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九章 哈勃之外的遥远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九章 哈勃之外的遥远

    卓杨和克林斯曼都没有彻底把话说死,也没有直接交锋造成翻脸,似乎给一切都还留着活扣。

    克林斯曼这样做好理解,他虽然傲气,但年纪大了自然有一点为人处事的世故,把卓杨得罪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卓杨目前在德国足坛的影响力也足以令他忌惮,他并没有招惹卓杨的绝对底气。

    年轻气盛的卓杨沉默不语,则是受了姐姐和拉伊奥拉的劝说,做人留一线,说话也留一线。卓杨可以不在乎克林斯曼和德国国家队,但他不能不在乎这两位,对自己人的话他总是还能听进去的。

    和克林斯曼都没有把事情做绝,但峰回路转的希望还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

    相对于德国媒体上的暗流涌动,中国国内新闻界在卓杨一事上则有些气氛怪异。

    这种怪异从卓杨摘取欧洲金球奖的那天就开始显现了,因为从那一天起,整个中国足球界,都突然意识到卓杨距离中国足球是如此遥远,遥不可及。这种遥远是一种心理上的距离,也是身份上的差异。

    直到卓杨领奖的前夕,各种消息已经尘嚣甚上,但国内还是恍惚和不敢相信的,中国球员拿下欧洲金球这是比中国国家队勇夺世界杯更无法令人相信的事情,只会存在于球迷的调侃和段子里,而绝不会出现在现实中。

    可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金球奖让国人终于明确意识到卓杨彻底远离了中国足球,去势迅猛。常年在欧洲采访的中国足球记者们,在和其他联赛的球员教练们打交道时,明显查觉到在受访对象眼里,卓杨更多是一名德国球员,土生土长的德甲球星。而在五大联赛中与中国联系最紧的德甲里,记者们更是感觉到,不经别人提醒,德国足坛没有人会把卓杨当成中国球员。

    柏林赫塔主教练法尔考·戈茨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他评价中国球员时完全把卓杨撇开在外,根本就是下意识的,因为他压根就没把卓杨当成中国球员。

    如此一来,欧洲金球奖和中国有什么关系?又和中国球员有什么样的关系?大肆吹捧报道也不好,默不作声也不行,怎么都会尴尬。就连亲卓杨的媒体报道此事都是只陈述事实,并不敢过多去煽情和评价,否则让愤青球迷怼上一句:和你们有个屁关系!那该怎么办?

    所以国内媒体上报导的轰轰烈烈,但给人感觉就像在报道舍甫琴科或者罗纳尔迪尼奥一样,热烈而并非与有荣焉,庆贺但却愧于为之骄傲。

    而且卓杨在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两次现场感言时,全程英语发言,没有说一句中文、没有提一句中国,这也让国内颇有微词。卓杨用英语发言,用德语和法语在台上和别人打趣,却始终没用中文发言感谢谁谁,这在中国的政治正确上是一件大事,大是大非的事。

    卓杨为什么这样呢?——忘了!

    周围都是些老外,又是老外主办的场合,用英语发言自然而然,他根本没去深琢磨这件事,就像回到西安他自然而然就会去说中文一样,根本不是在刻意表达什么。

    在理性的媒体和球迷看来,中国足球有何理由去要求一位金球奖先生效忠?有什么资格能得到金球奖先生的痴心无悔?还有更多恨铁不成钢的球迷,则因爱成恨——当然,这种恨不会是冲着卓杨而去。恨到极致便是心理逆反,他们坚决反对卓杨加入中国国家队,因为那支球队不配。

    一座金球奖,本来应成为国人为之欢呼雀跃的荣耀,却反而让卓杨变成了哈勃望远镜视线之外的天际。

    .

    .

    “King!My-King!Great-King!!”

    “King!My-King!Great-King!!”

    “国王!我的王!伟大的王!!”

    在维克多球场震耳欲聋的呐喊欢呼声中,卓杨手捧着欧洲金球奖杯和世界足球先生银座奖杯,缓步走进球场,他的队友们和今天的对手沃尔夫斯堡全体球员在两侧夹道列队,像国王麾下的骑士和献媚的农奴。

    日子还要继续,生活也要继续,联赛赛程同样不等人。进入二月,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狼堡沃尔夫斯。这是冬歇期后马迪堡第一个主场比赛,也是欧洲足球先生卓杨载誉归来后首次在维克多亮相。

    无论如何,汉诺威的马迪堡拥趸对卓杨的爱戴是发自肺腑的,也是炙热的。卓杨的这座金球奖杯虽然是个人荣誉,但同样是马迪堡俱乐部莫大的荣耀,是球迷们值得炫耀一生的辉煌记忆。

    不管卓杨是属于德国还是中国,或者既不属于德国也不属于中国,但他属于马迪堡、属于汉诺威却是真真切切。这一刻,小小的维克多球场凌驾于全欧洲所有著名球场之上,这一刻,马迪堡和他的拥戴者们,居高临下傲视一切。

    卓杨在球场中央临时搭起的礼台上,双手将两座奖杯高高举过头顶,向他的追随者们展示自己的荣光。

    ——这不会是我唯一的一个金球,这个银色奖杯迟早也会换成金色。

    ——看样子,在家里专门弄一间荣誉室,要提上日程了,要不然奖杯太多会放不下。

    .

    沃尔夫斯堡并不是一个弱队,上赛季在比利时名帅埃里克·格雷茨的率领下,最终名列联赛第九,名次不是很寒碜。而且,沃尔夫斯堡队中还有阿根廷名将‘大头’达历山德罗压阵。

    这已经是达历山德罗在德甲沃尔夫斯堡的第三个赛季了,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大头兄在这三个赛季里呈高开低走之势,03-04赛季惊艳世人,上赛季就已经略显平庸了,尤其他冗慢的组织节奏越来越与德甲快攻强打不合拍,总是抱怨队友又让他的人缘很差。要命的是,他还是个伤病体质,在德甲激烈的对抗中,达历山德罗大伤倒是没有,但风吹草动的小伤小病却总是不断。

    去年夏天,格雷茨教练就是因为与俱乐部在达历山德罗的使用上产生了严重分歧,进而干脆辞职走了人。格雷茨认为沃尔夫斯堡不应该再拿达历山德罗当核心,他不具备围绕其建队的素质,格雷茨甚至建议俱乐部趁着还能卖上钱赶紧处理掉达历山德罗,重新构建球队中场。

    他这一建议被犹豫不决的沃尔夫斯堡竞技部门最终婉拒,达历山德罗也倒是真给高层脸,他在新赛季总共才出场七次,鸡肋属性已毕现无疑。受其拖累,沃尔夫斯堡本赛季成绩有些黯淡,18轮过去4胜6平8负,已经和保级军团搅和在了一起。

    目光如炬的格雷茨这个赛季在美因茨走马上任,卓杨皱着眉头看着他的接任者、前门兴格拉德巴赫主帅、撩百合高手霍尔格·法赫,这位爷的特殊技能不由得让卓杨又想起了不愿意再回首的孙雨玫。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