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五〇〇章 老卓家重建祖屋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五〇〇章 老卓家重建祖屋

    冠军杯决赛是欧洲整个赛季的收官战,那一天过后,不止是欧洲,全世界都将进入世界杯时刻。

    轰轰烈烈的三冠王庆祝完毕后,整个德国都陷入了世界杯狂欢的氛围之中。作为东道主,不光是足球界,世界杯成了德国全社会今年最大的一件事。汉诺威的AD竞技体育场还是比赛场地之一,城市中都因此洋溢着世界杯的气息。

    儿童的识字绘本上讲,有一只狐狸吃不上葡萄,便说那葡萄一定是酸的。

    卓杨不会觉得世界杯是酸的,但非要让他假装出兴高采烈的样子给别人捧场,除非是吃多了葡萄撑坏了脑袋。所以呢,全德国全世界人民都喜闻乐见的盛会,在卓杨看来非常无聊。

    因为三冠王的光环加持,马迪堡队中四大德国国脚全部入选国家队最终的参赛名单,戈麦斯、赫迪拉、韦斯特曼、泽佩克四个人,在两个星期前就拉着行李皮箱欢天喜地跑去杜塞尔多夫的国家队集训地报道了。

    方片格罗索不用说,巴内塔也去了瑞士国家队驻地,这是今年马迪堡俱乐部能参加世界杯的六名球员。其他人倒也国脚众多,但他们国家队没能通过各自的预选赛,例如欧洲冠军希腊,还有斯洛伐克、波黑、比利时,否则球队里有的是牛人。

    五位兄弟自然一个不缺云集德国,而且除了意大利不是太被人看好,荷兰、法国都被认为是仅次于东道主德国和卫冕冠军巴西之下的二级夺冠热门,兄弟们有的奋斗了。

    嫉妒,即便嘴上不承认那也是嫉妒,卓杨在距离世界杯开幕战还有十天的时候,扬着脑袋返回了中国,回了西安的家。

    .

    .

    汉诺威的小二楼在扩建,老卓家于西安也正在盖房。

    当然不是大院里的那个单元楼,那个性质属于是军队的营房,可以住,父亲住完儿子住,但不能买卖出租,也不能做任何私自改建。

    卓家其实并不是土生土长的陕西人,卓杨祖上来自湖北,古楚也是上古年间卓姓的发源地。晚清闹辛亥革命的时候,卓杨的祖爷爷为了躲避战乱,也害怕被不知道哪一方拉了壮丁去吃兵粮,便一路逃荒,来到了还算安宁的关中平原。

    祖爷爷年轻力壮,又勤快肯干,加上长得浓眉大眼一表人才,后来落了户也娶了西安当地村子上的姑娘当媳妇,这就是卓杨的祖奶奶。卓家人丁并不兴旺,四五代下来都是单根,一直到了卓杨和卓秋天这一代,才有了两姐弟同辈。

    后来到了卓杨爷爷那一辈儿,那个年间卓杨的爷爷受到进步思想影响,参加了地下党,解放后年纪轻轻便担任了当地乡中心小学的党支部书记兼校长,半生育人无数,桃李满天下。

    卓杨和姐姐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

    那一年突遇山洪暴发,河道里的水瞬间就淹没了旁边的学校,为了安全转移孩子们,爷爷和小学教师的奶奶被倒塌的房梁砸中。孩子们都安然无恙,爷爷和奶奶成了烈士。

    那一年,父亲卓彤彤刚在西安城里上高中。

    在政府的优抚和乡亲们的帮衬下,卓彤彤顺利大学毕业,后来又穿上了军装,结了婚有了姐姐和卓杨。

    虽然已经在市区安了家,但卓家在西安远南郊村子里的祖屋一直都在,而且是村里最好的位置,最大的庄基。

    城市扩建的脚步非常迅速,西安是座大学城,众多高等级学府响应国家高校扩招的号召,纷纷组建各类下属学院。市区早已没有了现成的地方,向北一直到渭河边都已经被房地产开发成了住宅,东西两边也已经和相邻城市连接成一体,只有南边临近大山的地方才有成片成片的农田。

    村子要拆迁了,不光是这一处,方圆几十里都是这样,将来会有七八所高校分院和各类军工研究所在这里诞生。

    有几种补偿方案,一是钱,很优厚,二是入住政府统一规划的新农村小区和一部分钱,三另外在更远的地方新批庄基地,自己拿着钱去重新盖。

    “卓教授,我建议你自己盖,而且别去新庄基地那里,去咱们行政村属地山脚下峪口那里盖。”村长柯子对卓彤彤说。

    柯子今年三十来岁,以前是村里的会计,去年通过村民投票成为了村长。他能当选村长,威望很高的卓彤彤是出了力的。柯子不但是卓杨在国内时的球友,还和海洋是CS的狙友,和老穆是pào友。

    “这个事情我能做主,把老庄基置换成那里的闲地,面积一换三怎么样?符合政策,你放心。”

    柯子说的那个地方,卓彤彤知道,也专门去看过。紧挨着秦岭终南山山根,有小溪从脚下流过,站在这里可以居高远眺城市的繁华,居闹市而得幽静,倒真是一个好去处。往旁边一拐不到二百米就进了峪,便瞬间阻断了所有的嘈杂,悠悠然不知人间岁月。

    沿峪口往上约莫五里,有一精致小巧三五间小殿的全真道观,其观源于唐末,名曰留仙。留仙观一道一长,道长道号景逢,木呐朴实看不出丝毫仙风道骨,却是南宋玉阳子王处一的玄衣传人。而景逢道长的俗家身份,曾是卓杨爷爷的学生。

    卓杨和他的小伙伴曾经常来这里玩耍,海洋说:这里一口空气,至少也值五块钱。后来他改口说,应该是美元。

    .

    没有迟疑,让妻子亲历视察拍板之后,卓彤彤便选择了在这里重启祖屋。尺子一拉人嘴一张,说好一换三实际上四倍原面积都不止,反正周围也没有其他住户,这附近的地干点别的都没用,想怎样都行。

    卓杨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设计图纸,展开后定睛观瞧,不由得大吃一惊:好家伙,这哪里是庄基地重建,分明是一座庄园嘛!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古朴简约化的建筑与山水融为一体。卓杨说:“爸,咱们家这是要当财主……,不,这是要当神仙呀!”

    开车和父亲又去现场憧憬,这远比他在汉诺威的小二楼改建工程浩大很多,补偿的那点拆迁款自然是不够的,但老卓家现在还缺钱吗?

    还没有正式开工,现场正在搞三通一平,面对乱糟糟的荒地只能依靠充分想象力。父亲兴致勃勃地指给卓杨看:“这里,将来是我和你妈养老的地方,这里,还有这里,你和你姐姐的,每人一栋。”

    父亲卓彤彤和卓杨此时都不知道,未来卓杨在遭遇人生最凶险的一次劫难时,正是因为在这里,才最终化险为夷平安度过。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