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五三章 沃恩斯再中一招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五三章 沃恩斯再中一招

    卓杨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一点什么事情。

    下半程比赛安排得很紧,客场打完勒沃库森四天后,马迪堡就要在主场迎战多特蒙德,这又是一只传统劲旅。

    卓杨狼吞虎咽吃完早餐,早餐是面包奶酪、咸菜牛奶还有腌鳕鱼,很是中西合璧。看着有些凌乱的客厅,唉,家里缺少一个女人呐!

    冬歇期过后,小二楼里基本上就是卓杨在独居,埃及人哈桑米多在这里混过两天也找到新公寓搬走了。倒不是卓杨赶他走,也不是因为米多穆斯林身份生活习惯上有差异,还是因为钢琴闹的。回到家中,卓杨并不是一个太好的相处同伴,相比起在半岛上,他显得安静,不是很喜欢瞎聊天和看肥皂剧。

    卓杨匆匆收拾完客厅里积攒了好几天的生活垃圾,区区一点打扫,竟然让他感觉有点累。卓杨不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尊处优的人,相反父亲母亲从很小时候就让他和卓秋天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只不过,就像很多男人喜欢烧菜烹饪却不愿意刷锅洗碗一样,对于打扫房间这种和创意与成就感扯不上一点关系的简单劳动,卓杨干起来总是会累得气喘吁吁。

    联赛一场接着一场,过两天就要迎来大黄蜂多特蒙德,卓杨和马迪堡现在并不惧怕这种传统豪强,但今天早上一起床,卓杨就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事情。

    去门口取回当天的报纸,卓杨窝在沙发上一目十行浏览起来。送报纸的小弗雷德是学校里棒球社团成员,喜欢隔着老远把报纸卷成一捆扔向门口,指哪打哪很是有准头。有一次大清早他给小二楼送报纸,报纸凌空打着旋直飞向卓杨家大门,谁知家主人刚好开门出去晨跑。

    眼看报纸暗器就要砸在脸上,也就是卓杨,眼明手快单手稳稳接住,哐嘡!小弗雷德被惊得连人带单车栽在地上。

    **报足球版上有自己大篇幅报道,卓杨已经习以为常懒得看了,各种10和最佳阵容也都见怪不怪。卓杨饶有兴趣地看起了2005年最新一期的德国国家队大名单。

    名单变化不大,除了一两位新人有待克林斯曼现场考察之外,还都是那些老面孔。好兄弟小猪施魏因斯泰格和姥爷默特萨克已经成了国家队固定成员,马迪堡还是只有火枪手戈麦斯一人入选。

    别看下一轮的对手多特蒙德境况不佳,可人家仍然有两名球员入选了新一届国家队,队长沃恩斯和后腰凯尔,沃恩斯???

    我操,想起来了,把沃恩斯给忘了!卓杨恍然大悟。

    去年11月沃恩斯联系卓杨要在足协杯中找回联赛中被逼平的场子,却被卓杨和渣叔坑了一个跟头,酱油加队陪着多特蒙德全主力玩了一把,沃恩斯那口气憋得差点没要了自己命。

    咦,不对呀,沃恩斯这会儿应该打**过来再约场子嘛,怎么不见动静了?

    克里斯蒂安沃恩斯这会儿也正犯嘀咕呢,他很犹豫要不要再和卓杨约下场子,不约吧,连接两口恶气实在憋得人难受,约吧,实话实说,他现在有点怵那个一肚子坏水的中国人。

    沃恩斯是足坛难得一见的老实人,去年被阴完还让卓杨怼得连个完整话都说不出口。回过头想明白自己是中了邪招,但他也清楚拿这去说事肯定还是不占理儿,谁让自己嘴笨来着。

    而且不光因为卓杨,多特蒙德目前情况不是太好,也让沃恩斯少了一些与马迪堡捉对厮杀叫板的底气。

    多特蒙德上半赛季表现很不理想,仅积19分排名都到了十来名开外。而马迪堡上半程排名高居第七,作为一个升班马颇有些惊艳的感觉。何况马迪堡上一场刚刚40宰割了昔日豪强勒沃库森,上升势头依然非常明显。

    去年那场被忽悠了的足协杯比赛,其重要性对于卓杨和沃恩斯个人来说都不值得一提,但对两家俱乐部却都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

    马迪堡从那场比赛中发现了众多队球员完全可堪一用,这才在冬歇期下决心大手笔更换添补阵容,六名梯队球员从此踏上德甲赛场。

    而多特蒙德全主力作战却玄之又玄21险胜别人家的三四线阵容,让主教练荷兰人范马克维尔在赛后开始大幅度调整主力阵容和阵型打法,魏登费勒、里肯、德德等人让位给了沃姆兹、奥东科尔、奥利塞赫等人,阵型也从442变成了451。

    您还别说,调整之后上半程最后几场比赛多特蒙德很有所回升,如若不然,大黄蜂这会儿铁定待在降级区里,脸都不知道往哪搁。

    沃恩斯正胡思乱想呢,**响了起来,拿起来观瞧:哟呵,卓杨打来的。沃恩斯**本里可存着卓杨的名字呢。

    这小子想干什么呀?又有什么幺蛾子?沃恩斯都怕了卓杨的蔫坏,丝毫不敢大意,非常谨慎接通**,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拆手雷的保险环。

    “喂,喂,是沃恩斯吗?我是卓杨呀,喂喂,有人在吗?”

    沃恩斯接通**后都没敢主动搭腔,生怕再被卓杨绕进去。

    “喂喂,能听见吗?**不好”

    “我是沃恩斯,说!”

    卓杨暗自偷笑:隔着几百公里都能感觉到这哥们儿的谨慎,他是得有多忌讳我呀!

    “你在啊,那什么,过两天你们就来汉诺威了,我想问问你们在接待上面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我们马迪堡好提前安排。”绝口不提约场子的事儿。

    沃恩斯:“”

    这他妈是咱俩该操心的事吗?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呀?

    “喂喂,能听到吗?怎么没声儿了?这该死的**!”

    “我听着呢,你说!”

    “哦,是这样啊,沃恩斯。看你们训练踩场是喜欢长草呢?还是短草?是干场地呢还是湿场地?浇水是三分透还是七分透,要么干脆全透你看怎样?喂喂,在听着么?”

    “我听着呢,你接着说!”沃恩斯脑门上青筋都绷出来了。

    “你知道啊,这个冬季草皮的养护那可是一个大工程,不过说到这个草呢,我想起了昨天看的电视里那些非洲动物。知道吗沃恩斯?那些动物一到交配的季节”

    “卓杨!!”沃恩斯还是没憋住,再听下去怕是要发疯。“咱俩还是说说球场上见真章的事情吧!”

    “喂喂,沃恩斯你有在听吗?喂喂,这**”

    “我听着呢,清晰得很咱俩好好说说后天球场上”沃恩斯强压住憋屈。

    “喂唯!这他妈该死的**!”哐嘡!卓杨把**挂了。

    沃恩斯被一口气咽回去差点怼出肝震荡,他感觉自己肺叶子上都在滴血。

    那头,卓杨妖气十足抿着嘴偷笑,这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清晨。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