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豪门遇狐:宠妻戾夫太虚伪正文 203 嫌弃儿媳

正文 203 嫌弃儿媳

    她虽然(爱ài)萧晟这个儿子,可谁让这个孩子,是她跟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生的。

    原湘想起自己离家的那天,也凝视着这孩子很久、很久。

    那天早晨,她亲手给萧晟洗脸,看着他刷牙,给他煎了荷包蛋。

    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小晟是那么阳光、明媚。

    可是自己还是离开了,头也不回。

    小晟应该特别恨自己吧,可这还不是跟萧家有关系。

    那时候,自己老公萧白给自己打电话,他哀声求和,求自己高抬贵手,说一切,都看在孩子份儿上。

    哼,那个男人,知道自己不(爱ài)他的,可还是强求。

    所以他知道以自己旧(情qg)打动,没什么用,干脆拿儿子出来当筹码。

    可这能有用

    原湘忍不住冷笑,她想,男人都是这么卑鄙吗把孩子牵扯入商场的事(情qg)。

    可萧白却看错了自己了,她也不会心软。

    等所有事(情qg)结束了后,原湘就出国,她要展开自己的新生活。

    那也是很久、很久的事(情qg)了。

    这样子想着时候,原湘眼神,也微微有些恍惚。

    她有些无奈的想,可能毕竟自己是女人,如今落叶归根,终究还是有一些小小的脆弱的。

    离开家乡多年,好不容易归来,又见到了自己的孩子,她难得有些心绪难平。

    不过萧晟,这么多年,在萧家调教下,恐怕,是早就恨透了自己了。

    像现在,萧晟肯定已经教歪了。这甚至让原湘有些无奈和不甘,自己离开时候,小晟才12岁,教得特别的好,又聪明又善良。只不过好好的一个孩子,如今肯定让萧家给灌输了仇恨。归国之前,自己早令私家侦探打听过,阿晟现在怎么样。可萧晟很糟,特别的糟。

    年纪轻轻,就是天海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兼执行ceo,可以说是大权在握。

    可是他那个人,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连家里的亲人,也都纷纷((逼bi)bi)死。

    华怡这个老太太,可不在乎。这个女人,倒是一向极心狠的,可能还特别喜欢看到自己儿孙斗,留下最强的。

    而如今,华怡可不就是住在了萧晟的家里

    看来祖孙二人,关系还是很融洽不是

    这么想着时候,原湘(禁j)不住生起了一股子的恨意。

    这教歪了的孩子,如今时过境迁,哪里还能救得回来

    只怕自己稍稍一心软,就被亲儿子算计了去就好像今天萧晟出现在这里,难道还真是因为所谓的巧合,只怕,也是特意借故亲近,只是不知道包含了什么居心

    想到了这儿,原湘甚至有些无奈,有时候人与人之间一些感(情qg),总是不能干干净净的,总会夹杂了一些别的什么,让一切没那么的干净。

    “阿姨,那位就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哥哥”

    一旁,宋艾盯着萧晟,眼睛里流转一缕好奇。

    宋艾(身shēn)材(娇jiāo)小,出落得很漂亮,和原湘也有着一股子亲呢。而这样子得亲呢,在继母和继女之间,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

    不错,原湘出国后没多久,就跟老同学宋思晚结婚。

    本来两个人,当年就是(情qg)侣,在原湘看来,如果不是萧白强势霸道的插足,只怕自己早就跟宋思晚修成正果了。

    其实两个人离婚后不久,原湘就已经跟宋思晚同居。

    萧白却不可理喻,纠缠不休,仿佛极不能接受。

    而这,在原湘看来,根本是萧白不正常。

    自己这个老公,根本就是神经病。

    萧白甚至让人跟踪自己这让原湘特别的恶心。

    宋思晚是上天来拯救的天神,他本来已经结婚,不过前妻因病早逝,留下一双儿女。

    原湘跟他结婚后,因为特别的感激宋思晚,故而也是费心照料宋思晚那一双儿女。

    而宋思晚的儿女,就跟这个男人一样,特别的善良、上进。

    有时候,原湘甚至升起了一缕错觉,那就是这两个孩子,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rou)。

    她的人生,真的已经很好了,实在不用再因为一个失去的儿子,再郁郁不乐,乃至于伤害真正(爱ài)护自己的人。宋思晚虽然大方,毕竟是个男人,而且内心对萧白有着一个疙瘩。自己要是接纳萧晟,岂不是会伤了宋思晚的心

    故而今天原湘婉拒见客,其目的,其实是为了萧晟,她不想见这个儿子。

    就算萧晟想法子要见自己,她肯定也是会让秘书婉拒,不会给萧晟什么机会。

    好在,自己这个儿子,也是个八面玲珑的(性xg)子,想来也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意,并没有如何的强求。

