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三九章 少侠力分二蛮牛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三九章 少侠力分二蛮牛

    古有隋末单枪解双勇,罗松元霸罗士信,一猛一杰会一绝;今有汉诺威少侠破二疯,黄白黑人间三原色,脏拖把巧分粪耙泥笤帚。

    卓杨单臂持刃,呐喊着纵马扑向战团,破拖把一路滴答着黄水。

    近的前来,一招拨云见迫渣狮二将策马退后,再一式金蟒缠身将兵器舞飞如轮,拖把上泥黄色暴雨梨花漫天针周遭四溅乱甩,一旁围立观战的马迪堡众闲人‘嗷~’地一声怪叫,仓皇四散纷纷鼠窜。

    再看卓杨,双手扬拖举火烧天式,架住殿前渣帅的兜天一耙,随即倒转拖身,拖纂猛击鎏金耙耙杆,一声‘撒手’,粪耙子‘肉——’冲天飞起,越过高山跨过海洋……

    耳听身后金狮关守将宋黑子猛喝道:“劈脑袋~”,卓杨连忙拨马闪去一旁,同时用手中驮龙拖将渣叔也划拉到一边,两人险险躲开这一记力劈华山救老母。

    未待惊魂定,又一声‘掏耳朵~’!金鼎枣阳宣花大笤帚裹挟着风沙呼啸横扫而来,紧急之下卓杨揽住渣叔,二人同时向后下腰铁板桥,扫除界四大神兵之一的大扫把贴着俩人的面门就飚了过去。

    卓杨还好说,他是练家子,铁板桥跟玩似的,可渣叔这辈子从来也没下过腰,硬得跟劈柴一样,闷哼中带有呻吟。

    宋黑将军横扫千军走空,顺势转身如嫦娥飞天,兵刃左手交右手,霎时间隆烟滚滚,“捎带脚~”!抡圆了直袭渣叔小腿。

    卓杨扯过浑天拖把往地上一杵,随即落地生根。耳听见‘沧~啷啷~’金戈铁马,大笤帚击在破拖把上脆生生戛然而止。

    卓杨劈挂腿砸在扫把棍上,“你也撒手!”宋黑三爷掌中兵刃应声落地,随即被卓杨一脚踢飞出战场。和凤翅镏金粪耙子一样,金鼎枣阳大笤帚也结束了它唯一且辉煌短暂的生平闪耀,回归沉寂庸碌。

    渣叔和老宋被卓杨隔着仍然不依不饶,张牙舞爪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爸爸我非撕烂你的嘴……”

    “看我不挠死你……”

    卓杨肩膀屁股连着挨了好几下,都分不清是让谁打的。我操,没完没了是吧?

    左手单掌推开老宋,右手掂拖把往后一伸,抬腿起式,喝道一声:“住手!!”

    三个人登时时间凝固,像雕塑一样定在了那里。画面是这样子——

    卓杨左手白鹤亮翅,左腿凭空一字马脚掌顶住老宋的下巴,老宋呈前弓步上身后倾仰着头。卓杨背后的渣叔双臂展开拈起兰花指,躬腰收腹小猫步,卓杨向后递出的拖把头正抵在渣叔的肚子上。

    春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目及处运河水面泛起点点磷光。此情此景,请自动脑补周星驰单手勾起张柏芝下巴时的背景音乐。

    一秒、两秒、三秒……,刚才躲暗器的马迪堡众人又扭扭捏捏围了上来,迟疑地看着场中三人,不知如何是好,每个人身上多少都被甩上了一些黄点点,现场臭不可闻。

    再看卓渣宋三位爷,除了姿势定格酷得无边无际,满头满脸看得人直想吐。大家相互左右看看,心说:怎么办?拉不拉?要不你去……

    膈应人都还罢了,这会大家顾不上脏,可三人呈现出一种凄美的平衡,如风中的塔罗牌一样摇摇欲坠,谁也不忍心打破这令人心碎的绝美。

    卓杨中午吃的胡椒小牛排,一分熟,刀切下去滋一脸血的那种,外加一杯凉牛奶。下午肚子就有些不舒服,一直咕噜噜。运动了半天,再加上这会儿大开大合张扬释放的姿势……

    ‘卟~卟卟~卟~~~~’一连串惊声尖叫的滚雷屁脱颖而出,阴阳顿挫降b大调四四拍。

    拉风造型轰然垮塌,唯美意境随声而散,人形雕塑融化冰释。

    “看我不挠死你丫的……”

    “吃爸爸我一捶……”

    眨眼间卓杨又挨了好几拳,连脑袋上都被擂了几下,他想把这两个货团灭的心思都有。扔掉完成使命的尿拖把,架开老宋乱扑腾的两只膀子,拦腰一把抱住,往前猛推踉跄几步后把狮王使劲压在地上。“老宋,他妈冷静点行不行。”

    “卓杨,你甭管,你放开我,今天不是他狗日的死就是我狗日的亡……”

    卓杨:“……”

    渣叔乘机大占便宜,围着地上的老宋猛踹,卓杨自然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你们都他妈是死人吗?还不赶紧来把先生拦住。”心里那个窝火呀。

    一帮看热闹目瞪口呆的货这才反应过来,兰德和阿克曼冲上来硬扛着渣叔的泼妇拳,俩人联手这才箍住自家主帅,一个抱腰一个抱胸。

    老宋力气太大,被卓杨摁在地上就像垂死挣扎的砧板之鱼,连带压着他的卓杨一会儿弹起来,一会儿弹起来。渣叔也绝对是个人来疯,蹦着跳着拼命扭动。

    “卡尔,威利,你们俩放开,跟我一起去打死这个驴日的,渣叔我往日里待你们不薄……”这话那哥儿俩哪敢听呐,三个人也一起倒在地上,兰德和阿克曼死都不放手,被渣叔带得在地上一起扭来扭去。

    两个人都有些蛮力,渐渐有点制不住了,把卓杨几个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都冷静点,冷静点好不好?”冷静个屁,渣叔和老宋就像两只磁力极其巨大的钕铁硼磁铁,玩了命也要往一块儿怼。

    “蓬蓬,你去弄点水来,让他们冷静冷静,赶紧!”豁出去全身力气压住老宋,卓杨扭头冲着在一旁想帮忙却手足无措的大卫·路易斯吼叫。

    蓬蓬是最听卓杨话的,闻言撒腿就往外跑,本身就是个机灵小子,他直接冲进到走廊旁边的小花园里。小花园中间立着一个水笼头,还有一盘用来浇水浇树的黑皮管子。

    “卓哥,你起来,看我滋他们……”小兄弟好呀,心疼他老大。蓬蓬单手举着皮管子头,水柱‘哗哗’射向半空。

    这哪敢起来,一旦放开老宋就好比那脱笼的猛虎,再想二次收服还要更费一番手脚。

    “……你滋你的,不用管我。”卓杨有一股大义凛然的悲壮情怀,有一种王成‘向我开炮’的自我牺牲革命英雄主义的苍凉。

    “好嘞!”都说了,蓬蓬是最听卓杨话的。

    一股清凉的水龙劈头盖脸浇了上来,驱散空气中弥漫臭味的同时,也足以熄灭所有虚妄之火。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