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七三章 里贝里心之物语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七三章 里贝里心之物语

    老子给瓦茜芭发火了,这还是我从六岁那年认识她以来第一次冲着她发脾气。

    都晓得老子脾气不好,但我弗兰克·里贝里从来不给家里亲人和朋友们发火。从小就很穷,也没得啥子文化,脾气再不大点,非要彬彬有礼讲文明,那会被别人欺负死。很多年以来,暴脾气是我在这个人世间唯一能倚仗的东西。

    当然,不给朋友发火,是指那种真正的朋友,就好像卓杨他们,我的兄弟们。

    卓杨没有来马迪堡之前,我就和小猪二哥姥爷屠夫他们四个关系斗很好,但也没有好到后来兄弟伙那种程度,大家都不虚说得来话那个样子。就是卓杨来了之后,兄弟伙几个才真正坨在了一起,那个骚货就是个粘合剂。

    老实讲,卓杨刚到马迪堡的时候,我对他这种人很有些戒心,肤色人种相差那么远,还是个弹钢琴的大学生,龟儿文化人。他应该天生就和老子这种人是两个世界,相互客客气气虚头巴脑最后哪个也记不住哪个。

    刚一见到卓杨,他确实和我想象中的是一个样子,有礼貌又很幽默,斗是印象中那种文质彬彬又故作风趣的样子,做作到让人想吐。不过,很快我也发现了卓杨的不一样,他不虚,跟我们一样接地气,他那些东西都是由心而发。

    老子没得文化,但我会用心来看这个世界。让我真正接受卓杨,是因为一件小事。

    我们兄弟伙去家里的‘左岸’吃饭——现在那里是卓杨的左岸,吃完后卓杨很自然就搭手帮着老爹一起收拾桌子,跟老爹两个谈笑风生。

    从小因为家里穷,读不起书穿不起好衣裳,我们一家受够了别人的白眼。老爹是个老实人,不会跟别个红脸,做生意也是小心谨慎,挣不下大钱,没得人看得起他。我弗兰克·里贝里也没得啥子大本事,但我会看人。

    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可交,是不是真的拿我当朋友,就要看他对我老爹的态度。有很多人对老爹有礼貌,只是源自他们心中骄傲的修养,骨子里并不是真正看得起我老爹,这一点,我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来,能从动作细节看出来。

    卓杨完全不同,他是实实在在尊敬我老爹,确确实实在尊敬他朋友的父辈。我能看出来,他从心底里把刀疤里贝里当成了朋友,否则做不到这么自然。

    从那一天起,我真正接受了卓杨,我们才真得成为了兄弟。

    当然喽,老子也配得起兄弟伙,我没有穷人天生的那种敏感,爱开玩笑也开得起玩笑,用姥爷的话说叫大心脏,卓杨把那叫做玻璃心,老子没得那些乌七八糟。谁都晓得我是守财奴铁公鸡,但只有我的兄弟们才晓得我只是从来不给不相干的人乱花钱。

    老子从小穷怕了,在这个丑陋的人世间,没有钱真得会寸步难行,没有钱只能眼看着家人和朋友的痛苦而手足无措。我喜欢钱,金钱给我安全感,没有金钱根本没得法子谈啥子理想,没有钱英雄只能气短。

    我在兄弟们跟前吝啬,因为我晓得他们几个都不缺钱,也不在乎少我那点开销,他们也喜欢拿这一点跟我开玩笑,仅仅玩笑而已。他们都知道,我对老爹和瓦西芭很大方,该花钱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他们也都晓得,他们不缺钱的时候里贝里是他们兄弟,穷的时候,里贝里也还是他们兄弟,万一有那个时候,刀疤的钱就是他们的钱。

    那几个骚货里面,卓杨最喜欢逗我,我当然一点也不生气,我晓得他就是那种人,卓杨把谁当朋友才会逗谁,如果有别人拿这一点来糟蹋我,第一个翻脸的一定也会是卓杨。

    我跟瓦西芭发火就是因为卓杨。

    去年卓杨和贝芙莉·邓耍朋友的时候,我还奇怪他们怎么搞到一起了,根本没想到是瓦西芭从中间牵的线,我一直斗不喜欢贝芙莉。因为瓦西芭,我也认识贝芙莉很多年了,这个妹子长得是漂亮,可是心思太重,想法有些多,做起事情瞻前顾后婆婆妈妈,不像瓦西芭可以把全部心思放在他的男人身上,也就是我身上。

    原本我以为是卓杨勾搭的贝芙莉,那没得啥子话说,他是我兄弟。后来才晓得是我媳妇瓦西芭从中间做的媒,当时我就很恼火,李晓青是我朋友,也是你瓦西芭的朋友,一个女娃娃能仗义到李晓青那个样子,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

    那一次我没有给瓦西芭发火,只是说了她几句,毕竟卓杨跟贝芙莉已经好上了,我只是不晓得以后见了李晓青说啥子。最近报纸上都在猜测卓杨跟贝芙莉分手了,说啥子的都有,我打电话问卓杨,他说是分手了。分了好,贝芙莉配不起卓杨,不是说身价,而是指品性。

    直到瓦西芭把所有事情给我全盘托出,我才炸了锅。

    背后竟然有那么复杂的故事,这要放在老子身上,妈那批要死一堆人。哪个龟儿敢威胁到我家人的安全,老子会让他后悔生出来,老子灭他全家的门。老子掏了一大笔钱让巴黎的朋友去找那个啥子伯努瓦,结果没找到,没得人晓得哈麻批躲到哪里去了,麻卖麻批,等找到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瓦西芭这一次没有再自作主张,她问我是不是让贝芙莉再去找一下卓杨,卓杨是个心软的人,说不定俩人又能好上。我这才给瓦西芭发了火,美起骂了她一顿,瓦西芭流着眼泪让我赶回了巴黎,好生去反省一下,老爹说情也不管卵用。

    瓦西芭对我好我晓得,最穷的时候都铁了心跟着我,老子知道好歹,她是个好女人。但这件事情瓦西芭错了,我要让她晓得,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越线,不能算计我的兄弟。

    卓杨很不容易,他比我小两岁,身边没得亲人,今年最好的几个兄弟也都走了,一个人带领着马迪堡,太难了。

    昨天卓杨输给了小猪,马迪堡没能抢得过拜仁慕尼黑,一个净胜球,世界上的事情一直都是这样无情和操蛋,这个现实真得对不起卓杨的努力,我的兄弟是个勇敢的人。

    刚才我给卓杨打电话,没有安慰他,我兄弟不需要这些,随便和他聊聊天就好。跟卓杨打赌我已经输了,他还有机会,只要马迪堡几天后能拿下联盟杯,我一定会履行对兄弟的赌约,度假的时候给他找个妞陪着,不,找两个。

    两个最好的妞陪我兄弟,花多少钱也没关系,哪怕花得老子心肝肺都捆起来疼。

    谁叫我是铁公鸡呢?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