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〇三九章 一首革命练习曲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〇三九章 一首革命练习曲

    其实,卓杨哪有那么不讲究,光是因为能喝酒就推荐兰德当副队长。要是照这个理儿,俄罗斯人尤里·日尔科夫才应该是马迪堡的国王。卓杨的酒量跟日尔科夫之间,差着两个阿尔沙文。

    卓杨之所以推荐兰德,是源自于内心的一种直觉,这种感觉产生于一年多以前,那场丙级联赛最后一轮的生死大战。

    在那场比赛中,因为小猪他们五剑客和矮脚虎哈斯勒都被禁赛或伤停,卓杨只能单独带领绝大多数替补为主的阵容硬拼强敌艾尔格博格。那场比赛,卓杨试图把整支球队扛在肩上,结果搞得他疲惫不堪,几近崩溃。幸好,在最紧要关头卡尔·兰德那句‘卓杨,请你信任我’点醒了他,终于让卓杨放下包袱带领球队冲上了乙级。

    而那场比赛对卓杨的启发非常大,从那以后,他在比赛中只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事,不会再去顾此失彼,不再犹豫不决。即便队友因为能力问题出现失误,没关系,我打回来就是。即便队友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对手,卓杨也不会去提心吊胆。你既然能站上球场,就说明你是目前球队中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那我便会始终信任你。

    丢球了,打回来便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是我最擅长的事情。

    卓杨的这种心态,让他在场上表现得宠辱不惊磅礴大气,领袖范十足。所以,卓杨现在成为马迪堡场上唯一的核心,攻防两端都依托他来运转,但他却没有出现疲惫和焦躁的情况,无论领先还是落后。这便是心态上成长的好处,这种成长甚至比技战术方面的成长更重要。

    而这一切,就源自于一年多以前疯狗兰德对他的点拨,虽然那并不是兰德有意为之。

    说不上为什么,卓杨通过这件事直觉地认为兰德是个能带领队友的人物,在这一点上他比岩石德拉斯还要更合适。具体理由卓杨说不出来,或者说他总结不出来。

    于是,他便向俱乐部推荐了兰德。以他在马迪堡的地位,推荐个副队长不叫事儿。可这理由又不能对兰德明说:那啥,我就是直觉,第六感,掐指一算……

    那就成玄学了,会更加说不清楚,会让兰德更觉得匪夷所思,索性卓杨便大嘴胡咧咧。什么嫡系,什么土著,全是他事后才安上去的理由,酒量那就更是纯属扯淡。我就推荐了,随便你怎么瞎琢磨。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兰德也只好信了,卓杨刚才对他说鳝段的食材原料是一种胖头鱼加豆腐,他还都深信不疑呢。

    .

    “……你都不知道,那豆腐切的,比头发丝也粗不了多少。然后立马过滚水再立马淋干,撒香油浇高汁儿,啧啧……”

    卓杨在家并不怎么爱聊足球,姐姐又在一旁,跟兰德谈女人聊风月显然也不合适。于是,他便和兰德吹起了中国美食。谈到吃,卓杨的能耐大了,把兰德听得呆萌傻晕。

    “……那王八,噢,就是鳖,它热啊,它热起来就会渴。哟,前面刚好有一碟酱汁儿,它就舔啊舔啊……,越舔越渴,咸呀。越渴越舔,你想象一下这个场景……,等把汁儿舔完了,鳖也刚好烤熟了。啧啧,那叫一个入味儿……”

    兰德快要崩溃了!

    “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不你别喝啤酒了,来点汁儿……”

    ‘酷嗵’!兰德从沙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果汁儿<b>www.shukeba.com</b>。”

    .

    不敢再听下去了,兰德怕自己会疯掉。

    “……卓杨,听说你新买的钢琴音色非常正,是金斯波格吗?”没话找话,说什么不重要,把话题岔开就行,聊钢琴聊拖拉机都行。

    “嘿,这你可问着了,卡尔。金斯波格还真不错,我以前在琴房里用的都是贝西斯坦和门德尔松,你也见过的,这金斯波格我听说过还真没玩过。我给你讲,尤其那低音的共鸣感,啧啧……”

    “哎,算了算了,走走,我弹给你听听。”

    卓杨知道兰德是个钢琴票友,而且是个欣赏门槛相当高的票友,虽然他只会听不会弹。

    汉诺威是座音乐之城,几乎每个市民都会捣鼓一两样乐器。卡尔·兰德虽然不会摆弄,但他音乐的鉴赏能力却很是不错,尤其钢琴,是骡子是马他一听就知道那不是驴。

    拉着兰德来到楼上琴室的白色金斯波格大三角钢琴边,卓杨信手就是一曲,他最近肖邦玩得比较多。几个强劲有力而又突兀的属七和弦开篇之后,伴随主旋律的便是一系列颗粒状的小调和旋。当然,既然自己玩玩,是为了给兰德炫耀音色,卓杨把节奏拉的比较舒缓,相当于慢练。

    “听听,怎么样?你听听这几个低音部和弦的音色……,怎么样?我踩下踏板,你再听听,……怎么样?”

    作为一个有点段位的钢琴欣赏票友,疯狗兰德当然非常熟悉这首肖邦的,他属于能在此曲悲怆之下看见磅礴和辉煌希望的那种层次。兰德微微点了点头,凝听的同时表达了对钢琴音色的赞赏。

    “我给你玩几个泛音啊……,怎么样?我的肖邦是不是有了点布鲁斯的感觉,哈哈哈……,厉害吧?我牛逼大了……”

    “……”兰德:“卓杨,你说这样经典的名曲,大师们当年在谱写的时候……,他们是先确定主旋律后,再将各种和旋揉碎搭配进去的,还是当初只需要主旋律?”

    “嗯……,我觉得,大师们在脑海中浮现这些经典的时候,一定是将配属的和弦一起表现的,这应该是一个整体。”卓杨嘴上和兰德聊着,手底下却没有停。

    “我甚至有时候觉得,许多主旋律其实是为了配合着和弦的表达,尤其是在行板的时候,你听啊……”

    “如果我把左手和弦停掉,只表现乐曲的主旋律,你再听啊……,你瞧,曲子还是这个曲子,但它又不是这支曲子了。”

    “其实乐章中没有那么纠结,只有主旋律必定不成曲,和弦不影响曲调,但它决定乐章的生命。对于和弦的表达,必须能随时拿来便用,信手转换不能毫无准备。无论是低音、高音,无论是大调小调,无和弦不乐章!”

    卓杨侃侃而谈,再扭头看去时,卡尔·兰德已然呆立而坐。

    进入爆发式情感宣泄的乐章B部,恢弘壮阔的英雄主义气概。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