着这么不请自来,会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的。

    进来才发现床榻上没人,她疑惑的四周张望了一眼,看见右手边的屏风后,梁柱间悬挂着青纱在轻轻摇动。

    有人?她朝着屏风后走去,撩开青纱才发现这是个诺大的的浴池。

    白雾缭绕的浴池在她眼中放大,却察觉到脚腕被人用力一拉,自己就失去平衡的往水里栽去。

    她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却很快冒出了水面,脚下无措的蹬着水,至到连喘了两口气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紧紧抱着。

    她直觉是宫玄迟,忍不住在水下反抗着,气呼呼的骂道:“你个神经,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啊!”

    听她气急败坏的骂人,宫玄迟却勾唇一笑,宠溺道:“有我在,你死不了。”

    明明是在骂人,心里怒火还没有消呢,可陆鸣凤却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她渐渐不再挣扎,宫玄迟察觉她的变化,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

    陆鸣凤头发湿漉漉的,脸上还有水珠,有种娇花带露的柔美,面上却还有些惊吓后的苍白。

    宫玄迟这才有些后悔,暗道自己不该这么吓唬陆鸣凤。

    “好了好了,不怕,我在。”

    她的情绪好了很多,目光重新明亮起来,却又忍不住握手成拳往宫玄迟身上打去,宫玄迟笑了起来,任由她打。

    可陆鸣凤没有想到春衫薄,遇水则有些春光乍现,她一番扭动,宫玄迟这样见血都不眨眼的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却失了分寸,忍不住滑动着喉结,咽下两口唾沫。

    她并不是很懂那些事的女子,怀诺姐儿也只是那一次,却发现温热的水下有昂然顶住了自己,她直觉有些古怪,伸手抓去。

    宫玄迟的目光顿时火热起来,陆鸣凤却仿佛摸到了火炭一般惊然地缩回手去,下意识的想要远离宫玄迟。

    可在宫玄迟这里哪有撩拨了就跑的道理,他一把将陆鸣凤捉了回来,禁锢在怀里,俯身就是一阵缠绵悱恻的吻。

    可他也并非精通这些的老司机,很快就露出了端倪。陆鸣凤感觉自己被啃得七荤八素,嘴唇有些疼。

    可宫玄迟却依旧不肯罢休,上下其手的把她压在浴池壁上,面红耳赤的感觉在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戛然而止。

    陆鸣凤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落,温热的感觉却如同滚烫的铁水落在宫玄迟的锁骨间,他整个人都不由一顿,这才清醒了过来。

    惊雷早已经去外面守着了,主子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抱得美人归,他哪里还敢在里面误事儿啊。

    宫玄迟额头碰触着陆鸣凤的额头,豆大的汗珠说着鬓角往下落,似乎在强忍着什么,陆鸣凤抬头望着他,又无措的低下了头。

    宫玄迟突然转过身去,声音暗哑道:“你走吧,我不看你,偏殿的床下有暗道,你从暗道直接可以走到正殿的床下。”

    他说着话,麦芽色的肌肤浸在水下,陆鸣凤的目光却落在他新旧伤痕交加的后背上,有个碗大的新肉长得十分狰狞,看着有些奇怪,还有很多刀剑划伤的痕迹,看着触目惊心。

    “你这伤……”她欲言又止。

    宫玄迟淡笑,“不过是被暗器打了。”

    暗器?还伤在背上,陆鸣凤脑海里突然响起七年前他夜探皇宫就自己的事,不由心中动容。

    这伤,该不会是当初为了救她留下来的吧,看着这伤口,陆鸣凤不再多说,转身就往浴池外走去。

    宫玄迟在浴池里等到水浸了了初春的寒气才起身换了干衣服。

    暗道用汉白玉砌过,陆鸣凤发现自己的鞋子落在了浴池里,又不愿意再走回去,就赤脚走了回去。

    暗道有些潮湿,陆鸣凤感觉到脚丫子有些冰凉,回到屋里就擦了脚脱衣裹进了被子。

    心里还想着刚才面红耳赤的一幕,何其相似的一幕曾在八年前的临安陆府发生过,可是当时宫珏翌毫不犹豫的要了她……陆鸣凤感觉很多事都不是那么清晰了,可是那件事却依旧清晰的浮现眼前,历历在目都是曾经的屈辱。