    年纪轻轻,纵横商场,哪里能没些个心机手腕

    听到宋艾天真无邪的言语,原湘(禁j)不住为之失笑。

    小女孩儿就是天真,小艾,就不会跟她父亲一样,见到萧家的人,就恨得咬牙切齿了。

    这么想着,原湘内心流转了一缕温柔,(禁j)不住轻轻的点点头。

    “阿姨,你的儿子,果然就这么好,这么的英俊、优秀。”

    说到了这儿,宋艾脸颊之上顿时流转了一片红晕,一双眼睛也是闪闪发光。

    她称呼原湘阿姨,却毫不犹豫的称呼萧晟为哥哥。而这样子的称呼,似乎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个人的关系了。

    毕竟只论外表,萧晟确实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男(性xg)。

    而原湘也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了,内心不觉微微一颤。

    “小艾,看人不能看外表的。你这位哥哥,我可是查过,厉害得紧。”

    她就算对萧晟颇多警惕,到底不愿意多说自己儿子的坏话“而且,他已经结婚了。”

    宋艾一怔,旋即脸颊之上流转了一股子的惊惶之色,忍不住开口“阿姨,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艾仿佛是被吓坏了,嗓音之中也是不自(禁j)平添了不安“我没想过当第三者,真的。”

    宋艾这个样子,顿时让原湘一阵子的心疼。

    瞧这孩子,因为自己这么两句话,居然就这样子的担惊受怕。

    自己哪里会怀疑这个,宋艾从小,就是个乖巧柔顺的女孩子。

    她这种家教良好的女孩儿,是根本不会做那种无耻的事(情qg)的。

    可能是自己语焉不详,所以让宋艾误会,让她以为,自己是在质疑她这个。

    原湘赶紧安抚“小艾,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哪里是担心你,你一向是个好孩子。可是,有些人,就可能比较复杂。比如,你这位哥哥。涉及商场斗争的男人,哪个不复杂”

    原湘只想让自己这个孩子,涉及学术路线,工作环境比较单纯。

    宋艾缓过劲儿来,顿时绽放了一缕笑容。

    一笑,宛如(春chun)暖花开,明媚动人。

    原湘越发的怜(爱ài),而内心那个念头,却(禁j)不住越发加深。

    像宋艾这种单纯的女孩子,怎么能接触萧晟

    如果萧晟知道了宋艾对他皮相的好感,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qg)。像萧晟这种成熟男人,能轻而易举的散发魅力,让一个小女孩上钩。不错,萧晟还已经结婚了,这才是最为致命的。

    就算一切都还没发生,原湘也是绝对不能就此放心。

    耳边听着宋艾有着几分天真的话语“不会啊,爸也是做生意的,他就一点不复杂,对不对。就算复杂,那也是对外人,他对阿姨,对我们可是很好。”

    宋艾带着几分(娇jiāo)嗔“阿姨,你也别对哥哥有什么偏见。”

    原湘听到了而里,好笑又无奈。这个孩子,实在也是太天真了。

    “小艾,阿姨暂时,是不打算跟他接触了。毕竟,以前还有些事(情qg),是你这个小孩子不知道的。你让我,花时间好好想一想。”

    原湘口气虽然很柔和,可是宋艾也不敢再撒(娇jiāo)了。

    原湘喃喃轻语“都分开这么久了,有些事(情qg),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更何况,他结婚了,都没通知。如果我一直在他(身shēn)边,就肯定不会让他随便娶个妻子”

    说到了这儿,原湘甚至有些恨铁不成钢。

    宋艾也不自(禁j)的轻轻抬头,目光落在了木可人的(身shēn)上。

    她这样子的天真小姑娘,一双眸光凝视着木可人,蓦然眼底流转了一股子的鄙夷和厌恶,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然而这样子的神色,很快也是一闪二没。

    她收回了自己目光的时候,又恢复了天真无邪的样子,盯着原湘,眼底流转了一缕好奇。

    “她,她有什么不好吗”

    原湘淡淡的说道“确实漂亮,可他挑选妻子,居然如此的肤浅,可以说只顺从男(性xg)本能的,只看那么一张脸。而这样子的层次,反应出他的本(性xg),也象征他能走多远。”

    她看过了木可人的资料,暴发户的家境也还罢了,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而原湘自知,自己当年何尝不是所谓的小门小户。可是木可人那些不好的绯闻,她的学历,她的能力,可以说都是一无是处。

    如今,萧晟甚至为了她,投资了一部电视剧。

    这位萧少的小(娇jiāo)妻,就顺势带资进组,演的还是那种没营养的言(情qg)剧。

    她该满意吗也许真的不关她的事,如今的萧晟,这个儿子也是轮不到自己管教了。

    可不满意就是不满意,她甚至有些恨华怡,不明白华怡为什么容许这么一个孙媳妇进门。

    可能华怡一直就是这样子,想着投其所好,想要笼络住这个孙子。

    真可笑,华怡这个(奶nǎi)(奶nǎi),怎么可能像自己这个亲妈似的,真心对这个孩子好

    如今看着外表俊美的萧晟,和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在一起,原湘竟似有着几分心疼。

