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八章 双方还留有余地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八章 双方还留有余地

    三年了,从卓杨在德国足坛名声鹊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了,却没有接到尤尔根·克林斯曼任何召唤,甚至克林斯曼没有同他有任何交流,这让卓杨不能没有想法,他心里的不满是存在的。

    两年了,从卓杨具备为德国国家队效力的外部条件,已经两年了,可卓杨在这上面没有一点动作和态度,克林斯曼也对此渐渐心怀不满,他对卓杨产生了看法。

    在与帕特里克·斯蒂尔的商谈中,克林斯曼表示,他个人对于卓杨进入德国国家队持欢迎态度,但他对卓杨提出了三点要求:

    一,在最短时间内改换国籍;

    二,在媒体上公开感谢德国足球对自己的培养;、

    三,在媒体上公开表达对进入德国国家队的渴望。

    能做到这三点,克林斯曼表示,自己会召卓杨入队,而且没有大的伤病或是其他意外,可以确定一个世界杯名额。

    德国国家队并不拒绝少数族裔和有色人种,非洲裔的阿萨莫阿和奥东科已经成为了国家队常客,但别说这些‘外来人’,就连众多德国籍优秀足球员动员但凡有了入选的可能,都会在媒体上公开为自己造势,并表达对国家队的仰慕的渴望,而那些‘外来户’更是恨不能舔着往上蹭,例如伊朗籍的赞迪。所以人家克林斯曼拿出这个态度一点也不奇怪。

    只可惜卓杨的想法与他完全不同。

    不同于身边这些欧洲人,卓杨认为改换国籍是一件大事,一件天大的事,同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一样,是彻底改变曾经人生的大事。但欧洲人,包括‘骄傲’的德国人在内,双重国籍甚至多重国籍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而且因为大欧盟和申根公约,在欧洲国籍其实就和中国人不同省份的户口差不多,你说把户口从福建迁到广东能有多大个事?

    但在卓杨看来,改换国籍这么大一件事,必须要有一个充足的理由,他认为,这个理由就是——德国国家队郑重邀请我进入。除此之外,他改不改换国籍都不受影响,何改来哉?

    卓杨没有克林斯曼条件那么多,他的主题思想就一条:德国国家队在媒体上公开邀请和欢迎他加盟。

    只有德国国家队首先发出邀请,才能说服自己去走出这一步,只有这样,才能让从小接受中国传统教育、成长于军队大院的卓杨彻底放弃中国人的这个身份。这就是卓杨的底线,德国国家队必须首先做出表态,表明自己求贤若渴的态度。

    卓杨没有狭隘的民族观念,十七岁高中毕业就出国,也使他还没来得及让祖国成为一种信念,他也不是那么恪守死板规矩的人。但内心的骄傲和一身傲骨决不允许他去祈求谁,对方还没有态度自己先上赶着把国籍改了,这种跌份的事情卓杨做不出来。

    ——没错,我的足球和钢琴都是在德国才得以磨练和精粹,但说到根本和基础,钢琴是妈妈从小言教爱诲而起的步,足球也是在爸爸睁一眼闭一眼的默许下、在西安那些坑洼不平的野球场上开始的成长和积累。

    ——我尊敬和感谢我的老师与教练,但你们德国人不要把所有功劳、把我所有成功都归结于德国,别妄想让我感激涕零地跪谢你们的施舍,你们德国人也不是雷锋。

    克林斯曼和卓杨谁也没有错,站在各自不同的立场出发而已。但要论起内心的骄傲,和卓杨一比,克林斯曼就是个没文化的土鳖。

    作为新鲜出炉的欧洲金球奖得主和世界足球先生亚军,作为德甲的形象代表,卓杨是有资格摆点谱的,哪怕摆谱的对象是德国国家队。

    在德国国家队内部,其实意见也并不统一,克林斯曼的态度很坚决,而他主教练的身份也让别人不得不以他的意见为准。克林斯曼的助手尤阿希姆·勒夫却不像他那么执拗,勒夫甚至有点理解卓杨。

    勒夫当球员时没有克林斯曼那么声名显赫,他只是一名还不错、流窜于甲乙级之间平庸前锋,平淡的球员经历也让他没有傲慢的资本,当然,勒夫本身就是个爱学习爱琢磨问题的智者。智者勒夫基于国家队的利益,认为给卓杨一个体面未尝不可,丝毫不会堕了德国足球的威名。先行发表欢迎和邀请,根本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智者善于变通,勒夫认为卓杨当得起德国足球的抬爱。

    但他作为战术助理教练人微言轻,自身履历和声望又与克林斯曼相差太远,根本劝不动也不好硬劝,只能长叹一声干着急。人家克林斯曼才是那个不急的皇上,他只是个随行的太监。

    卓杨这头勒夫更没有理由来劝了,话都搭不上。他曾在国家队集训时旁敲侧击问过小猪施魏因和默姥爷这两位卓杨众所周知的好兄弟,看能不能让这二位去给卓杨捎个话,但这二位回答的口径出奇一致。

    “卓杨是我的兄弟,他也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他无论作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但我不想用兄弟感情去绑架他,这是我们之所以成为兄弟的底线和原则。”

    小猪和姥爷非常了解卓杨,如果由他俩去劝说卓杨退让,会让卓杨非常难做,无论最后怎样,势必会影响彼此之间的情义,得不偿失。于是,这件事便这样很蹊跷地搁置了起来。

    斯蒂尔和克林斯曼协商未果,卓杨便知道夏天没什么希望登上世界杯赛场,所以德国队大名单一出来他倒是泰然处之,看不出有什么不满和失望,也察觉不到他有什么怨气和嫉妒,但两天后卓杨打给马克·文斯特的电话,也许说明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心如止水。

    “马克,我决定了,改变原计划,你去安排……”

    “……那好吧,我这就和大姐头联系,商量一下。卓杨,你决定了?”

    “行了,你去安排吧。”

    .

    外界并不知道卓杨和克林斯曼都不愿意做丝毫让步,但卓杨落选大名单却是明明白白的,德国媒体上开始发出疑问,猜什么的都有,以卓杨目前的身份,落选国家队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卓杨拒绝回答一切有关国家队的问题,一如他以前处理和中国国家队的办法,强行阻断质疑。克林斯曼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希望大家把目光都放在已经入选的球员,把所有关注放在名单之外的人身上,是对现有国家队成员的不尊重。”

    卓杨和克林斯曼都没有对媒体细说其中纠纷和分歧,也表明他们二人还不想撕破脸,也都给事情留有余地。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