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三三九章 深情吹捧弗爵爷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三三九章 深情吹捧弗爵爷

    这一场曼联和马迪堡的冠军杯小组赛,发生了太多故事,媒体们有太多素材可以去发挥。阿兰·史密斯、小小罗、吉格斯、斯科尔斯、默特萨克,蓬蓬路易斯、废柴泽佩克、朴智星……,甚至那些没有出场的球员也都能让记者们说上一个版面。但最具话题性的,无疑只能是卓杨。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就有记者让卓杨讲述一下弗格森爵士在比赛中冲着他吼叫了些什么。这是个尴尬的问题,怎么回答都不合适,没得丢了爵爷的老脸。实话实说吧,会让弗格森成为足坛的一曲笑料,老人家万一受不得这个怎么办?一笔带过也不行,全世界球迷都通过直播镜头看见了老爵爷的吹风机。

    把对手球员误认为自己球员在场上大声呵斥,这不是老糊涂是什么?都老年痴呆了还赖在主教练椅子上不走,你以为那个牙尖嘴利的温格不会冷嘲热讽?你以为那个没大没小的穆里尼奥能管得住嘴?

    在弗格森颇为不自然而且略显紧张的表情中,卓杨沉吟了片刻。

    “弗格森爵士是个伟大的教练,他是个为足球而生的人,也是个纯粹的人。”

    “爵士的教练生涯中获得过许许多多荣誉,但我觉得他其实最看重的并不是那些,对他这样一个深受世人尊敬的传奇教练来说,把一个个稚嫩的年轻球员培养成一颗颗璀璨的足坛明星,这才是最能令他满足的勋章。”

    “比如已经成为曼联传奇的‘92级’,我想这在弗格森爵士心中一定会是比1999年那场传奇的冠军杯决赛更为伟大的成就。”

    “一名年轻球员的成长,对爵士来说,永远会比一座奖杯一个冠军和一场胜利重要得多。”

    “是的,我想爵士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纯粹的足球人,每一名曼联年轻球员都会在他的教诲下健康成长。我们马迪堡的克洛普先生也是这样一个教练,他和弗格森爵士是同样的人。他们这样的教练,才是现代足球生生不息渊远流长的根基。”

    “能在他们两位教练的麾下踢球,是我们两支球队中所有年轻球员的幸运,为此,我们心存感激,并将所受的教诲铭记一生。”

    弗格森和渣叔的眼睛里都快要闪出星星了,球踢得好的球员见得多,踢得好还这么会说话的人真心不多,会弹钢琴的活宝就是跟人不一样。

    的确,卓杨巧妙绕开了事件的原貌,但也没有矢口否认老爵爷都干了些什么,电视镜头里真真切切,媒体里的口型唇语专家比狗都多。他发自肺腑的吹捧将大家注意力引向了弗爵爷对年轻球员的塑造上,而这本来就是爵爷的得意之处。

    卓杨这一番深情地演绎,直接将爵爷的乌龙转化为关爱年轻球员的高尚情操,谁再拿这个去作老爵爷的文章,就是反对关爱年轻球员,就是反对青训,就是足坛的政治不正确。嫌大帽子扣得不够重,你尽管来试试。

    至于捎带上渣叔,自然是为了把火力从弗格森那里转移开来。当然,卓杨也没说错,克洛普当得起这一夸。

    渣叔让卓杨当着这么多媒体面,把他和弗格森相提并论,心花怒放都有些轻浮了,他本来就是个相当闷骚的老男人。而弗格森却同样心潮澎拜,一点也不像他老谋深算古井不波的江湖城府。

    ——知我者卓杨呐!原来你才是真正懂我的人,看来,把你当做我最后一枚勋章一定会是个正确的决定!

    卓杨完全说中了,说到了老爵爷的心缝里。

    .

    .

    “卓杨,我看老爷子是真喜欢你,要不是你自己不愿意转会,恐怕老爷子花多少钱也要把你买到曼联来。”费迪南德对卓杨说:“别看美国佬好像很抠门的样子,爵爷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掏钱。”

    今年夏天,曼彻斯特联队被美国格雷泽家族利用‘杠杆收购’买了下来,城头旗换了,但永恒不变的唯有弗爵爷,美国佬再怎么牛逼,可来到曼彻斯特短期内也必须仰仗弗格森。

    这次收购引起了英格兰坊间的巨大风波,红魔拥趸也因此产生了分裂,一些世袭罔替的‘传统球迷’自发重新建立了另一支曼联,号称‘红叛军’,发誓要捍卫血统纯净。要我说,这其实就是‘祖上阔过’的人难以接受现实造成的,英国人曾经拥有过半个世界,现在只能缩居在小岛上回忆加情怀,心理能平衡得了才怪。

    用卓杨的发小海洋的话说:暴发户,暴发户变成破落户后的萧瑟与玻璃心。

    中国人曾经藐视了全世界几千年,如今还不是照样勤劳勇敢在拼命闷声发大财,那声振聋发聩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号角,够英国人学上祖宗十八代的。

    所以这种饱含傲慢和自尊的领域被他人收购,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后来中东油袍子们撒着钞票来时,英国人再也没发出过杂音,反而个个喜逐颜开,直到中国人开始购买全世界时,全都变成了上赶着。

    至于‘杠杆收购’,又称举债并购,是金融界一种常见用别人的钱干自己大事的运作手段,别看金融业诞生于英国,可他们在这上面真没有美国人玩得溜。当然,日后中国人会在这方面教全世界做人,包括卓杨的发小海洋。

    扯得好远!

    因为姥爷默特萨克的缘故,卓杨和费迪南德也早就结识了,几个月前在中国六强赛期间,卓杨作为东道主就尽过地主之谊。这次来到曼彻斯特,费迪南德也玩出了中国人礼尚往来的风范。

    英超没有允许喝酒的俱乐部,但英超没有不喝酒的球员。除了卓杨姥爷费迪南,列席的还有各自关系不错的队友,戈麦斯、奥谢、弗莱彻,喝酒当然少不了酒神日尔科夫这个大杀器镇场子。放眼望去,大家都是八零后,年龄差距小自然没有代沟谈得来。

    同为‘红魔三少’,其实姥爷和小小罗之间关系还不错,洗完澡他问葡萄牙人来不来一起喝个酒,小小罗哭丧着脸:还要回去写检查,明早要交。

    酒过三巡,大家依旧兴致盎然推杯换盏,突然,大长条桌一角传来争吵声。

    “你说得不对,咱们球员退役以后干教练没多大劲,我早看穿了一切,什么都没有手握大权来得过瘾……”

    大家转头看去,原来是各自带来的两位小弟在争论什么,两个同为18岁的少年后卫。

    “我给你讲,我的理想现在是成为进球最多的后卫,以后还打算娶一个大屁股的流行歌星当老婆。”杰拉德·皮克对蓬蓬大卫·路易斯说:“最终我要成为巴塞罗那俱乐部的主席。因为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