    只看外表,也许让自己生出了一缕错觉吧,觉得这个孩子,肯定也是如外表一样完美而优秀。

    而不是被萧家调教成一个心术不正的怪物。

    宋艾没有说什么,她凝视着木可人,蓦然心里低低的笑了一声。

    阿姨说得没有错,确实也是配不上。

    那个女人,和萧晟站在一起,真的是特别的不配。

    本来这次归国之行,宋艾是没任何感觉的。其实她很小时候就移民在国外读书,对家乡的记忆也是很淡了。宋艾怎么也是不能理解,原湘这次回来内心的触动,更不理解原湘对故土的留恋。

    甚至于,宋艾内心有着一缕不耐烦,觉得回来时候会少了很多趣味。

    要离开自己那些朋友,熟悉的一切。

    只不过她很小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在阿姨面前好好的表现,因为阿姨是爸心(爱ài)的女人。如果自己不能好好表现,就要去陪妈妈了。而爸,掌握了自己的钱袋子。

    所以宋艾也一副很兴奋的样子,问东问西,仿佛自己特别的兴奋,很乐意一样。

    没想到,这种乏味的宴会,确实也是有着一颗耀眼的明珠。

    宋艾觉得这种是种遗传。

    毕竟那时原阿姨的儿子。

    爸那么喜欢原阿姨,而自己呢,可以说是对萧晟一见钟(情qg)吧。

    想到了这儿,宋艾像个小孩儿一样,轻轻的搂住了原湘。

    她心里凉丝丝的想,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帮忙原湘和萧晟和好吧。

    阿姨,可是很不喜欢那个木可人。

    当然一开始,萧晟肯定特别不喜欢一个突然出现的妈,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然而血脉的羁绊,是绝对不能被拘束的。十月怀胎,母子连心,要知道母(爱ài)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

    更何况,原湘这个妈,对于萧晟的事业,肯定特别有帮助。

    到时候,哥哥就做个听妈妈话的乖孩子。

    这么想着时候,宋艾的唇角,(禁j)不住透出了一缕甜甜的笑容。

    就好像是吃到了蜜糖的小孩儿,显得是特别开心。

    宴会上,木可人凝视萧晟,忽而轻柔开口“老公,我有点不舒服,要不然,你送我回去吧。”

    “嗯,哪里不舒服”

    萧晟捧着木可人的脸颊,可以说是一脸关切。

    木可人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儿,可能昨天没休息好,有些不舒坦。”

    她一双清澈的眸子,流转了一缕清光“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其实木可人并没有不舒服,她只是觉得,是萧晟有些不对劲儿。

    也许别人没察觉到,可是木可人却也是隐隐有些感触。

    萧晟是个特别会掩饰自己的人,不过木可人却反应很敏锐。

    萧晟凝视着木可人,忽而如释重负,轻轻的嗯了一声。

    其实今天,萧晟本没打算去见那个女人。可是当他感觉到那个女人在自己(身shēn)边时候,他又一阵子的不不自在和别扭。仿佛,总回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qg)。

    可是现在,他凝视木可人关切的面容,忽而就释然了。

    也是,以前一切又有什么重要

    如今自己有可人,她这样子的陪伴自己,那么以前所有的不幸,都可以被弥补了。

    何必在意那个女人呢

    很久以前,她就已经离开了自己了。就算是抽骨之痛,可是这样子的骨头,也应该长好了。

    他笑容越发温和,嗓音也是不觉有些低沉“好,我们回去,回家去。”

    木可人一双眸子,也是忍不住染上了笑意。

    正在这时,一道讽刺的嗓音,却也是响起“木小姐,你也是穷苦人家孩子出生,怎么(身shēn)体就这么(娇jiāo)弱。还是自从嫁人了后,(身shēn)体自然也就特别的不好了。”

    一边说着话儿,楚婷扭着妙曼的(身shēn)姿,这样子款款而来,风姿绰约。

    楚家如今正翻起了滔天巨浪,不过楚婷分明还不知道,要不然,她也没这份闲(情qg)逸致,来这里跟木可人掐。

    萧晟倒是难得不生气了,毕竟知道楚家现在发生了什么,萧晟有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

    “那时,看来是我把可人养得(娇jiāo)嫩了,只好继续养下去。”

    萧晟微笑,忽而伸手,搂住了木可人的纤腰。

    楚婷为之气结,事到如今,她自然早就知道,自己没可能撬墙角。

    无论怎么样,自己看中的男人,这么对自己不屑一顾,还跟木可人那种女人这么恩(爱ài),楚婷内心就是有些不是滋味。

    旋即,楚婷重振旗鼓,冷然一笑“听说最近,萧太太对付我那个舅舅,说他虐待妻子,还帮着那个杨小曼去警察局。木小姐,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怎么就这么不依不饶呢”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