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三部·米兰上空的妖 第二〇〇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第三部·米兰上空的妖 第二〇〇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孙雨玫的父亲孙叔叔坐在米兰內洛大楼一间小会客室里的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着,没有心情去欣赏房间内文艺复兴时期的装修风格,他原本对这种几何形大方块的装饰格调很喜欢,但此刻却顾不得去仔细端详。

    幸好,没有等待多久,匆匆淋浴完毕的卓杨换好衣服就推门走了进来。

    “孙叔叔,您是长辈,我觉得还是应该请您吃个便饭。”卓杨说:“如果您觉得麻烦,其实米兰內洛这里餐厅的饭菜也是很丰富的,就是味道淡点,但营养价值很高。要不,孙叔叔您看?”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来之前我已经吃过了,不用客气。”孙叔叔也赶紧站起来再次婉言谢绝。“卓杨呐,我这次来就是想见见你,快二十年了,当年那个调皮的小娃娃现在一表人才,我卓兄何其有幸啊!”

    “要不是有雨玫给我说明,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的大球星大钢琴家就是原来那个小男孩。卓杨你了不起啊,卓兄教子有方,令人钦佩,哈哈哈……”

    “孙叔叔,您过奖了。请坐请坐,孙叔叔。”

    卓杨没有请孙叔叔去家里坐坐,因为在欧洲,能去家里的都是很熟悉的朋友,初次见面一般不会邀请到家中做客。不是防备什么,这只是一种习俗,客人也不习惯贸然登门拜访。卓杨说去市区找家餐厅边吃边聊,孙叔叔也婉拒了。

    孙雨玫的父亲孙志诚今年49岁,祖籍上海,但他小时候在西安长大,孙雨玫的爷爷是建国后援建大西北时从上海工作调动到了西安。

    孙志诚延续了家父的理工科专业,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西安一家大型央属企业成为了一名航空工业工程师。在雨玫四岁的时候,孙志诚从单位买断工龄后自主择业全家由西安返回了家乡上海。

    雨玫的妈妈唐阿姨祖籍也是上海人,医学硕士毕业后在西安某三甲医院内分泌科当临床医师。唐阿姨刚工作那会儿经人介绍与孙志诚认识并相恋,婚后孙雨玫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唐阿姨的父母是英国籍爱国华侨,建国初期曾回到国内参与新中国建设,后来年纪大了便返回伦敦居住养老。那一年在西安上幼儿园的孙雨玫跟随父亲搬迁到上海后,唐阿姨也辞去了医院的工作,并在一年多后通过雨玫的姥姥姥爷全家办理了技术移民。

    现如今姥姥姥爷都已经过世,孙志诚是英国宇航公司空气动力系统的高级工程师,唐阿姨在皇家布朗普顿医院担任临床主任,孙雨玫则在伦敦大学工学院电子电气系读最后一个学期,他们的家庭属于英国标准的高端白领精英阶层。

    孙志诚此番从伦敦远道而来米兰找卓杨,自然是为了宝贝女儿孙雨玫。

    自从雨玫与柯茜·皮尔南的同性恋情被孙志诚和唐阿姨发现后,这个原本一直安详和睦的家庭就再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夫妻二人坚决不能接受唯一的宝贝女儿成为同性恋这个事实。长达两三年的争吵与隔阂,不但让孙雨玫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夫妻俩也越来越有了深深无力之感。

    这些事情真得不能用一句简单的‘干涉子女选择自由’来定论,家庭中的事情因为所处角度不同无法用对错来衡量。

    孙志诚夫妻俩认为雨玫并不是天生Les,因为孙唐两家上溯十几辈也没有过这个遗传基因。雨玫只是对感情和欲望懵懂不清,一开始赶时髦和好奇心占据了上风,久而久之深陷其中,不是同她也同了。

