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九一章 雨玫的雨中玫瑰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九一章 雨玫的雨中玫瑰

    就算春天已经到来,夜晚的蒙蒙细雨仍然寒冷无比,路灯在雨雾散发出的光晕圈也不能让人有一丝的暖意。

    刚才在路过旁边的花店时,卓杨想起家里餐桌上、陶艺的花瓶自从姐姐回国之后就空了,怪不得总感觉房间里缺少了颜色。也不懂花和花语,就觉得店里的玫瑰在夜晚看起来很娇艳,灯光下的暗红很衬灯光下的细雨。便信买上一支,一打着伞,一捏着玫瑰,慢悠悠破开雨幕往回家走去。

    雨丝很细很细,时不时随风摇着就会钻进伞底,不多会儿玫瑰的花瓣上就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滴露,像出浴的美人。

    卓杨能想起给家里添上一支花作为少许装饰,是因为贝芙莉·邓要回来了。

    自从去年圣诞之前在法国里昂场分别,转眼已经两个多月了,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眨眼。贝芙莉也没说具体什么时间回来,反正就在这一两天,她要先回去巴黎看看自己家人。

    明天球队就要去英国,去和纽卡斯尔联队打联盟杯16强淘汰赛首回合,然后去打联赛客场,算上来回路程,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没关系,贝芙莉知道‘左岸’小卷毛那有家里的钥匙,小卷毛也认识贝芙莉。

    又没电了,都怪小猪,从半岛上洗完澡去和戈麦斯、兰德吃饭的时候,原本还有半格电,小猪一通长聊直接就打得关了。

    小猪这么开心,是因为下午在德国足协杯,拜仁慕尼黑客场:0狂胜弗赖堡,杀进了四强。虽然小猪打满全场一个球没进,但他助攻六次,打破了足协杯单场助攻记录。不打diànhuà过来炫耀一番,那就不是小猪了。

    也不知道贝芙莉给我打diànhuà没?有没有可能今天就回来呢?没准这会儿回去贝芙莉就在家等着我呢,她会不会已经也洗完澡了……

    想到这里,卓杨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许多。急匆匆的样子,才更像一个雨赶路的正常人。

    转过已经打烊了的‘左岸’屋檐拐角,卓杨失望了,小二楼里还是黑灯瞎火,只有浅色的外墙在雨夜散发出一种挣扎的白。

    矮篱笆门旁边的路灯上次被老宋一脚踢亮,市政的工人来了之后便说没毛病。于是,卓杨每天夜归的时候,都要去踢上一脚,‘唰’就亮了起来。是啊,没毛病。

    没过几天,卓杨也就懒得去踢它了,路灯是给路上的行人用的,不是为了照亮屋子里的人。卓杨想起瞎子打灯笼的故事,便琢磨着是不是给灯杆上挂上一块牌子,上写‘踢我就亮’,好方便过路的人。又想了想,没有去多此一举。

    白天不需要灯,晚上看不见牌子。

    欠扁的路灯再过去,就是那棵闹鬼的栾树,因为它的树荫下已经两次突然冒出一个人,把毫无防备的卓杨吓一哆嗦。一次是贝芙莉,一次是老宋。

    想起这些,卓杨又哑然失笑,瞟了一眼过去……

    “谁?!”

    “……卓杨……”一声娇啼,便冷香软玉入怀。

    “……”卓杨大吃一惊:“雨玫,你怎么来了?”大眼睛女孩——萝丝孙雨玫!

    “呜……呜呜……”也不说话,躲在卓杨怀里只管哭。

    ‘哐!’揽着孙雨玫,卓杨忙里偷闲出脚将路灯唤醒,这才看清楚怀的女孩。

    穿得倒是不单薄,但紫色的小羽绒服已经有些湿了,背着一只小双肩包,脚边还放着一个拉杆皮箱。用捏着玫瑰的腾出根指,拨开紧贴在女孩脸上湿漉漉的齐肩黑发,雨玫抖动的睫毛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

    “……呜……,我被赶出来了……没地方去了……,呜……”

    这是怎么回事?被谁赶出来了?“雨玫……,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呜……,卓杨,你会收留我吗?……”

    娇滴滴带着哭腔的恳求,可把卓杨心疼坏了。“雨玫,这就是你的家,随时都是你的家。”

    “谢谢你卓杨,我就知道到你这里来准没错。”

    “雨玫,到底出了什……”话还没说完……

    “这花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卓杨很自然就把玫瑰递给了孙雨玫。

    雨的玫瑰,雨玫,天意呐!

    雨玫接过娇艳的雨玫,又把头埋进了卓杨的怀里……

    “卓杨,她……是谁?”

    不远处,贝芙莉·邓举着伞,背着小双肩包,脚边有一支拉杆皮箱,满脸的惊愕。

    在小二楼的客厅里,个人大眼瞪小眼,就那么坐着。

    稍一介绍,孙雨玫和贝芙莉便知道了彼此。贝芙莉还住在这里的时候,没少撞见卓杨和一个女孩煲diànhuà粥,那时候她就知道卓杨有个在英国的华人红颜知己。孙雨玫就更不用说了,全世界现在都知道卓杨的女友叫贝芙莉·邓。

    刚才把两个妞拉进屋子,都先把自己收拾干爽利索之后,卓杨才问起了详细缘由。

    孙雨玫没出什么事,就是和父母吵架了,吵得挺厉害,老爸老妈一气之下把她轰出了家门。已经是地道的伦敦人了,怎么可能没地方可去,大学里宿舍都能凑合。但雨玫就是想离得远远的,跑越远越好,卓杨这里非常合适。

    至于为了什么和父母吵架,雨玫不肯说。“……卓杨,你就别问了。咱们不是朋友吗?”

    这话一点都没错,那便不问就是了。

    “卓杨,我可能要在你这里住很长时间,你别赶我啊?”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甜妞。

    “瞧你说的,踏踏实实住着,想住多久住多久,明儿我给你配一把钥匙。”不知道为什么,卓杨总想在雨玫面前体贴一点,再体贴一点。

    “……我……出来没带多少钱……”大眼睛继续忽闪忽闪。

    “喏,这张**我还没用过,……我用不着这玩意儿,你先拿着刷,原始密码六个零……一二十万的额度一定是有的。”好一个壕。

    “不不不,我用不了这么多,你借我点钱就好了,我一定会还你的。”孙雨玫有些慌,但眼神里的感动却并不需要隐藏。

    “你拿着呗,甭客气,来,听话。”

    “……谢谢你,卓杨……”

    看着两个人用你来我往,贝芙莉的心不停往下沉、下沉……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