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六〇章 输了球就要闹事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六〇章 输了球就要闹事

    ??个中缘由,九山当然毫不知情,抵达第十九综合大队之后,段云翰旅长也没有刻意去接近他。九山换上一级士官的军衔,马上就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训练,相比起这里,以前他在特务连的所有东西都显得小儿科。不过,九山喜欢这些。

    各种门类、各种技能、各种专业的特种训练不再细述,这毕竟是一部足球小说。今天九山来到这里,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其实九山现在还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獠牙战士,充其量还只属于预备阶段,仍然有可能被淘汰出去。

    第十九综合大队战斗人员编制共有900人,其余全军为他战时辅助的部队不计其数,海陆空都有。这900人又分为了五个中队,中队长通常为中校军衔。这其中,第一、二、四、五为作战中队,每中队有两百人左右。第三中队有一百来人,属于预备中队,负责随时为其他中队战损减员提供补充,九山就在三中队。

    因为第十九综合大队越境作战频率极高,第三中队经常会有各项都拔尖的人被其他中队挑去进行补充,也经常有人因为完不成训练要求被淘汰出这里,在保密誓词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就背上背囊离开了。

    今天九山和他的战友们需要完成的训练——杀人!

    要求:平静状态下杀人。数量:三个。

    对于正常人来说,杀人很不容易,尤其是冷静之下的杀人简直都有点不可思议。两个人打架怒气上头了弄死对方这叫激情杀人,可在不受刺激不被人激的情况下杀死一个人,几乎没有正常人能做到,何况还要面对一个手无寸铁毫不反抗的温顺之人。

    这座监狱里所有囚犯都会被用来当做训练的器械,因为他们全都死有余辜,稀粥烂菜养着他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为獠牙骁勇的训练出力,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九山和一起来的十五名三中队的战友们心里清楚,今天是训练非常重要的一环,过了这关,几乎就能肯定自己正式迈入了第十九综合大队的门槛,只要等待时机进入战斗中队就好,而这是他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九山知道的要更多一些,五中队现在缺了七个人,那是在上个月去非洲苏丹围剿雇佣兵时三牺牲四负伤。那一战,五中队的两个小队,让全世界闻名遐迩的黑水公司76名职业雇佣兵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日出。

    五中队队长叫南伟军,是老连长南伟民的亲大哥,也是第十九综合大队内除副旅长段云翰之外的另一个传奇人物。

    因为南哥的关系,南中队长在这几个月里跟九山还算熟,南大哥已经暗示过九山了。九山明白,只要自己能达到要求,差不多就能确定补充进五中队。

    今天的训练并不简单,杀人说容易也不容易,今天来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杀人。每个人的军装下面都装有心脏血压脉搏检测器,一旦数值波动超过规定指标就会被判为不合格。听说往日在这一项上淘汰的人很多,甚至有些战友都快崩溃了,铁拳已经把犯人的脑袋砸得稀烂了,还在歇斯底里一拳接着一拳。

    允许每个人可以携带除了枪以外的任何武器去杀死这些犯人,大多数战友选择了特战匕首,但九山什么都没带。其实,对于九山这样武力值处在世界军人最高水平的特种兵来说,这些犯人在他的眼里和刚孵出蛋壳的小雏鸡没什么两样。

    .

    阔孜巴依·沙吾提满怀希望和感恩地看向走进来的高大军人,脸上充满了微笑和献媚,他看向这个将要带他离开这里去往美好世界的中**人。他看见这名阔步走向自己面无任何表情的军人进来后,直接用右手搭在了他的头上。

    阔孜巴依·沙吾提眼前一黑,于是,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监牢,去往了他早就该去的地狱。

    九山一把扭断了沙吾提的脖子,要杀三个人,沙吾提只是第一个。实际上九山根本不知道这几个犯人的名字,没必要知道他也懒得知道,九山只知道这是一群早就应该去死的人,他们每个人都罪恶滔天。依然面无表情,监测室里的检测仪显示九山的心跳和脉搏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他迈步走向了第二个房间。

    三十一秒钟之后,九山从第三间房子里走了出来,他连想抽根烟的**都没有。

    从这一刻起,九山成为了一部合格的杀人机器,他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第十九综合大队特战军人。

    .

    .

    相比起九山,卓杨遭遇的挑战简直不值一提,因为这个挑战无关生死,只是非常单纯存在于足球场范畴内。更何况,这个挑战还来自他的好朋友菲利普·拉姆。

    这是04-05赛季德甲联赛倒数第三轮,马迪堡在客场加特立·戴姆勒体育场面对斯图加特。

    马迪堡队是在莫斯科打完和中央陆军的联盟杯半决赛后,直接来到斯图加特的,只不过,他们比原计划晚了一天。

    那场比赛马迪堡在客场2:0战胜了中央陆军,以总比分4:2晋级5月22日在葡萄牙里斯本的阿尔瓦拉德球场举行的决赛,他们决赛的对手正是此球场的主队——葡萄牙里斯本竞技。

    四天前的那场半决赛,卓杨进完点球之后的最后10分钟里,比赛真正进入到了白热化,莫斯科中央陆军疯狂反扑,明知已经无力回天但仍旧杀红了眼。短短几分钟里,双方球员多次发生冲突,几欲群殴。

    官哨一哥阿雷恩·哈梅尔在这段时间里终于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按照他全场的执法严厉尺度,恐怕双方有一半人都会被红牌直接罚下,可哈梅尔害怕了。

    此前的三张红牌,都是并不严重小犯规黄牌积累而来,而且那段时间比赛虽然激烈但他控制得很好,没有出现恶意犯规。然而,哈梅尔没有料到俄罗斯人最后阶段会翻脸,反正已经被淘汰,他们根本不在乎再有红黄牌。

    哈梅尔不敢掏牌了,鸡蛋里挑骨头罚下阿尔沙文企图平衡中央陆军的怒气之后,他不敢再往下罚人,否则赛后的报告数据会非常难看。

    幸好时间所剩不多,当两支球队的火气即将控制不住时,哈梅尔匆匆吹响了终场哨。然而,球员们最终没有上演全武行,但陆军竞技球场的俄罗斯球迷却被最后时间的火药味儿给撩了,再加上满怀希望的胜利变成了完败,莫斯科的男人们赛后发生了严重骚乱。

    马迪堡全队被告知,暂时不能离开球场,警方正在增援。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