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鬼洞门正文 边境死谷 第37章 昆仑冰山(终章)

正文 边境死谷 第37章 昆仑冰山(终章)

    “你们……怎么回事?”他们俩的举动把老人吓了一跳。

    两人躺在地上,呆了呆,吴天楠又半信半疑的问道:“爷爷,您是不是记错了?”

    “没有记错,就是叫苏夏,这个名字不止余破天说过,就连我的父亲都提到过这个死婴的名字。”

    “死婴……哈……”陈天学笑了,笑得很无奈:“她会是死婴?活脱脱的一位大美女,能力超群,怎么可能会是您口中的死婴!”

    吴天楠却愣在地上不说话了。

    死婴?她怎么可能会是死婴?哪会有这么大的死婴?还是漂漂亮亮的死婴?吴天楠难以置信。

    若她真是死婴,那自己岂不是……爱上死婴,还……上了死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吴天楠喃喃自语。

    老头站起声来,突然大喝道:“两个小屁孩,都给我起来,躺在地上干什么?

    你们……你们真的见过她了?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陈天学从地上爬起,将吴天楠和苏夏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那就对了。”老头摸着胡须道:“或许正原因她曾经是死婴,所以她才不得不返回昆仑冰山。”

    吴天楠突然从地上爬起,请求道:“爷爷,你还知道什么关于她的事吗?能不能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想多了解她。”

    老头摇头,淡淡的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了,就只是这些,我虽然活了一辈子,但却从来没跟他们去探险过,知道的也少,要想知道更多,你可以去问问你父亲,或许他也知道一些。

    而我还能告诉你们的是,在白眉山有个洞,洞里有具棺材,棺材里躺着天学父亲和尸体,他的尸体下面有个密室,密室里面有张图,那张图,便是昆仑山苏夏的所在处,而你手中的这小棺材里里面有把钥匙,这把钥匙就是打开那间密室唯一的钥匙。”

    听老头说完,陈天学突然脸色大变,问道:“爷爷,这么说来你们都知道我父亲死在里面,也知道他肉身在里面,可……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父亲可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就忍心见他尸体腐烂在洞里,而不……”

    老头突然大怒,喝道:“瞎说什么?这是你该跟我说的话吗?我的骨肉我不会心痛?

    这是你父亲死之前的要求,他说过他要保护那间密室,绝不让外人打开。

    再说了,这也不能怪爷爷,咱们鬼洞门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作风,但凡是遇险后死在什么地方,就埋葬在什么地方,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破。”

    “不……我要去找他,我要把父亲的尸体找出来,我一定要找到。”话音刚落,陈天学便拔腿就跑。

    老头急了,自己又上了年纪,只能请求道:“天楠,你去……你去帮我打这熊孩子一顿,我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会做傻事,你去帮我看着他吧。”

    “好的爷爷。”吴天楠拔腿就跑,其实不用老头说,他也是要去的,因为只有他知道那具棺材的具体位置。

    吴天楠在半路上抓住了陈天学,吴天楠为了稳定他的情绪,只好说自己知道陈天学父亲尸体所在的位置。

    但吴天楠也说了,他得再回家一趟,得回去问问自己父亲,到底自己跟苏夏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牵连。

    吴天楠回去对着父亲死缠烂打,胡搅蛮缠,吴老才告诉他们一件事。

    当年,苏夏的确是个死婴。吴天楠的爷爷早就去过昆仑山,并且按照苏若的吩咐在苏夏所睡的棺材里刻上了吴天楠的名字。

    说是苏夏就算被那黑衣少年余破天救醒,也是每过十年便会昏死在棺材里十年,只有吴天楠才能救她,只有吴天楠才能彻底将她完全恢复,只有吴天楠才能让她做回正常女人。

    吴天楠听到这一切,顿时就蒙了。寻思片刻后突然情绪激动:“十年……难怪她不告而别,可能就是十年到了,不行,我得去救她,必须要去救她。”

    吴老最初拒绝了这事,可后来听说吴天楠已经跟苏夏发生了关系,最终又同意了。

    …………

    吴天楠先是带着陈天学去白眉山找到了陈天学父亲的尸体,也拿到了那张昆仑山里苏夏所在的图纸。

    陈天学将自己父亲好好安葬后,便跟随着吴天楠往昆仑山而去。

    一路上陈天学联络了胡克和夜狼,哪知这两人也听自己长辈说了这事,于是,四人决定最终在昆仑山下相遇。

    四人自己开车,大约花了半月的时间,才来到昆仑山下。

    抬头望去,一座座冰山互相接轨,冰冷刺骨,寒风阵阵,众人也不知该往何处去找。

    吴天楠拿出图纸来研究半天,最终才找准了方向,开始踏入雪山,向着图纸标注的位置而去。

    翻过一座雪上,忽然间奇怪的一幕出现在四人眼前。

    离他们不远处,余晓碟也在带队寻找,见到四人时,还不忘挥手打招呼,只是她的笑暗藏杀机,皮笑肉不笑。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我们都亲眼看见她掏出心脏,死在棺材旁的,怎么会……”陈天学喃喃自语。

