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八〇章 卓杨单骑退群敌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八〇章 卓杨单骑退群敌

    卓杨是接到同学华纳萨罗扬的diànhuà,说是马克和哈勒沃森打架了,闻听当时他大吃一惊。哈勒沃森的体格卓杨是知道的,马克明显不是对手。没顾上啰嗦,蹬上车子就赶了过来。

    小二楼离着音乐大学没多远,几分钟的路,过来正赶上两帮人在教学楼前面对峙。马克在音乐大学人缘很好,比卓杨好得多,有的是给他呐喊助威的人。哈勒沃森这一边基本上是他们社团和健身的健友,其实重合度挺高。

    卓杨把单车往两拨人中间一扔,看看哈勒沃森再看看马克,纳闷了:马克不像挨过揍的样子呀,倒是这个货披头散发满脸肿,什么情况?

    “你没吃亏吧?”卓杨问马克。马克一缩脖子:“老子一下没挨上。”

    嘿,这就好玩了!得,没吃亏就好,先处理这些杂碎吧。一扭头:“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哈勒沃森这帮人有点傻了,自埃菲尔山脚之战后,最起码在汉诺威谁能不知道卓杨一个能打几十个?那几十个还都是比普通人强悍的职业球员。前一阵子校园里有帮多事的人想成立一个中国功夫学生社团,邀请卓杨来当社长。卓杨特别没好气:去去去,哪凉快哪玩去!

    哈勒沃森等人有些骑虎难下了,打吧,其实都是些只会欺负弱小的怂人,他们哪有胆子和卓杨这样的猛人放对走吧,太丢脸,羞刀难入鞘。要么说艺术生脑子好使,马上就有人站出来摆道理。

    “卓杨,明显是马克”

    “闭嘴!老子不是来讲理的,老子是来打架的。就说想怎么打吧?”

    还打个屁,这里是大学,一帮腿脚慢的教授们闻讯赶来,制止了事态继续恶化,两堆人皆做鸟兽散。

    然而,卓杨和马克大意了,他俩认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以后互不招惹就好。但哈勒沃森常年组织各种社团huódòng,是学校里的活跃分子,有一定政治斗争经验。哈勒沃森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在教授联席会议上控诉马克文斯特对他无端进行殴打。

    事情闹开来了,明面上马克不占理,哈勒沃森一口咬定就是一次普通口角,招惹来了马克的殴打,他自己没有还手。马克把前因后果讲出来,但没有证据,没人看见哈勒沃森企图强女干他,他的陈述无法采信。

    音乐大学是个严谨而开放的地方,开放指的是它在艺术上的追求和学术风气,严谨是他的校规。大学里很多年没有出现过打架事件了,艺术领域内的斯文人极其反感野蛮的暴力,何况这次是光天化日之下在校门口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造成的影响十分恶劣。再加上哈勒沃森很敏感的身份,一些特殊人群社团已经扬言必须给出说法,否则就要怎样云云。

    最终,教授联席会议作出决定,开除殴打同学的钢琴系第六学期学生,德国人马克文斯特。

    卓杨找到阿里瓦迪和卡尔诺曼两位大教授据理力争,试图为马克说请,但没能成功。

    “卓杨,我们都知道马克讲述的是事实,但证据呢?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马克遭遇了什么,但那不是他可以打人的理由。他是个好孩子,但错了就是错了。这件事情的处理你必须要理解,教授联席会议面对很大的舆论压力”

    卓杨的说情,两位大教授的恻隐之心,还是起到了点效果,马克被勒令自动退学。结局虽然一样,但面子上多少能好看一点,类似于球队主教练被炒鱿鱼和主动cízhí的意义。

    那两天卓杨一直陪在马克身边,直到马克的父亲文斯特先生到来。

    文斯特先生是一名红酒小xiāoshòu商,挣钱养家很是辛苦,马克的家境也不是很宽裕,他是家中独子,来到音乐大学钢琴系深造寄托着父母的期望和梦想。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文斯特先生的打击有多大。

    卓杨陪着马克去接他的父亲,刚一见面,父亲鹰隼一般的目光便直勾勾盯住儿子,随即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孽子,不争气的东西!”

    马克捂着脸眼泪都下来了,卓杨看不下去:“文斯特先生,这件事不能怪马克,他很委屈”

    文斯特又转过来盯着卓杨:“我知道你是卓杨,大明星,可这是我的家事,没你说话的份儿。”

    听闻这很不客气的语气,卓杨也就没了好气:“对不起,文斯特先生,我并不是以明星的身份在这里,我是马克的朋友,他现在正是最需要家人的时候,您不能这样对他。”

    “卓杨先生,好像用不着你来教育我该怎样去当一个父亲。现在,我和马克要单独待在一起。”文斯特先生下起了逐客令。

    “文斯特先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我再说一次,你没有资格来教我怎样做一个父亲。对不起,卓杨先生,你该离开了!”

    “你”

    还是马克拉住了卓杨,毕竟是自己好朋友的父亲,卓杨让文斯特先生怼得没脾气。

    文斯特先生根本就见不到教授联席会议里的人,只有马克的导师卡尔诺曼教授赏了他一面,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文斯特先生又想去找哈勒沃森求情,但此时马克表现出少有的刚烈:“父亲,你敢去给那个垃圾下软话,我一定会死给你看。”虽然又挨了一记耳光,但老文斯特先生终于还是没有去见哈勒沃森。

    也许文斯特先生心里很清楚,就算哈勒沃森表示不计较也于事无补,教授联席会议的决定谁也更改不了,校董会也要尊重教授们的权力。

    bànlǐ完退学手续,马克文斯特和父亲黯然返回了法兰克福的家。

    原本事情到此为止,哈勒沃森的控诉毁掉了马克的学业,他应该是一副洋洋得意大获全胜的样子才是,然而并不。还没等卓杨想出一个报复他的法子,哈勒沃森又横出幺蛾子。

    今天早上卓杨正在家中请大sb和光头柯利弗品茗来自中国的六安瓜片,一套仿古茶海玩得有模有样,钢琴系同学华纳萨罗扬突然急匆匆登门,带来了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

    特鲁哈勒沃森准备走司法程序,起诉马克文斯特故意伤害。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