    夫妻俩认为放任雨玫这样下去,她必然会在步入中年思维能力成熟后,发现自己的取向并不是天生Les而陷入迷茫,从而产生巨大的人生裂痕,继而家庭婚姻一塌糊涂,但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雨玫一生的快乐和幸福是夫妻两人最看重的事情,为此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雨玫则已经开始迷茫,她确认自己深爱着柯茜是真实存在的,但对这份感情正确与否产生了动摇。她不相信父母给出的情感预言,也不相信柯茜在爱情上的愤世嫉俗,她渴望爱情,但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爱情应该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雨玫和柯茜之间产生了隔阂和误解,她也与父母有了巨大的矛盾和抱怨。

    事情有对有错,可无法去具体分辨谁对谁错,错在哪里又对在哪里,子女与父母之间的矛盾往往都是这样。

    卓杨的父亲卓彤彤有一位大学舍友,他的独生子从小就得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病——发作性睡病。这种病因为非常小众,全世界没有医疗机构愿意去研究它从而研制专项针对性治疗药物,因为目标受众太少而利润微薄。所以此病目前无药可治,甚至绝大多数医生别说了解,听都没听说过这种病。

    病理成因不明,如何预防和治疗更是无稽之谈,而且一旦得上就会伴随终身,好在这种病不影响寿命和健康,也对智力和身体其他机能没有任何负面作用,唯有突如其来的困意,说睡马上就要睡,正走路着都能闭上眼睛,非常影响工作和学习。

    没有特效药,但锻炼身体是公认非常有效缓解症状的方法。卓彤彤的这位舍友从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时就天天陪着他跑步,风雨无阻每天从两公里逐渐到每日五公里七公里,如此一直坚持到儿子考上大学。

    但在此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儿子对父亲有了极大的怨念,尤其进入中学后繁重的学业让争分夺秒的中学生就像打仗一样,挤出时间去长跑是一件极其艰辛的事情,也是一种痛苦的负担。

    为什么别人都不用这么辛苦?为什么你非要让我这么拼命?

    儿子不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少年儿童的玩耍天性让他对此非常抗拒。父亲也说服不了儿子自觉自愿把健身放在第一位,只能用各种手段强迫他每天出门。十几年下来,虽然长跑一直在坚持,但父子俩因为此产生的隔阂越来越深。

    如今,已经大学毕业的儿子因为常年坚持锻炼,身体素质超过了绝大多数普通人,病症发作时也越来越轻微,几乎已经不对他的生活有任何影响。但正因为身体素质改变是一种长期缓慢的渐变效果,儿子体会不到明显的差距对比,所以自然不会恍然大悟后心存感恩,反而因为那些年刻骨铭心的训斥和逼迫而抱怨在心,那段流着眼泪跑步痛苦挣扎的日子对他来说不堪回首。

    时至今日,儿子过年连家都不愿意回,见了父亲也根本无话可说。

    不要说为什么不给小孩子好好讲明道理,开开心心带着他去锻炼身体。现在成年人哪个不知道锻炼的重要性,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每天主动去坚持锻炼?何况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千万不要去道德批判别人。古人云:清官难断家务事。故人说得的确很对!

    卓彤彤曾对这位舍友感叹为父者不易,这位父亲却说:只要他以后能健康幸福,我受点委屈和误解又有何妨?

    .

    卓杨和孙叔叔笑谈着回忆了上幼儿园时他‘野蛮抢劫’孙雨玫的半个哈密瓜而引发的趣事。

    卓杨自然对当年的孙叔叔毫无印象,他连雨玫差点都忘得一干二净,除了那半拉哈密瓜,他几乎什么都不记得。实际上,孙志诚也对卓杨没有丁点记忆,他还是在女儿的努力提醒下,才依稀想起了点当年那个由爸爸带着在他面前可怜兮兮道歉的调皮小男孩。

    看着眼前高大英朗的卓杨,孙志诚实在很难把他和那个模糊的小家伙联系起来。

    “卓杨,叔叔冒昧地问一句,你……喜欢雨玫吗?”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