    忽然间背后又传来声音:“喂,你们这帮家伙,来这么漂亮的地方游玩也不叫我一声,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四人转身望去,只见柳如青带着手下跑了过来。她穿得很厚,身后依旧带着一帮柳家打手。

    吴天楠摇摇头,叹息道:“不好了,怎么她也来了,这次大家又聚齐,看来……难免要有大事发生。”

    眼看柳如青就要带四人跟前,吴天楠突然道:“跑,别让这两帮人追上。”

    话音落下,四人拔腿就跑。地图中的样子已被吴天楠记下。

    见他们四人突然狂奔,柳如青和余晓碟都带着手下追赶而来。

    柳如青一边跑一边叫他们停下,而余晓碟跑了一段路后却突然向四人开枪。

    四人边跑边躲,好不容易才甩开身后的人,忽然间雪地中冒出一人,那人速度急快,眨眼间就将他们四人踢进雪坑中,接着感觉身下一空,四人顿时落下,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看见自己正往下落,暴雪随着四人飞流直下。

    “扑通……”四人又落在雪地上,转身抬头去看,只见落下的雪团迎着众人头部而来。

    突然间一双手伸了过来,以急快的速度将四人拖开。

    四人反应过来后已经滚到一旁,只见面前多了一人,一个全身黑色穿着的男子。

    四人看去,不由得一震!那人竟然又是余破天。

    “跟我来,别耽搁。”余破天冷冷的道,说完便转身离去,走进了冰窟中。

    四人起身后东张西望,发现自己竟也在冰窟之中,奇怪的是这里的冰窟中有很多条通道。

    呆了呆,看了看,吴天楠转身便跟着余破天而去,其他三人也紧跟在他身后。

    四人默默跟在余破天身后,也数不清转了多少弯,忽然眼前出现一座城池,城池中房屋别致,很是华丽。

    余破天突然停下,指着其中一间华丽的房屋说道:“苏夏就在那里面,去吧。”

    吴天楠毫不犹豫,把腿就跑,径直跑向那栋古楼。其他三人连同余破天也跟了去。

    吴天楠情绪激动,跑进房间后却是一愣!

    里面果真停放着一具大红色的棺材,棺材上的图文非常奇怪,就像蜘蛛,就像他们曾经遇见过的多头蜘蛛。

    吴天楠慢慢走了过去,却发现棺材盖子是合上的。

    “轰……”

    吴天楠用尽全力将棺材盖子打开,突然扑进棺材里。棺材里面,果然躺的是苏夏,只见此时的苏夏一动不动,仿佛死去一般。

    吴天楠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大声叫喊着让苏夏醒过来。其他四人分别站在棺材旁看着吴天楠的举动。

    吴天楠突然又止住叫喊声,松开苏夏,扑通一声跪在余破天面前,道:“请您帮帮我,我要救她,请您告诉我如何才能救她,我愿意付出一切将她唤醒,让她成为正常人。”

    “你真的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吗?”余破天冷冷问道。

    鬼洞门的四人心里一震,愣了愣,其中三人都站出来阻止吴天楠。

    救苏夏是可以的,但如果真要付出吴天楠的生命,他们三是不会同意的。

    吴天楠犹豫了,犹豫片刻后突然又道:“我愿意,只要能把苏夏救过来,哪怕是死,我也愿意。”

    余破天又问:“你不后悔?”

    “绝不后悔。”吴天楠斩钉截铁的道。

    其他三人要止住,吴天楠大喝道:“谁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没了她,我生不如死,独自苟活又有什么意思?”

    余破天突然道:“她是喝我的血才活过来,才长到这么大的,想必关于她的生母你应该有所了解,应该也听过她的事了,我就不一一解说。

    她之所以每隔十年便会昏迷,那是因为她始终气血不足,她的心只恢复到一半,你若是真想救她,就将自己的心给她一半,她才能恢复成为正常人。”

    “好,我愿意。”吴天楠咬牙道。

    余破天突然转身对着胡克三人道:“请你们先出去,记住,一定不要让任何人闯进来打扰,否则吴天楠会死,苏夏也会死的。”

    陈天学大喜,急忙问道:“恩人,您的意思是老吴不用死?”

    “或许吧!”余破天冷漠道:“他会不会死,一半在于我,一半在于你们是否能够阻挡其她人闯入。”

    三人齐声道:“请您放心,我们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她们闯进来。”

    话音落下,鬼洞门三人转身离开,走出冰窟,守在了冰窟的通道外。

    “闭上眼睛,会很痛,但你得忍住了。”

    吴天楠闭上眼睛,与此同时,余破天的手指伸进了他的胸口。

    “啊……”陈天学三人只听见吴天楠撕心裂肺般的呐喊,很快又没了声音。

    突然间余晓碟和柳如青出现在胡克等人眼前,这俩人带着手下,竟然开枪就朝胡克等人打去。

    三人同时躲避子弹,却又不肯让开通道。刹那间,通道外面乱成一团。

    让人不解的是柳如青也对他们三人开枪。陈天学不解,大声道:“柳如青,天楠生死一线,你这样会要了他的命!”

