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二章 无厘头帽子戏法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四〇二章 无厘头帽子戏法

    这下就连卓杨都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了,马迪堡人隐约间听说过AD竞技球场这半年里,时不时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没,可谁也没有当回事,毕竟伪科学,自己家热火朝天都够忙得了,当做笑谈左耳进右耳出便好。

    可今天身临其境,恰好真就遇上了这么邪性的事情,谁不犯嘀咕就不可能。卓杨心说:算了算了,不敢再来了,天灵灵地灵灵……

    由不得他!

    眼看上半时比赛就要结束,卓杨已经想好了给渣叔说说,下半场自己就歇了,惹不起我躲得起。那头伊比舍维奇拿球闯进了汉诺威96的禁区,左摆右摆就要拔脚射门,恩克早摆好了姿势封住了角度。此时一切正常,没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球进也好不进也好,都属合情合理。

    塔纳特伸脚断球,把伊比舍维奇勾到在地。

    卓杨:“……”

    “伊比舍,你去罚,你创造的你去,没事没事,你罚吧。”卓杨坚决不罚这个点球,礼让伊比舍维奇。

    得到禅让的波黑小伙子兴高采烈把足球摁在十二码点上,放之前他还亲了亲它,卓杨站在大禁区线上手叉腰吊儿郎当瞧热闹。

    马迪堡替补中锋柔杆推射死角,罗伯特·恩克判断对方向横身扑尽,单手将足球拍了下来。汉诺威96中场达布罗夫斯基聪明伶俐,第一个冲到近前解围连带打反击,面对伊比舍维奇恼羞成怒试图反抢,达布罗夫斯基抡起大脚往前场怒奔:你走!足球正朝向卓杨站立的地方袭来。

    卓杨根本没想着去补射,别再吓着自己,天若有情天亦老,魑魔魍魉是沧桑。

    眼见达布罗夫斯基冲着自己大脚解围,卓杨赶紧侧转身让开出球线路,为了缩小受打击范围,他还弓腰抱头矮下了上半身。

    于是,足球正轰在他往后猛撅的屁股上,来时有多快,去时便有多快,咕噜噜就回到了球门里。

    卓杨:“……”都顾不得屁股蛋子上疼。

    恩克站在球门线上,塌肩垂臂,目光呆滞,什么变幻的表情都没有,一脸的麻木。

    ——够了,够了,我受够了!

    卓杨揉着屁股悻悻然走上前去安慰好朋友:“罗伯特,不是你的错,今天有点邪性……”

    “卓杨,城东新开了一家寿司,晚上我请你吃,好不好?”恩克还是呆滞的神情,像绝望,亦萧瑟,满悲凉,空怆然。

    卓杨:“……”

    .

    下半时卓杨打死都不愿再上场,都4:0了,自己也上演了最莫名奇妙的一个帽子戏法,还想干嘛呀?刚才屁股进球后,AD竞技球场里出现了对他的嘘声,这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也说明了汉诺威球迷开始对他不满。

    他不上有的是人想上,一帮少爷小子们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尤其一帮常年死替补们,争着抢着要上去练练手,他们才不觉得闹鬼有多可怕,难不成比职业球员踢不上球还恐怖?

    最终是大眼厄齐尔感动了天感动了地也感动了渣叔,他替补卓杨出场,前腰位置上任逍遥。

    渣叔也是个明白人,上半时看出了场上的非正常现象,此事万万不可较真,弄不好不知道会得罪了哪路神灵。再说了,都打出4:0了,说好的留脸面呢?说好的远亲不如近邻呢?脑瓜子一琢磨,渣叔索性玩了一出绝的。在下半时临开场前,又紧急撤下了另外两名主力——酒神日尔科夫和手雷哈姆西克。

    之所以说绝,是因为用来替换他俩的不是常规对位的德比希、巴内塔、里特、疯狗这些人,哪怕他们瞪圆了珠子眼巴巴看着自己渣叔也没去搭理,刚抵达一线队的两个黑小子加布里埃尔·穆丁加伊和亚历山大·宋披挂上阵。

    黑哥俩傻呆呆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渣叔打得一手好算盘,前场净是些二把刀,由着他们去跑跑就行,后场全主力,这是保证球队不接连失球乃至被不可思议翻盘的根基,咱们千万不要去做AC米兰。这场球,就这么着了,稳!

    然而,千算万算,忘了前场这四个都是兴奋得鼻子直冒火的生瓜蛋子,他们那管什么叫留情面,哪个是见好就收,上来就是为了拼死表现来的。

    第52分钟,穆丁加伊在前面横冲直撞为马迪堡赢得一个角球,后场那些大个子都没有上来,由着几个小子去折腾。大眼开出角球,伊比舍维奇、穆丁加伊、小宋全没能争上点,被汉诺威96队长塔纳特一头攮了出来。守在禁区外面卡位谨防对手打反击的赫迪拉眼见足球朝自己飞来,也没什么好的处理办***圆了就是一脚。

    上半场那一脚踢得太臭,若非拐着圈便宜进球,球会直接飞出边线,那就是成了一个丑闻。吃一堑长一智,赫迪拉这次抻着劲注重把球兜住压稳。非常理想,足球擦着草皮疾速飞行前方正是球门。

    然而,只想着把球踢正,却忘了那个方向那个高度上全是人腿。这种球,射1000次会有999次被腿挡出来,可是,现在就遇上了那唯一的1次。

    都不知道穿了几只裆也不知碰了几后跟,根本分辨不出足球挨了多少下闪躲的膝盖,谁也不会了解此时足球的痛苦,牛顿抱着英特尔六核笔记本也计算不出它经历了多少稀奇古怪的加速度。恩克根本看不清足球在什么地方,只瞧见禁区内所有人都在闪转腾挪,似乎草皮是烧红的炮烙。

    最终,足球出现在球门里。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也没人知道谁最后一下让它出现在了那里,甚至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

    恩克就这样双脚分开与肩部同宽、双膝微曲呈半蹲姿势、双臂前伸双掌撑开,扭头看着那个足球,那表情那目光像是第一次与它邂逅。

    半晌,恩克双掌相互一击拍个巴掌,口中俏皮娇喝:“嘿!”

    “夹死逼裂——死,逼裂死。蹦、擦擦、蹦、擦!”他唱起了欢快的歌谣。

    AD竞技球场看台上一片寂静,就连马迪堡球迷都不好意思再起哄了,5:0,把邻居欺负成这样,好像也并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

    您以为这就算完了?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