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一章 深更半夜的晚霞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〇一章 深更半夜的晚霞

    “老穆,要不你和海洋一起来吧?”卓杨冲着电话里的老穆说。

    大清早在沃尔夫斯堡市中心的丽思卡尔顿酒店里刚醒来,就接到老穆发来的短信,说他又从西安回北京了。纳闷那边这会儿是大半夜,便用床头的座机拨过去和老穆聊了起来。

    海洋过段时间要来汉诺威,卓杨已经知道了。海洋说打算给系里说说,旷半个月的课,来卓杨这里玩玩,带着他的女朋友。

    “我就不去了,修车行事儿多。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外语就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万一走丢迷个路,没准就客死在异国他乡了。”老穆打着趣。

    这大半夜的,老穆没有睡觉,自然是泡妞去了。

    老穆前段时间刚从西安家中回来,并不是为了回去过年,是因为年前父亲又住院了,老毛病折腾了一个春节才又有所缓解出了院。正月里还没出去,老穆就又急急忙忙返回了这边,他现在对修车行很上心。

    仔细算算。来北京已经半年多了,老穆不但彻底在修车行做了主,经营得红红火火,还因为十二月里的‘祖母绿事件’,和红色衙内肖远山拉上了交情。

    在后来的接触中,老穆也知道了肖远山的身份,从小在军队大院长大的老穆虽然并没听说过肖远山的父亲,但对他那名声显赫的爷爷则如雷贯耳。说起来,老穆的父亲还曾经算是肖老的部下,那还是从朝鲜回来之后,穆叔去解放军军政大学进修学习,时任校长兼政委正是肖老。

    说起来都是军旅家庭出身,老穆和肖远山混得挺熟络。肖远山知道老穆的往事之后,曾对他说:“老穆啊,你要真还想当兵,我打声招呼给你把案底消了就是。再补办个手续,下个月你就能穿上军装。”这种事情对普通人难如登天,但对肖远山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顺手之举。

    “肖哥,谢谢您费心。我这性子有些散漫,其实并不太适合在部队里干,还是想办法多挣点钱吧。”老穆对肖远山的好意很是心领。

    其实老穆并不知道,肖远山对他这么不见外,并非完全是为了那件失而复得的祖母绿。作为红色家庭出身走上仕途的年轻政客,肖远山的谨慎和城府远超他三十岁的年龄。

    ‘祖母绿’事件发生后,肖远山在第一时间通过相关部门对前前后后进行了详细的私人调查。他要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想办法接近他,他要搞清楚整件事是巧合还是圈套。

    然而,通过公安技术部门调来的修车行监控显示,的确是他在抖大衣时,檀木盒子自己从兜里掉了出来,碰到地上堆放的轮胎又撞上旁边的推车式干粉灭火器,径直跌落进了地沟里。十来分钟后,老穆来地沟旁拿化油器清洗剂,发现了檀木盒,打开看了一眼之后便揣进了口袋,没有碰祖母绿分毫,确实毫无贪念。

    在其后对老穆家庭的暗查中,一切信息都无所遁形,和老穆给他说的完全一样。从打过仗的父亲到蹲过大牢的自己,从家中的姐姐到远在德国的球星好友。

    肖远山给爷爷提起老穆的父亲,肖老将军想了半天:“有点印象,朝鲜战场上二次战役中,听人讲都把他叫穆疯子。从我这里毕业后回去提了营长,听说这小家伙后来在中印边境也打得不错。”年逾古稀的穆叔在百岁高龄的老首长嘴里,自然还是小家伙。

    没有问题,一切都是巧合,而且祖辈父辈之间还有那么一丝渊源,肖远山便和老穆正式结交了。

    老穆也是个会来事的人,两人之间便经常走动,前两天还去给肖远山拜了个晚年,也给肖哥看了他的玉扳指。

    “这物件很平常啊,不怎么稀罕,市面上可能也就几万块钱而已。”肖远山是个识货的人。

    “肖哥,这就跟您那个祖母绿一样,钱多钱少一点都不重要,关键它是个念想。”

    .

    也不都是顺心的事。

    老穆刚来修车行碰见和小舅吵架的那个山西小伙,起子,过完年又来投奔小舅了。起子回老家开始自己干,但他把这一行想的太简单,没了师傅在背后当后盾,起子无论资金还是手艺都不够火候,没弄几天欠了一屁股债还差点让人把摊子砸了。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求着师傅收留。小舅是个心软的老实人,看着于心不忍,又转过头来央求老穆开恩。那怎么办?小舅的面子得给呀,约法三章恩威并施后便又留下了起子。

    过完年返回北京时,当年的狱友、也是老穆修车的师傅老曹和他一起来了。老曹的手艺和人品没有话说,放在修车行里绝对一把好手,而且完全是自己人,老穆的自己人。

    现在的修车行里,小舅基本不管事,喝茶遛鸟盘手串。老穆也不怎么亲自动手干活,都是由老曹在领着工人徒弟们做活,老穆里里外外拉关系跑业务。

    .

    老穆在傍晚时分和酒吧里的一个寂寞的小白领相互看顺了眼,灌了一肚子假洋酒之后,便挽在一起直奔酒店而去。

    老穆在这些方面是个讲究人,从来不干提上裤子就翻脸的事情。即便是一夜情,也会在清晨很温柔的和对方告别,该结帐结帐该贴车钱就贴,一点不含糊,有时候还会和妞一起吃个早餐。

    如此,和老穆勾兑过的妞对他都有很好的印象,想和老穆长期稳定发展的大有人在,但老穆却不想,他只是在泡妞而已。即便夜晚威猛中不乏风度,可事实上回过头老穆连名字也没记住几个。

    这会儿是凌晨十二点左右,老穆和妞约会时从没有这么早就撤退过,不但不尽兴不说,还显得人品很渣。平日里在酒店房间里和妞浪完,哪怕再感觉索然无味他也会陪妞到天亮,一夜情也要讲究个有始有终。

    今天这么早离开,连老穆自己都说不上原因,总感觉心里很慌,很不踏实。匆匆忙和白领妞练完几回合散手,便在妞幽怨的眼神中渣男了一把,先行撤退了。

    在出租车上顺手给卓杨发了条短信,夸夸卓杨球进得漂亮。其实老穆几乎不看足球,看也只看新闻里马迪堡的集锦片段,看看兄弟卓杨。

    卓杨现在很能挣钱,算是个阔佬,自己这个小修车行虽然暂时还发达不了,但也算是个起步。老穆心说。

    .

    北京一年四季风总是很大,初春尤甚,干燥的空气从北方席卷而来,时不时还裹挟着沙尘。

    深夜空旷的道路上,出租车一路飞驰,不多时间就到了修车行所在的昌平。天空很晴朗,路灯和月光将夜打扮得敞亮生辉,晚霞映红了前方半个夜空。

    晚霞?此时的凌晨半夜并不是晚霞应该出现的时间。刹那间忽闻道路周遭消防车凄厉的警笛声四起!

    着火了!

    恒顺通修车行失火了!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