    陆鸣凤弓身蜷缩在床脚,不知怎么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午间时,煞心进来问她什么时候用午膳,她这才醒过来,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不愿意起来。

    “不用管我,给诺姐儿弄些吃的就行了,别的你也不用多管。”

    煞心点头应是,转身就出去了,可是又觉得主子有些不对劲,心里狐疑的去了旁边的屋子,照顾诺姐儿用午膳。

    宫玄迟一天没有看见陆鸣凤出现,又有些不好意思去寝宫找她。

    一直等到晚上,他询问了厨房,这才知道陆鸣凤一天没有吃饭,诺姐儿在旁边哭闹要找娘亲,可煞心告诉她娘亲在睡觉,诺姐儿就乖乖的等着。

    宫玄迟直接去了正殿,被暗卫拦住了,惊雷几人立刻出来,宫玄迟面色不善的沉声道:“让开!”

    暗卫却是只听从陆鸣凤的人,无奈惊雷只能让人动手,谁又能拦得住宫玄迟,他几番闪躲,进了殿内。

    寝殿里安静的一丝风都没有,宫玄迟心里有些慌张,径直去了床前,发现陆鸣凤只穿了件亵衣蜷在床脚,蝶翼般的睫毛安静的垂着,可一张脸却红彤彤的有些异样。

    宫玄迟伸手在她额头上一探这才发现她额头滚烫,他心里不由一紧,忙叫人进来,暗卫见不对劲,煞心连忙进来查看情况,只听宫玄迟急急的喊道请太医过来,心里也不由一跳,忙喝止了暗卫们,也让人就近去请大夫。

    两路人各自行动,宫玄迟把陆鸣凤抱在怀里,让煞心把她的衣服找来,亲自给陆鸣凤穿上,陆鸣凤烧的迷迷糊糊,感觉脑袋里一片混浊。

    宫玄迟心里暗暗的悔恨,自己怎么会疯了把她拖下水,却没有想到身上打湿了,在四月里着了凉会生病,挨到晚上才知道她病了的事,心里越想越恨,一拳打在黄花梨的床沿上,关节处立刻就破了皮,黄花梨木都被他一圈打的有些下沉。

    这一拳可见用了多大的几道,他面色却仍旧阴沉,气的不行。

    很快煞心让人去请的大夫先太医一步来了,大夫刚把脉,太医就喘着气不顾形象的跑了进来,看样子是被提过来的,可宫玄迟却顾不上那些,让太医立刻把脉。

    宫玄迟在朝中的地位显赫,谁也不敢得罪,就是皇上也是看他脸色过日子的,这样的人,就是让他借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

    太医把完脉让人去打冷水进来,先吧陆鸣凤在榻上盖好,用冷帕子敷额头,宫玄迟让人立刻去办。

    一番忙碌,太医额头上已经是细细密密的冷汗,他恭声对宫玄迟道:“微臣这就去给夫人开两副药,保管药到病除,修养两天就能好了。”

    宫玄迟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让他退下去开方子,太医如蒙大赦,退了出去。

    宫玄迟让人退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在寝宫里照顾陆鸣凤,主子不休息,下属哪里敢休息,惊雷也要忙着去管热水,忙到了四更天,陆鸣凤的情况好了许多,宫玄迟这才让惊雷下去打个盹儿。

    天微明的时候,宫玄迟趴在床沿睡着了,陆鸣凤醒来时,就看见宫玄迟睡颜安静的趴着,身上穿了件深紫色的锦服,面上是深深的疲倦。

    她的手摸到额头上的湿帕子,这才明白自己是生病了,是宫玄迟一直在照顾她吗?

