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〇八一章 遇文盲交换球衣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〇八一章 遇文盲交换球衣

    “小子,球踢得不错。不过,你打了我的小兄弟,这事儿想怎么了?”卓杨一边发问,一边懒洋洋揪了揪因为汗湿而贴在身上的球衣。半大小子们约架时通常都要先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耍嘴炮,显得自己很酷很**,有的掏耳朵有的揉眼屎,卓杨也是属于这类臭德行。

    谁知拉莫斯听见这话表现出一脸懵逼,他根本不知道卓杨在说什么,因为——拉莫斯不懂英语!

    卓杨一看拉莫斯的这副表情,马上就明白了这小子是个文盲——一个欧洲人连英语都不会,在卓杨看来那就是文盲。这下卓杨也抓瞎了,他精通英语、德语,现在又学会了法语。还跟二哥蒙托利沃和方片格罗索混了一些半吊子意大利语,反正骂脏话没问题。这几大欧洲语种他都能对付,可偏偏不会西班牙语,一句也不会。偏偏拉莫斯就只会西班牙语,就连近亲葡语他都不懂。

    于是,两个人两脸懵逼,语言都不通还扯什么蛋呀?

    拉莫斯寻思:卓杨是想和我说什么呢?打招呼?今天天气哈哈哈?正瞎琢磨呢,猛然发现卓杨在揪着自己的球衣。拉莫斯恍然大悟:噢,人家这是找我交换球衣来了。

    拉莫斯干脆利索地脱掉身上的红白条纹球衣,满面微笑着给卓杨递了过去,同时很客气地说:“%!$%+#^@*#%……”

    虽然同样不知所云,但卓杨知道事情完全搞叉劈了。他看着拉莫斯递过来的球衣哭笑不得:算了,也就只能这样,这还摆个屁的谱呀!于是他也趁势脱掉自己的蓝白间条衫,真的去和拉莫斯来了次和睦融洽的球衣交换,此场景也是这个充满炸药的夜晚里唯一和谐的一幕。

    卓杨和拉莫斯互相拍了拍肩膀便结束了此番会晤,水爷很开心地走了。当然,此时的拉莫斯还没有得到‘水爷’这一绰号,此称谓是在几年之后才由卓杨送给他的。

    刚一拐进更衣室,蓬蓬凑过来:“卓哥,你刚才跟那小子说啥玩意儿呢?我没事儿啊,又没吃亏,过去就算了<b>www.shukeba.com</b>。”

    卓杨白了他一眼:“我跟他说,以后小心点,别让我碰见,见一次打一次。他说他错了,改。”

    “卓哥威武!”

    .

    这场比赛马迪堡有些得不偿失,输球没有多大个事儿,反正联盟杯就是为了锻炼队伍。再说这又不是淘汰赛,后面还有两场,能追把积分追回来就是了。三张红牌一堆黄牌也没有太大问题,道理也一样,联盟杯红黄牌又带不到联赛里。

    但火枪手戈麦斯的伤停却成了马迪堡的巨大损失,太划不来了。

    随着戈麦斯的迅速适应,他已经成为了马迪堡队内除卓杨外另一个稳定得分点,而且在联赛中能看出他状态越来越好,成功支撑起了马迪堡的锋线。但火枪手这一受伤,唯一能接替他的伊比舍维奇显然还太稚嫩,马迪堡在后面的德甲联赛中将会有大麻烦。

    也许,这场比赛唯一的收获,就是卓杨以13粒进球打破了自和优胜者杯合并以来,联盟杯单赛季的进球纪录,此前记录是前年波尔图巴西射手德尔莱·席尔瓦的12球。不过媒体们报道此事时,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个新纪录铁定会在赛季内被重新改写,因为卓杨最少还有两场联盟杯小组赛可踢。

    也许,还有一个收获,这个收获虽然是隐形的,无法数字化表示出来,但它显然要比记录重要的多。

    ——这场压力巨大强度极高的比赛,将会给马迪堡队内的年轻球员带来极大的提升和飞速成长,一如去年六剑客。

    .

    .

    “咦,卓哥,那不是贝芙莉吗?”蓬蓬大卫·路易斯扭着头看向一边,双手插在裤兜里,用胳膊肘碰了碰卓杨。

    卓杨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在进站入闸口那里,贝芙莉·邓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两人相距两三米,看起来贝芙莉像是在送人。

    进站和出站口相距并不近,蓬蓬好眼神呐,充分展示了他开阔的视野。

    和塞维利亚比赛完的隔天,马迪堡全队从西班牙返回,但在法兰克福机场准备转机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波折。汉诺威机场因为塔台通讯系统出现故障,机场临时关闭了,而且没有公布重新开放的具体时间。球队当机立断,改乘高速铁路返回了汉诺威。于是,刚一出汉诺威火车站出站口,眼尖的蓬蓬就看见了贝芙莉在送人。

    “那这样,你们大家先走,不用等我了,我和贝芙莉一起回去。”卓杨对渣叔和队友们说。

    外面有俱乐部的大巴在等他们,这一路会把每个人都送到各自家附近或者带回去半岛上的球员宿舍。原本卓杨当然是要和大家一起坐大巴的,但现在遇见贝芙莉,就不方便了。

    包括德国在内的很多地方,在这些地方的足球文化里,球队大巴上是不能坐女人的。这个规矩不会白纸黑字写出来,但长时间潜移默化后约定俗成,属于潜规则。这些,无关性别歧视。

    有些人说是因为风水,大巴上坐女人会不吉利,会输掉比赛,说这是一种讲究。

    其实哪有那么复杂!您想想,一大帮五大三粗没多少文化的汉子聚在一起,能聊些什么?无非句句不离裤腰带以下的地方。这种场合有个女人合适吗?有个女人在这里还让不让人好好聊天了?不热火朝天地聊些下三滥还怎么释放比赛压力?不一起探讨龌龊话题又怎么去增进球队团结?

    所以,时间一长就形成了规矩,时间一长不是风水它也成风水了。卓杨当然不会去破坏这种规矩,他是讲究人。

    “蓬蓬,你跟我走。喷子,你呢?”卓杨问杵着拐的马里奥·戈麦斯。一般情况下蓬蓬和火枪手每天都会去卓杨家混一顿饭,所以他才有这么一问。

    戈麦斯大腿的肌肉伤并无大碍,但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休养,无大碍是指不会留下病根和反复痼疾。短时间内戈麦斯大腿不能用太大力,所以他需要好好跟拐杖亲近几天。像这种辅助性恢复复合拐,是每个球队必备随行的医疗器械,因为你不知道哪块云彩会降雨。

    “我回家,今天就不去了,你让大姐头把羊蝎子给我留一点。”火枪手稍微有些强颜欢笑。正在状态火热比赛感觉越来越好的时候,被强行戛然而止,他能高兴得起来才怪。

    “我去坐大巴,回见。”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