    柳如青怔了怔,忽然又朝着陈天学开枪。陈天学想不到柳如青会变成这样一时间躲避不急,手臂便被打了一枪。

    三人对战数十支枪,终究还是抵不过,个个身中枪伤,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忽然间余晓碟道:“小姐,吴天楠和那少年就在里面,我们要的东西应该也在里面。”

    柳如青冷冷的道:“走,抓紧时间。”

    一行人没有直接杀死胡克三人,反而径直走进了冰窟。

    陈天学三人已经无力阻止,动不了身,只能口中大叫柳如青等人停手。

    眼看着柳如青一行人走了进来,突然间一阵叫喊声传了出来,接着便看见柳如青和余晓碟从冰窟中飞弹返回,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陈天学三人心里一震,拼命直起头来看了看,只见余破天从冰窟中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他们三人道:“没用,废物。”

    陈天学来不及反对,急忙道:“恩人,你出来老吴……他怎么办啊?”

    余破天没有回答他,继续走到柳如青和余晓碟身旁,冷冷的道:“还想再来吗?苏夏已经饶恕你多次,你为何如此顽固?”

    柳如青挣扎道:“得不到苏夏的半颗心,我……我柳家誓不罢休!”

    躺在一旁的余晓碟奋力爬起,突然间被余破天打了一巴掌,接着,余破天又从余晓碟脸上扯下一张脸皮来。另外一张全新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前。

    原来,那不是余晓碟,余晓碟的确是死了,刚被扯下脸皮的余晓碟其实只是柳如青的一位女保镖。

    余破天将那张脸皮扔在夜狼身上,缓缓蹲在夜狼面前,冷喝道:“我有点想不通,竟然你三番五次出卖鬼洞门的行踪,为何这次又要以死保护吴天楠?”

    夜狼胆怯的看了胡克跟陈天学一眼,又对着余破天疑惑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嗖!”

    余破天动作急快,刹那间又从夜狼脸上扯下来一张皮。

    与此同时,陈天学大喝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故意伪装成夜狼?”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地上恶瞪着余破天。余破天却向陈天学和胡克解释道:“你们一直都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鬼洞门的人,鬼洞门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真正鬼洞门的后人也姓余,只是被他藏起来了,而这人却一直以鬼洞门后人的名义跟你们在一起相处那么久。”

    余破天转头看向胡克道:“你跟他走得那么近,连你也不知道。”

    胡克一脸懵逼的摇头。

    陈天学又问:“那另外一位鬼洞门后人在哪里?”

    余破天淡淡的道:“现在在你家,我救了他,派人送到你家了。”

    话音落下,余破天咬破自己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在胡克和陈天学的伤口处,道:“你们进去看他吧,记得叫上苏夏赶紧离开,别让柳家的帮手赶来。”

    滴了余破天的血后,陈天学与胡克的伤口瞬间恢复,两人起身就跑进冰窟。

    余破天则对着柳如青道:“你这女子心计太重,我本想杀你,好在你也没杀了他们,否则,我定不会饶恕。”

    柳如青苦笑,她没想到自己用尽心机最后还是失败,于是苦笑道:“要杀就杀吧,随你了。”

    余破天忽然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块包裹着的物体放在柳如青手心里,道:“这就是你用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我现在给你,以后你们也别再纠缠他们,否则……我不止杀你全家,连你全家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柳如青接下,一声不吭。余破天则转身一跃,消失在她眼前。

    陈天学两人赶到吴天楠身边时,只见苏夏已经醒来,她真抱着吴天楠痛哭流涕,口里喃喃道:“你个傻子,你真是傻,这样为了我,值得吗?”

    吴天楠全身是血,好在脸色没变,挣扎道:“值得,只要你好,什么都值得。”

    苏夏哭道:“你把自己的半颗心分给了我,那你以后怎么办啊!

    虽然他给你灌了很多血,可你……你终究还是会像我以前那般醒十年,沉睡十年,这样做又是何苦啊!”

    吴天楠淡淡一笑,道:“他几乎给了我他一半的血,以后他要是老了,我们俩照顾他就是,想必我的问题也不大了。以后倘若我真会跟你以前一样,那么……那么你……你就赶紧和我造人,这样我就有健康的孩子来陪你了。”

    苏夏白了他一眼,娇羞道:“混蛋,都这时候了,还乱说,不知羞耻!”

    身旁站着的胡克和陈天学大笑起来,打趣道:“其实老吴说的也不错,他至少每隔十年就会陪你十年,你如果给他造几个小人出来,你和他也就不会孤单了。”

    “再说像老吴这么优秀又痴情的男人,注定一生好命,想必你和他造出来的孩子也会冰雪聪明,英俊潇洒。

    他的想法是对的,我们必须全部支持。”胡克笑着符和道。

    :。: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