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二章 你有多大的胆子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二章 你有多大的胆子

    天色已经大亮,火也灭了,只剩下几缕淡淡的残烟和满地的污水。老穆与老曹并排站着,看着几乎烧成白地的修车行车间,一阵阵失神。小舅则去了医院,120救护车上陪着烧伤的起子。

    起火的原因很快就调查清楚,起子惹出来的祸事。

    起子重新回来以后,非常老实,手脚比原先勤快了很多。他知道现在修车行是老穆在说了算,揍他还是撵他走全看老穆心意。吃了社会上的亏之后,本来就很机灵的起子非常有眼色,知道该去巴结谁。

    于是,起子绝口不提工资奖金什么,有活抢着干,更是主动加班加点,昨晚便是这样。

    一台大众宝来过坑时,磕着了底盘,一路漏着机油就来了,经查是机油底壳有裂纹。换呗!车主看天色不早,便说隔日来取车,都是老主顾了。

    起子为了表现,自告奋勇留下加班,让其他人都回宿舍休息。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大家也就由着他,到点便散了,宿舍在隔条路的小区里。

    为了擦去底盘上的油泥,起子用了很多香蕉水,而这是严重违反操作规程的。没有别人监督,起子哪管你这个,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浸透了香蕉水的脏棉纱很快在一旁积起了诺大一堆。

    没多大功夫,壳子换好了,起子活也干完了。心情舒畅,加上中午又喝了点酒,本来骨子里也不是个正规人,此时又只剩他独处,没了约束的起子坐在小马扎上点燃了一根烟,墙壁上醒目的‘严禁烟火’大牌子是老穆年前才换的新的。

    烟点着了,甩着手去合仿冒ZIPPO打火机的盖子,手没拿好,假ZIPPO带着火苗直接甩到了湿淋淋的棉纱堆上,瞬间大火就喷涌而出,爆发出的气浪将起子打翻一个跟头。

    这一天,距离起子重返恒顺通修车行仅仅三天时间。

    慌了神的起子一边嘶声呼救,一边手忙脚乱救火。汽修车间里就没有不带油的东西,区区几具干粉灭火器恰好似杯水车薪,火势眨眼间便漫了天,若非工友们及时赶到,被烧晕在地上的起子铁定陪葬了。

    实话实说,没烧死他才是大麻烦。

    2005年3月13日晚发生在八达岭高速旁的这场火灾,第二天上了CCTV的晚间新闻。

    .

    剪断截说,此后恒顺通修车行面临着消防部门的高额罚款,还需要给房东赔钱修理厂房,车间里总共烧毁了四台待修车辆,这也要赔,全部家当付之一炬。小舅十几年的辛苦积蓄全部掏干掏净也不够赔偿,遣散徒弟和工人时,连张火车票都没给买。

    然而,最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即便只干了三天,那也是你车行的职工,起子就属于工伤。60%的烧伤面积,烧掉了一只耳朵烧坏了双手,起子最后被评定为工伤五级伤残。

    这个年头,这样的修车行哪有什么工作合同。平时没人管,可出了事有的是人找你麻烦。劳动部门、安监部门、公安部门……,挨个上门造访,就是一个字——罚!

    起子老家来了一大客车乡里乡亲,就一个字——赔!

    真要烧死了,按2005年的行情,撑破天十万块钱,一了百了。可现在这么半死不活的,那才真叫麻烦事,哪怕全是他自己的责任。看病、植皮、后续养伤、失去劳动能力部分的补偿……,乡亲们若不狮子大张口简直都对不起列祖列宗,来这么多人还不是都想着最后能扒点汤喝。

    积蓄掏清溜,仍然差得很远,小舅打算卖房了,却被老穆拦了下来。2005年京城远郊的房还值不了多钱,即便卖了也不一定够。再说了,卖了房人去住哪?

    “小舅,剩下的钱,我来想办法。”老穆说这话的时候,距离那场大火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

    从那场大火之后,老穆就在思索自己该怎么办。小舅彻底心灰意冷,别说再干修车,跳河的心都有了,最大的愿望就是事情摆平后虚度光阴混吃等死。可老穆不能这样,他的路还很漫长。

    身边只有老曹了,两个人一合计,也没别的手艺,只能继续修车。给别人打工没意思,老穆决定把小舅的修车行接下来,其实也就剩下那一张工商执照了。给小舅背这个锅,是因为情义。

    老穆算过,连赔偿带新建资金,少说需要六七十万,这对此时兜里只剩饭钱的老穆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只不过人有多大胆地便有多大产。

    老穆知道兄弟卓杨那里有钱,或许这点钱对卓杨来说只是毛毛雨,但他没有向卓杨开口,老穆害怕卓杨不是借,而是给。甚至出这么大的事,他都暂时没有给卓杨、海洋和九山提起。

    “肖哥,能不能帮我在银行办点贷款?”老穆找的是肖远山。银行里的钱那是要还的,但老穆不怕,只要能干活,有多少债他都有信心还清。

    肖远山知道车行出事了,他一直等着老穆上门来开口,找他平事儿或者平人。可没想到一直等到今天,老穆才张了嘴,也没想到张嘴就是办贷款。

    “你想贷多少?”

    “七十万,不行的话……六十万。”

    肖远山哑然失笑,他给银行打个电话过去,却只贷七十万,说实话有些跌份。千万以下的数额,根本不值得他出手,也不值得去落人情。然而,为了眼前的这个小伙子,肖远山打算破例了。

    “说说你的想法,让我听听。”肖远山问老穆。

    老穆便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打算讲了出来,其实无非就是事情处理完之后重新再开一间小修车厂,规模甚至还不如此前小舅的恒顺通,仅此而已。

    “老穆啊,我也不瞒你,七十万在我这里根本不叫事儿。”肖远山听完老穆的规划不置可否。“这点钱也不值得我出面,不过我可以帮你,我也相信以你的能力还上银行的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可你有没有想过做大点,再做大点。钱不是问题,只看你想怎么干。”

    “这样吧,你先回去想几天,想好了再来找我。”

    .

    2005年北京最热的时候,卓杨才听说了修车行失火的消息。而那个时候,恰好是老穆贷款三百四十万,在昌平盘下的4S店,以及在回龙观汽配城里,新成立的恒顺通汽配公司先后开业的日子。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