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八一章 黑鹰出手平祸端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八一章 黑鹰出手平祸端

    华纳·萨罗扬是卓杨在音乐大学里不多的几个好朋友之一,虽然比不上马克·文斯特那么铁,但关系也算相当好,同是钢琴系的萨罗扬也是马克和卓杨共同的朋友。

    据萨罗扬带来的消息,特鲁·哈勒沃森已经在大学里放出了话,他要起诉马克,刑事民事共同起诉,不但要让马克坐大牢,还要付出高额赔偿。

    还是因为面子实在下不来,经此一役,哈勒沃森再也不能在校园里摆出带头大哥的范儿。要是被那个卓杨揍了都不算丢人,可让一个其貌不扬的马克·文斯特把你捶成了三孙子,你还摆个屁的谱呀,要不要脸了?

    这几天,哈勒沃森明显感觉自己在gay圈里说话不像以前那么好使了,大家开始对他缺乏以前那种固有的尊重,甚至几个‘女’朋友也开始和别人眉来眼去。

    这都怪那个该死的马克·文斯特,我绝不能饶过他。想就这么一走了之?门儿也没有!

    哈勒沃森准备以牙齿损伤和脑震荡为由起诉马克轻伤害,牙被打掉了一颗是事实,脑震荡却是无中生有,可这玩意儿属于自诉症状,我说有它就有,到底有没有什么仪器都检查不出来,反正我头疼头晕犯恶心。

    在德国的法律里,牙齿掉落和脑震荡都属于轻伤害范畴。

    现在哈勒沃森只是在等待一份脑外伤后遗症的医学诊断证明,拿到这个东西后,他就将起诉马克,刑事附带民事。

    事情麻烦了,卓杨经过一年多前那场官司之后,对德国法律有了足够的了解,马克败诉的概率几乎为百分之百。若果真如此,他不得不面临牢狱之灾和高额民事赔偿。这对于处在人生最低谷的马克·文斯特来说,更是一次严酷的打击,而对文斯特家庭,则是一座难以逾越过去的万仞山。

    卓杨越想越气愤,越想越替自己的死党难过,他就见不得好人没有好报,见不得好人饱受磨难,何况那是自己的朋友。卓杨默不作声给大sb和光头柯利弗又斟完一圈茶,用小毛巾擦了擦手。

    “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出去一趟。”起身便要往外走。

    他要去干什么,大sb和柯利弗心知肚明,刚才他们已经把事情来龙去脉听了个清清楚楚。卓杨铁定是要去找哈勒沃森的麻烦,要去替马克把这个梁子架起来。

    “kg,你先等一下,你回来坐下。”大sb叫住卓杨:“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

    前一阵子在半岛铁盒跟大sb聊天的时候,听这家伙说他只喝咖啡和啤酒,对茶叶从来没接触过,卓杨当即就嘲笑了一番:“你也太没文化了,只有会喝茶的人才算懂得生活,不喝茶的人不足以谈人生。知道那个英国女王吗?伊丽莎白老大娘把中国武夷山的金骏眉迷得跟宝一样,每天下午茶要是不喝上一壶这个,她就感觉自己活不过当天夜里。可那个玩意儿在中国满大街都是,根本算不上稀罕东西。”

    于是,卓杨和大sb约好,过两天姐姐卓秋天托人给捎来的六安瓜片到了之后,他请半岛铁盒老板见识一下中国的茶文化,见识一下何谓茶的逼格。

    这不,前天茶叶刚到,今天就把大sb约来了。光头柯利弗则是听到了风声,自己颠儿颠儿跟过来的,卓杨自然也是举双手欢迎。

    “这种事情你亲自出面太招摇,目标太大,还是交给我来办。”

    卓杨闻言扭头看着大sb,半晌没有说话,很显然心里有些犹豫。柯利弗笑呵呵说:“kg,就交给大sb吧,准没错。”

    卓杨坐回沙发上,把公道杯里的茶又给大家沏上,他知道大sb在汉诺威市是个很有手段的人。想了想,自己出面确实不太方便,一旦分寸把握不好,救不了马克不说,还容易让对方把自己也讹上。虽然自己并不怕事,也有办法让哈勒沃森不敢招惹自己,但现在最重要是要救马克。

    沉吟片刻,也就没再去矫情,卓杨说:“大sb,有把握没有?需要花钱的地方给我说一下。”

    “小事儿一桩,花不了多钱,你甭管了,就当你什么也不知道。”大sb说得轻描淡写。“那个哈勒沃森我也有所耳闻,风云人物嘛!平日里很能折腾。”

    “大概是在一年前的样子,他和黑鹰帮的几个人有点过节,好像是为了一个捷克的鸭仔……,嗨,都是他们gay圈里的那点龌龊事儿。”

    再好再美丽的城市,也都少不了一些地表之下的组织,黑鹰帮就是汉诺威的一股黑社会势力。‘黑鹰’这个名字据说来源于纳粹党徽上那只扭头向左看的鹰,可想而知这些家伙的都是些什么货色,一水儿的精神纳粹余孽。不过,黑鹰帮成员以工厂和码头上的产业工人居多,也有一些在各大夜场中看场子的打手,这些家伙相当一部分还都是马迪堡的球迷。

    卓杨在去年九月代表马迪堡俱乐部,去医院看望过一个心脏移植的七岁小球迷。后来听说,这个叫小布鲁姆的孩子,他父亲就是黑鹰帮的一个头目。

    “不过呢,看在他是音乐大学学生的份上,黑鹰帮那几个也就算了,没怎么计较。”

    汉诺威音乐大学是整个德国的骄傲,更是汉诺威城市的荣耀。爱屋及乌,所有市民,不管是哪个阶层,都非常喜爱和尊敬这里的莘莘学子,对他们普遍都很宽容。不过,现在汉诺威又多了一个城市骄傲,那便是马迪堡俱乐部。

    “我给他们打声招呼,去把那点过节了结清楚就是了,顺便解决一下马克的问题,不叫事儿。”

    接触的时间久了,卓杨知道‘大sb’斯宾塞·格兰瑟姆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酒吧老板那么简单,也不光是在球迷看台上有号召力。

    当天傍晚,特鲁·哈勒沃森被人用电话诓出了音乐大学校园。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里,这家伙可爽翻了,黑鹰帮里有不少谷道爱好者,走起旱路来花样相当多,十八般武艺煎炒烹炸。

    反正呀,也不知哈勒沃森是被征服了还是被恐吓了,也不知他是在幸福中迷茫还是恐惧中恍惚,总之,哈勒沃森步履蹒跚着返回音乐大学之后,绝口不再提起诉马克·文斯特的事。

    这一页,就这样看似沉重,却又轻轻被翻了过去。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