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〇八章 祖母绿浪漫情怀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一〇八章 祖母绿浪漫情怀

    肖远山开着自己的大众宝来赶往去爷爷家的路上,并不是他买不起现在时兴的宝马和奔驰,他是不愿意张扬,这也是大部分有志政坛的红色衙内们普遍的心态。

    肖远山刚从承德过来,半道上特意小饶了一点路,因为他出发前检查车辆时,发现该加机油了,而且里程数也到了更换三滤的时候,于是便专门去了趟那家汽修小厂。肖远山不是很喜欢去4S店,那里的人太爱耍小聪明,每个毛孔都清晰写满了要宰人。他并不在乎那点钱,肖远山从生下来就没为金钱发愁过,他是不想花了钱还让人背后说是凯子。

    当然,那些人并不知道他肖远山的身份,否则他们绝没有胆子乱要价。肖远山也不会为了修车省俩钱就给他们说自己是谁谁,犯不着他们也不配。

    刚才去的那家小修理厂的老板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称呼他‘肖老板’。肖远山是在前年一次突发爆胎后无意中认识了这间叫做‘恒顺通’的小修车行,接触中他发现老板是个难得的实诚人,手艺精湛不说,一就是一绝不乱宰人,这让肖远山顿生好感。所以,此后但凡汽车需要处理一些小毛病,他都会来这家小厂,也时不时偷得半日闲和老板泡上一壶茶聊聊天。一来二去,他也成了这家小修车行的常客和熟人。

    刚才那个叫‘老穆’的小年轻手脚非常麻利,利利索索就加完了机油也更换了三滤,肖远山的大红袍才品下去两泡,他连车都顺手洗得干干净净了。听说他是老板的外甥,非常机灵的一个小伙子。

    肖远山去承德,是为了给爷爷和奶奶取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肖远山的爷爷是开国上将,红军和解放军著名的儒将,一生戎马功勋卓著。而他的奶奶也是一位传奇,一路跟随队伍从瑞金走到了延安。爷爷和奶奶分别以正国级和副国级离休,两位老人家伉俪情深,当得起革命眷侣四个字。

    爷爷和奶奶只有一个子女,便是肖远山那位出生在长征途中的父亲。因为建国后的各种**和派系斗争,父亲的发展情况并不理想,前些年以少将军衔从军队退休了,这在红二代当中很是稀松平常。

    原本因为后继乏力肖家会慢慢消失在中国的政坛上,混好了凭借老一辈的情分做点大生意去当一个富豪,这也是许多落魄红色豪门无可奈何的选择。但最近几年,肖家却因为时局变化迎来了发展契机。

    爷爷他们那一派系的重量级人物陆续翻身走上前台,其中不乏当年受过爷爷恩惠的人。更为重要的一点,即将年满百岁的爷爷奶奶都还活着,身体还都算硬朗,这就成了肖家无可比拟的优势所在。

    肖远山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他还有两个兄长。大哥肖怀山现在南方某省任副省长,眼看下一步便能加常务进常委,发展前景被人看好。肖家是军旅起家,自然不能放弃这一根本之地,二哥肖念山在二炮某部任师政委。

    而年不满三十的肖远山能在首都下辖区县,成为正处级的区委副书记,常委,已然算得上政坛新星了。

    肖家第三代的发展呈现良好势头,但不可能三兄弟齐头并进,一家坐大并不是另外那些红色老臣情愿看到的,大家也都在相互制约,所以,肖家目前面临政治资源向三兄弟谁倾斜的问题。

    老二因为身在军队系统,于是,肖家内部的争夺就集中体现在大哥肖怀山和老三肖远山身上。大哥相对身居高位而且父母比较器重他,但肖远山也有自己的优势,年轻又不乏稳重不说,更重要一点,奶奶喜欢他。

    大宅门里明争暗斗也是非常残酷的,谁都不敢有丝毫差错,小心翼翼同时也不忘给对方脚下楔钉子,仕途险恶并不仅仅体现在外部。

    肖远山今天去承德的别墅,就是因为奶奶突然想看看那枚祖母绿的戒指,那可以算得上是爷爷奶奶的定情之物了,是当年贺老总在长征前慷慨相赠于爷爷,爷爷又送给了奶奶。因为部队被彻底打乱,爷爷和奶奶并没有在一起同走长征路,这枚戒指寄托着奶奶那段艰苦岁月的相思和烽火连天下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

    据说这枚价值不菲的祖母绿是贺老总两把菜刀闹革命时从某个地主大户家抄来的,是人家祖传的镇家之宝,别说是明眼人,就连外行人一看都能知道其价值连城。

    想到这里,肖远山伸手去摸了摸副驾驶座上大衣的口袋,装有祖母绿的檀木小盒子就在兜里。

    坏了,东西呢?怎么不见了!!

    ‘吱——!!’凄厉的刹车声,宝来车停在了路中间。

    .

    老穆正蹲在地上把一块汽车发动机电脑板EcU用化油器清洗剂喷了又喷,他最近对这玩意儿兴趣很大。

    4S店‘更换’EcU的利润都在三倍以上,原价三四千的板子管你要上个万儿八千算是给熟人面子。事实上,老穆心里清楚,4S店连那三四千的成本也不会花,找个会维修集成微电路的人掏上百十块钱拾掇好,再装上一个翻新的外壳,就当成全新的重新卖给客户了。老穆最近就琢磨着把这一块搞懂,把生意从4S店那里抢过来。北京下雨爱发大水,被淹死的汽车不管是不是这方面的毛病,修理厂全都能忽悠着让车主更换发动机电脑板。

    你们挣一万,我只挣六千就够了。

    老穆自夏天来到小舅这个‘恒顺通’修车行后,当天便立威拿鼎,赶走了刺毛的起子。从那天起,车行所有人见了老穆都规规矩矩,老穆成了车行里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二当家。

    无论是手艺还是性格,老穆在这里都是拔份儿的,谁不服气也不行。刚开始自然也有人看不惯他这么年轻个小屁孩指手划脚,可不管是玩文的武的,耍心眼也好撂挑子也罢,老穆全都接了下来,一个人把车行打理得顺顺当当。于是,时间稍微一长,那些想法多的人就全傻眼了:这小子是个手底下真有料的人。

    时至今日,老穆不但在车行里吆三喝五,而且一改此前小舅那种老好人的作风,对内管理严格正轨,对外该宰的宰,该黑的黑,只不过底线分明对待老客户和明显工薪阶层的车主不下刀子而已。面对那些整天咋咋呼呼的暴发户肥羊,不去宰上一刀子很有点昧良心,上对不起天理下对不起祖宗。

    于是,修车行收入大增,所有人也水涨船高奖金翻番,落得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