    陆鸣凤感觉心里涌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感动,宫玄迟和她是命里的宿缘吗,为什么每次自己遇到困难,他总能出现。心口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她觉得闷闷的。

    她随手从床榻里侧拉了一条青色金钱蟒被褥给宫玄迟披上。

    等到他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经意睡着了,顿时有些赧然的摸了摸脸,看向空空如也的床榻有些茫然。

    陆鸣凤早不知何时已经起了床,这时候见宫玄迟也醒了,笑着喊了他一声:“阿迟,吃饭了。”

    阿迟……宫玄迟内心突然狂喜,像个小孩似的欢喜的跑过去,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在原地旋转。

    看见他难得的喜不自禁,陆鸣凤心里柔软成一团最后一点倔强也没有了。

    她难得的笑得灿烂:“阿迟,放我下来!”

    宫玄迟听了,想到她才病了,连忙停了下来,扶她站定这才笑道:“我一时太激动……”

    陆鸣凤如同一个小女人,笑着捶了捶他的肩膀嗔道:“多大的人了,还这副样子。”

    宫玄迟却突然郑重起来,目光如炬的看着陆鸣凤,这才犹豫道:“你这是答应嫁给我了吗?”

    陆鸣凤失笑又娇羞的低下头去,赧赧道:“不嫁给你还能做什么?”

    宫玄迟是强忍着才没有再次把陆鸣凤抱起来转,他心里如同吃了蜂蜜一样甜,定然的看了陆鸣凤半晌,突然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陆鸣凤虽然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可是也顶不住他如此热切的目光,不由羞红了脸。

    她目光落在桌上的鸡肉粥,忙退了退宫玄迟:“吃饭啦!”

    宫玄迟这才反应过来,傻乎乎的笑道:“好,好,吃饭,诺姐儿呢?”

    又让人把诺姐儿带了过来,一家三口坐在圆桌前其乐融融的吃着早膳。

    陆鸣凤感觉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也没有见过诺姐儿如此欢快的模样。

    她心里不由欣喜,今日宫玄迟不打算去上朝,开始在让有经验的管事婆子安排喜事。

    又要请钦天监算黄道吉日,他三番两次的叮嘱一定要选最近的良辰吉日,他只想快些把心上人迎进家里,从此名正言顺的和她在一起,想想就觉得对以后充满了期待。

    因为要嫁人,陆鸣凤带着诺姐儿回了云府,到了五月初二这日,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大红布挂在梁间廊下,云府和靖亲王府都是红喜遍布。

    陆鸣凤还没有睡醒,就被冯嬷嬷叫了起来。

    冯嬷嬷一直在云府帮忙打理,得知陆鸣凤要嫁给宫玄迟,她不由的担心起来,她对宫玄迟并不了解,只有曾经在京城是听到的一些只言片语。

    可关于宫玄迟的那些传言都是说他冷血无情,性格怪癖的,曾经倒是在临安城里相处过一段时间,却只觉得他不近生人,拒人千里。

    从云族回来后,更是听说他成了摄政王,做事跋扈,更是冷血无情,曾经当着皇上的面杀了一个小宦官,血溅三尺。

    那可是当着皇上的面,就敢如此猖狂,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猖狂。

    如今自己当做女儿的陆鸣凤要嫁给宫玄迟,冯嬷嬷觉得一想起来就心窝子疼,她劝说了陆鸣凤几次无效就放弃了。

    这日子过得怎么样,就像是人穿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陆鸣凤既然决定要嫁给宫玄迟,那她也没有权利过问。

    赤金凤冠上搭着大红喜布,陆鸣凤拒绝让妆娘给她在脸上涂红红的腮红,自己操刀化了个新娘妆,反而让人不由惊艳。

    穿戴好凤冠霞帔,陆鸣凤突然紧张起来,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嫁人,这让她难免心情复杂。

    :。: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