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三章 初放肆米多犯浑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三章 初放肆米多犯浑

    “你真打算把那个黑妞讨回家来当老婆?我卓叔能愿意?”老穆在电话最后和卓杨打着趣。

    懒得理你这个牲口!又随便扯了几句淡,卓杨便挂上了电话。随后仍然躺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大床上没挪窝,德国北方三月的清晨还是很冰冷,标准客房里的暖气也并不能让空气变成春天的模样。

    卓杨把被子蹬去一边身上什么也不盖,双手枕在脑后就这么大大咧咧瞅着房顶天花板。

    马迪堡全队是从纽卡斯尔直接飞来沃尔夫斯堡的,因为两场比赛之间只间隔了三天,返回汉诺威折腾一趟显然会影响到球队备战,虽然汉诺威其实距离大众汽车总部所在地的沃尔夫斯堡很近,都在下萨克森州的运河沿岸。

    沃尔夫斯堡是个非常小且美丽的城市,小到有机场却没有航空公司的航班,旅行的人要来这里都是从汉诺威或者汉堡飞机转火车。这里的机场基本上只停靠大众公司的企业飞机和私人飞机,马迪堡队就是包乘大众的企业客机抵达了这里。

    为了在联赛中站稳欧战区,马迪堡俱乐部不再像之前那么精打细算过日子,现在该花销的地方绝不含糊。就像昨晚刚踢完和沃尔夫斯堡的比赛,要是放在以前,球队铁定坐大巴连夜返回汉诺威,回到家都后半夜了也无所谓。可现在为了不影响球队良好的竞技状态,马迪堡在沃尔夫斯堡最豪华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休息一晚后,才会在中午悠悠然返回。

    “烧……鸡霸车单……”同屋的卡尔·兰德模仿着卓杨刚才打电话时说的话。“卓杨,你们中文听起来虽然怪怪的,可阴阳顿挫很有韵律,啥时候你教教我呗?”

    “行,我回头给你介绍个中文教师,中国福建来的留学生,中国发灰常标准。”卓杨漫不经心回应着兰德,他这会儿不是很想聊天,脑子里在想事情,甚至有点想抽支烟的冲动。

    卓杨有点烦心,不是为了昨晚的比赛,昨晚在三万人的大众汽车竞技场内,马迪堡没费多少波折便3:1战胜了对手。此役之前狼堡颇为不顺,输给副班长罗斯托克之后他们已经掉到了联赛第十名,很是对不起去年夏天的巨大投入。

    和马迪堡比赛之前,狼堡俱乐部还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三名阿根廷球员——核心‘大头’达历山德罗、主力前锋克利莫维奇、主力后卫法昆多·基罗加,赛前在没有照会队医的情况下,集体服用了一种不知名的营养剂。

    俱乐部经理施特伦茨得知此情况后,立刻禁止他们三人参加这场德甲联赛。因为在赛后会有随机的药物测试,一旦这三位阿根廷人被抽中,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因为与前东德合并之后鱼龙混杂,德国足协反兴奋剂的力度非常大,手腕也非常强硬。

    谁也不知道这三位爷喝的是啥,到底是不是兴奋剂?沃尔夫斯堡俱乐部官方把整个事件低调处理,后来也并没有对外界说明。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达历山德罗为了一雪前耻战胜卓杨而行的险招,特意去不走寻常路。

    缺少了三位绝对主力尤其是核心‘大头’的沃尔夫斯堡很难给马迪堡造成太大麻烦,虽然他们队中的第四位阿根廷人、替补上场的前锋胡安·门塞克斯,利用马迪堡右后卫‘棒槌’阿克曼的失误,在第6分钟就先下一城,但马迪堡没有丝毫慌乱,继续层层推进,逐渐把对手压制在了半场。

    卓杨和阿尔沙文、日尔科夫在禁区前沿打出精细小配合,连过三人后挂远角得手,在第30分钟扳平比分。此后在上半时补时阶段,火枪手马里奥·戈麦斯禁区内转身爆射让马迪堡取得领先。

    下半时第56分钟,卓杨中场一记远距离的地面传球穿透了狼堡全部防线,哈桑·米多反越位成功拨球便打,球进得十分精彩,马迪堡3:1锁定胜局。

    第二十五轮战罢,马迪堡15胜6平4负积51分,甩开了积47分的云达不莱梅,暂时坐稳第三名。不莱梅上一轮面对拜仁时被巴拉克绝杀,本轮又0:0憾平美因茨。现在马迪堡的头顶上只剩下57分的沙尔克04和60分的拜仁慕尼黑,昨天的双雄会上,巴西人林肯的进球让矿工战胜了拜仁。

    这个让人欣喜地局势,也正是马迪堡俱乐部和马伦主席舍得花钱的原因。

    不过,昨天的比赛也并不都是让人愉快的事情。埃及前锋米多进球之后,兴奋地冲着卓杨跑去庆祝,半道上遇到兰德想和他拥抱,米多直接挥手让兰德走开,闹得兰德十分尴尬。卓杨当时就沉了脸:“哈桑,你这是干嘛?”

    米多还不明所以呢:“我怎么了?”他根本就没察觉到那个动作的不礼貌和不团结,随后渣叔用巴内塔换下了米多。

    虽然球场上经常有球员进球后,拒绝队友过来和他一起庆祝,免得打扰他摆造型,但马迪堡队内并没有这种现象,一贯都是大傢伙一拥而上。不过,兰德对此并没有计较,对待内部他是个豁达的人。

    “没事,只要他能给球队带来胜利就行,呵呵。”晚上休息时兰德对卓杨说。但卓杨还是打算找个时间和米多谈谈,虽然只是简单的挥手拒绝,但其中充满厌恶和反感的意味却非常明显,作为艺术生的敏锐卓杨察觉得很清楚。

    很多时候,激怒他人的并不是说了什么,而是说话时的语气。同样,动作本身并不严重,但附带的表情和幅度却很说明问题。

    于公于私,卓杨都不能放任这种情况存在。于公,他是队长,必须消除影响球队团结的隐患,何况马迪堡本身就以融洽的兄弟精神著称。于私,他和兰德是哥们,和米多关系也不错,理应让这个苗头消失,最起码也不能再继续下去。

    不过,此时间躺在床上的卓杨并没有去考虑这些问题,这都要留待回到俱乐部和训练场上时再说。他现在要考虑‘家’中的两个女人,考虑怎么去和她们相处。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