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三部·米兰上空的妖 第三四一章 老英雄与世长辞

第三部·米兰上空的妖 第三四一章 老英雄与世长辞

    早上起床后,卓杨顾不得从阿尔卑斯山透过来的寒冷,上身只套上一件松垮垮的薄毛衣就开始了练琴。但最近他没什么心思去钻那些名家名曲,信手弹起了《我的祖国》。

    还有《英雄赞歌》、《黄河大合唱》等,这些都是他儿童时期刚开始学钢琴就学会了的曲子,最早背谱也是背的这些,熟得不能再熟了,五十年不去弹琴也忘不掉。每当卓杨弹起这些曲目的时候,就会浮想起自己童年时被母亲每天举着鸡毛掸子,威逼着练琴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但今天弹起这些曲子,卓杨想的是老穆的父亲穆叔。穆叔是老军人,卓杨小时候每当给他弹这些革命歌曲时穆叔便撇着嘴,嫌钢琴弹出来太软,没有全团大合唱那么有劲。虽然嫌弃,可穆叔还是总喜欢让卓杨弹给他听,听完后继续嫌弃。

    没弹多久,卓杨便停了下来,坐在琴凳上发了一会呆后,看看时间还行,就又给老穆把电话打了过去。

    .

    .

    “穆总,晚上广德楼有会,座儿都定好了。怎么样,我陪您去喽喽?”猴三儿哈着腰对老穆说。

    广德楼是前门外大栅栏一所老式戏园子,建成时间和巴黎大剧院、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差不多,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戏曲曲艺等演出,也就是‘会’。

    “好嘞!”老穆晃了晃懵登登的脑袋,挤出一丝笑容。“那晚上就跟你去喽喽。”

    老穆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反正不是难受,也不是悲伤。也许是文青们常说的那种‘空旷’,也许,是不知所措。

    父亲死了!

    两个多星期前,老穆的父亲穆叔终于还是没能再次走出病房,病故于肾脏衰竭,享年76岁。

    老穆在西安送走放假来探望父亲的卓杨后,自己又待了一个星期看情况还是那样,便给母亲说了一声也回了北京,生意上很忙,他不想太过耽误。虽说人是走了,但老穆还是每天晚上打电话回家去,了解一下情况。

    家里一会儿说有了好转,能喝稀饭能发脾气了,一会儿又说还是糊涂谁都不认识,医院不让出院,就这么反复一拖再拖。老穆本打算抽时间再回去一趟,却突然接到了大姐打来了电话:“赶紧回来,爸……快不行了。”

    当老穆再次匆匆赶回去医院时,父亲已经在ICU陷入了弥留,只是靠着不时打上一针肾上腺素在强行续命。病房外面围满了人,老穆很久没见过有如此多的人围在父亲身边了,有些他认识,比如省委办公厅的邢叔叔,武装部的赵叔叔。还有许多他从未见过的人,他们有的是军人,有的已经不是了。邢叔叔告诉老穆,这些都是他父亲的老部下,都是父亲在不同时期带过的兵,还有些人的命是父亲从战场上救下来的,今天都从天南地北赶来了。

    每一针维持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医生已经明确表示超不过两个小时。两个姐姐不敢放声哭,母亲被提前劝回了家去,所有人眼睛都在看着老穆。

    老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难过的感觉,只是很压抑,压抑到他想逃离医院,但他知道不能。

    父亲紧闭双眼躺在那里,嘴唇不停在喃喃自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嘴唇已经十分干裂。大姐用棉签蘸着水给父亲擦拭嘴唇,趴在耳朵边哭着问他:“爸,你有什么话,说出来,我们都记着。”可父亲什么也说不了。

    两个姐姐都要比老穆大十几岁,穆叔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他不认为女人适合在部队上工作,所以老穆的两个姐姐高中毕业后想去参军却被父亲训斥后拒绝。大姐去了商场当营业员,二姐技校培训后进了纺织厂。在单位上领了几年微薄的工资之后,两个姐姐先后都下岗了。大姐现在在中学旁边经营着小饭桌,大姐夫从消防转业后在教委上班混日子。二姐安心在家当着军属,二姐夫是空军副团飞行员,飞老式歼六教练机的。

    要说两个姐姐对父亲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但此时所有怨气都消散无影,她们哭肿了眼,因为父亲要走了。

    但老穆哭不出来!

    老穆和父亲没有多少感情,从他记事起父亲就没有和他好好说过话,不是在训他,就是在揍他,或者正要准备揍他。他知道父亲把继承军人荣耀的使命寄托在自己身上,可他不想。因为坐牢破灭了参军之路后,父亲的身体就垮了,但老穆还是不想当兵。那一年北京肖哥说可以帮他消案底穿军装,但被老穆拒绝了。或许,这正是出于他对父亲的叛逆。

    护士又来打了一针,距离上一针还不到十分钟。医生说,这种情况下,按照规定,针就不用再打了。所有人都知道,穆叔走到了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

    老穆看着嘴皮不断抖动的父亲,他很想挤出几滴眼泪来,可就是做不到,此时他没有一丁点难过的感觉。

    父亲是山东人,所以自己的祖籍也应该是山东。父亲13岁离开家乡离开了自己从未见过的奶奶,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听说奶奶去世时父亲正在枣庄偷袭日军第59师团的给养中转站。家里其他人在战争年代也已经七零八落,父亲从五十年代后就再没回去过山东老家,生活在军队这个大熔炉里一辈子,父亲已经不会说山东话了,而是如同许多人那样一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

    体征监视仪再次鸣响了报警声,穆叔的心跳脉搏迅速变得缓慢,血压急速下降,医生冲老穆和邢叔叔点了点头。病房里挤不下这么多涌进来的人,很多人在门外在走廊上翘首,他们都围在了穆叔身边。

    穆叔干裂的嘴唇不再抖动,他突然睁圆了眼睛,枯涩面容苍白头发下却依然一双虎目。穆叔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试图努力将头抬离病床。

    姐姐赶紧擦掉眼泪凑到父亲耳边:“爸,你还有什么话……”。邢叔叔也轻声问到:“师长,您有什么要交代的?”

    穆叔没有回答,就这样一直盯着天花板,怒目而视一眨不眨。突然,口音浓重的山东话从他口中啸鸣而出。

    “娘——,俺去打鬼子了!!”

    随着一声长长的出气,穆叔溘然闭眼,老英雄与世长辞!

    病房里哭声一片,邢叔叔一声令下:“全体都有,送师长!敬礼——!!”

    三四十个成年男人个个虎目含泪,三四十条抬起的手臂像记录历史的丰碑。

    :。: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