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三八章 话不投机兵刀见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三八章 话不投机兵刀见

    卓杨整个赛季中在场上对里格贝特·宋肆意前插的默许甚至怂恿,渣叔克洛普都看在眼里。虽然卓杨为老宋擦屁股做的很好,但在渣叔看来,如果不去擦这个屁股,那将更好。

    而且老宋私下里拜访卓杨,并得到了卓杨的某种承诺,渣叔也是知道的。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卓杨和老宋都没有想着瞒谁,光明磊落。说实话,渣叔对卓杨的举动心里是有看法的,因为对球队战术纪律的干预,卓杨明显是越界了,那只能是克洛普自己的权利。

    但渣叔又不能去说卓杨,因为他的队长表现实在太优异,毫不夸张地说,卓杨只凭一己之力便把马迪堡从一支保级球队晋身为冠军争夺者。这种情况下再去给卓杨挑毛病,很不懂事。而且主教练和队中明星大牌球员如何相处也是门大学问,渣叔在这些方面很小心,他很确定卓杨在队中必须有特权。

    所以此刻老宋把卓杨抬出来,渣叔自然勃然大怒,在他看来这不只是老宋企图用卓杨来压他,而且很明显有挑拨他和卓杨之间关系的意思,渣叔对此根本无法容忍。

    “卓杨给你的承诺,那只代表他个人,并不能代表整支球队,更不能代表我在战术上的安排。而且,里格贝特,你要记住,你应该感谢卓杨,而不是把卓杨推到前面替你挡箭,你不能把卓杨拿来给自己当借口,让卓杨为你的错误来买单。”渣叔的话语直指人心。

    被渣叔把他说的如此不堪,老宋脸上挂不住了:“克洛普,你说话何必这么埋汰人,卓杨所做的一切我当然会记在心里,用不着你来提醒。而且你也应该感谢卓杨,没有他在场上的努力,你狗屁都不是。”

    就这样,两个人话赶话从争论变成了争吵,又从争吵变成了人身攻击。在蓝楼前的廊荫里,火药味越来越浓。

    一个是年轻气盛的明星主教练,一个是脾气火爆的资深老江湖,两人谁也镇不住谁,骂来骂去,怒火上头只能撂下狠话。

    “里格贝特,你他妈马上给老子滚去b队报道,一线队不会再有你的位置。”渣叔用手指点着老宋。

    “我去你妈的,你算什么东西,也配配你老子我?爸爸我在江湖上扬名的时候,你个小瘪三还他妈在乙级队给主力球员舔沟子呢。”老宋把手指都快戳到渣叔的眼睛上了。

    “好,你现在给老子去u19,到那里好好摆你的老资格去吧,合同期满之前你不用想着再回来了,看看老子怎么废了你。”的确,老宋合同还有两年多,真要在u19待够时间,老宋也就废了,还不如立马退役。

    “我废你妈逼!”老宋隔着石几子当胸一把把渣叔推坐在廊凳上。

    渣叔哪是那么好相与的人,顺手把手中的杯子连泼带砸,胖大海和枸杞子弄了老宋一脸一身,幸亏水已经温了。这还是卓杨给他推荐的中国保健配方,特别适合中年人。

    随即两个人便撕扯起来,不过上火归上火,也都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只是纠缠在一起拉拉扯扯,并没有真动手开打。

    半岛上这几天正在进行春季大扫除,基本上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树林里或者河岸边那些脏乱差的地方忙活着扫抹拢填,蓝楼跟前就没人。要不是这里相对僻静,渣叔和老宋也不会选择在此处摊牌。

    “我警告你给老子放开……”

    “就不放,你动我试试……”

    俩人互相扭着嘴炮连天,谁也不想先动手谁也不想先放手,这会儿真要路过走来一个能打的急性子,没准能气得把他俩揍一顿。

    急性子倒没有,最先看见两个老不正经在撕逼的是弗里曼和伯特伦两位清洁工大叔,他们扛着粪耙子和大扫帚要去蓝楼里的后勤库房,却猛然现半岛上的俩大神要干仗。

    二位大叔吓坏了,赶紧扔下手里的工具一人拉一个。“二位,二位爷,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打架……”

    人就是这样,原本两个并不是铁了心想打架的人互放嘴炮,如果没人理他们,过一会儿他们自己都觉得没意思,骂着骂着也就算了。可要是有人来一拉反而会坏事,谁也下不来台,不动手简直没有面子。

    两个清洁工对两个大神仙,内部地位相差有些悬殊,还不敢动手硬拉,好话还没说到一箩筐,再不打实在没面子的老宋‘啪!’抽了渣叔一耳光。

    开始喽!

    两个年过三十的彪形大汉,转眼间拳头便抡得满天飞,两位清洁工连人影都分不清,甭说拉架了,一不小心自己还挨了两下。

    老宋很能打,渣叔也不是善茬,老宋力气大,渣叔下三滥多,老宋王八拳,渣叔泼妇挠。

    “伯伦特,你接着拉,我去喊人。”又莫名奇妙挨了两拳,鸡贼的弗里曼生怕自己被溅一身血,赶紧撤了出来,往球队训练的地方跑去。

    “卓队长——,打……打……打起来了……”

    .

    卓杨一帮人一窝蜂跑来,往战场上定眼观瞧:我滴个妈呀!

    渣叔手舞一柄凤翅鎏金粪耙子,老宋展开一杆金鼎枣阳大笤帚,劈头盖脸力战三百回合。一个好似蛟龙出水,一个恰如猛虎下山,他们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稀薄。

    再看二位,渣叔眼镜早不见了,两只烟眼圈像盼盼它亲妈,鼻歪嘴斜脸上不是青就是红,腮帮子上还有个牙印,都不知道是怎么咬上去的。

    老宋也好不到哪去,脸都被渣叔挠花了,血印子横平竖直,衣服袖子都被撕下去半截,好好的阿玛尼变成了老坎肩,金色头里粘着一团也不知是痰还是鼻涕。

    清洁工伯伦特大叔颓废地坐在不远处的地上,工作服上六七个鞋印子。

    “住手——!”卓杨一声大喝!

    谁理他呀!二位猛将游斗正酣,两支兵刃耍得天花乱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神仙架。

    这他妈怎么办?要真是刀枪剑戟还能冲进去来个空手入白刃,可这两件绝世神兵龙飞凤舞的,一不小心就是屎光之灾。

    左右一瞄,一楼厕所门口立着一支八宝陀龙烂拖把。垫步拧腰飞身窜去,伸出脚尖一勾,便握柄在手。

    卓杨高声唱喏:“呔!尔等休得猖狂,洒家来也,招——家伙!!”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