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三〇六章 气不够人工呼吸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三〇六章 气不够人工呼吸

    接到哈姆西克的给球,才往前带了两步,卓杨就被巴西中后卫路易松堵了个瓷实,葡萄牙的球队里,巴西人永远比葡萄牙人多。

    路易松人高马大,可更令卓杨头疼的是本菲卡的佩蒂特,这个绰号‘斗狗’的干巴瘦子。这个家伙的踢球风格完全不像他外形那么斯文,应付卓杨时连偷带抢鸡贼无比,而且十分强硬寸土不让。据说,弗格森爵爷很欣赏他,有意让他去曼联替代已然老去的基恩。

    卓杨但凡接到球,就会形成路易松正面阻截、佩蒂特身侧趁机下手的情形,这一壮一瘦一高一矮一白一黑的组合配合得天衣无缝。

    卓杨左脚侧身拉球,紧接着用类似‘克鲁伊夫转身’的动作强行摆脱路易松,眼看已经错开了身位,起便是前景美如画。然而,他跑不了,佩蒂特隐蔽伸出的手正紧紧拽住卓杨的球衣。就这么一拽一松的功夫,路易松又贴了上来。

    眼看突破不了,火枪手那里也被里卡多·罗查卡住了脚步,卓杨也并没有强行起脚勉强打门的癖好,只能再一番假动作之后把球拨给了日尔科夫,让酒神过渡给赫迪拉重新组织。

    是的,这就是冠军杯!

    冠军杯的比赛强度根本不是联赛甚至联盟杯所能比拟的,哪怕本菲卡现在还算不上欧洲的顶级强队。或许因为注重程度,或许是冠军杯的传承精神,即便是同一支球队在冠军杯和其他比赛中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凝重也都不可同日而语。难怪所有人都说,冠军杯是世界上水平最高也是最难打的比赛。

    卓杨再次拿到球,沿着二十五米线横切,找机会便要重炮轰门。揉球轻点,路易松毫不犹豫下腿铲球呼啸而来,急停闪身让过火车,佩蒂特紧跟而来的铲球更加迅猛。

    再反身扣过这记地趟摩托,路易松已经站了起来,拉开架势等待卓杨。蝴蝶步迷乱了路易松的眼,卓杨的球衣又被佩蒂特拽住,还是什么也干不成。

    卓杨在联赛中遭遇刚柔相济的前后夹击司空见惯,大多数时候依然能选择自己单干。然而在这场比赛中却不怎么好使,是不同风格问题还是冠军杯战术水平跟高,说不很清楚。

    ——这就是冠军杯吗?这样的话,我倒是很期待和曼联那一场呢!

    眼目前的本菲卡都还没搞定,倒是先操心起别人了,不得不说,卓杨的心有些大。然而,心大的人总是会有老天眷顾。

    卓杨被佩蒂特纠缠得头疼,可他不知道佩蒂特内心的苦,29岁永不言败的葡萄牙‘斗狗’身上在都已经不是在流汗,而是在淌油。

    ——这小子也太难缠了,人类就没他这样的,连个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汗水早都湿了干干了湿,红色的球衣上结满了一圈一圈的盐渍,跟年轮似的。佩蒂特怀疑自己体内已经没有了水分,现在流出的根本不是什么油,而是被榨出来的细胞液。

    既然是斗狗,体能上想必是不会差的,然而,这看要跟谁比,德甲那么多彪悍的奇男子都被卓杨遛出了神经病,佩蒂特再怎么说他也是个葡萄牙球员。

    .

    卓杨拿球撒丫子往边路跑,佩蒂特在一旁撵得尘土飞扬,卓杨一边跑还一边撞,防守技术再怎么好身体也是佩蒂特的硬伤。只不过,这家伙意志品质一流,从不言弃,踏上球场就没打算活着下去。这一点,倒是和马迪堡之疯狗兰德如出一辙。

    论起阴损小动作,卓杨绝不是个善茬,佩蒂特连抠带挠,卓杨的膝盖同样把他撞得大腿都起了包,晚上回家准是青的。

    边路急刹车,卓杨说停就停,佩蒂特毫不意外也喘着粗气嘎蹦儿一声站住。卓杨开始前后错步施展十字插花,佩蒂特前仰后合宛如飞蛾扑火。

    突然,佩蒂特脸上‘唰’一下变得煞白,把一直盯着他的卓杨吓出一个哆嗦:想干嘛?你的血呢!

    紧接着佩蒂特就像被定格了一样张着大嘴目光呆滞,嘴唇渐渐乌,就这样像条没根的柱子一样直挺挺倒了下去。

    卓杨头皮都麻了!猝死?大哥,咱只是踢足球,不要玩这么狠好不好?

    佩蒂特躺在地上眼神直勾勾像英格兰那道著名的死鱼‘仰望星空’,张着大嘴也不知是想吸还是想吐,眼看一副马上不行了的样子。

    卓杨手指甲盖都吓麻了,连把足球都忘记了踢出去场外。“你……你……咋了?”

    “……咯……咯……”佩蒂特喉管里出奇怪的声音。

    18岁的本菲卡中场马努埃尔·费尔南德斯极其不长眼,冲上来将足球抢走,拧身就要去打反击。卓杨连头都没回,伸腿一脚踢在他踝子骨上——“去你妈的!”‘窟里窟嗵’费尔南德斯就摔在了地上。

    “兄弟,兄弟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听见眨眨眼。”没去理睬不知死活的费尔南德斯,卓杨在佩蒂特身边跪了下来。此时,身后主裁判的哨声才刚响起。

    见佩蒂特眨巴眨巴眼睛,卓杨心稍微定了一点。没失去知觉就好,可能是喘不上气来,当即双手叠掌开始给佩蒂特做起了胸压。等本菲卡的队友跟疯了一样围过来时,佩蒂特已经能像鸡一样哀鸣了。

    “气……气……气不够……”

    队医各种手段齐上,最后佩蒂特被捂着氧气面罩让小电瓶车拉了下去,救护车闪着灯开去了医院。卓杨受到的惊吓一点也不比本菲卡人少,着实有些惊魂未定。因为在艺术上的感悟,卓杨开始对宇宙产生敬畏,对生命产生敬畏。对于他而言,足球只是足球,永远不会高于生死。

    本菲卡队中的一些老将对着卓杨友好地拍拍打打,主裁判也准备让双方原地争球走个过场,谁知脑子里缺脑仁儿的费尔南德斯指着卓杨冲裁判直嚷嚷:“裁判,他刚才踢了我一脚,你管不管。”

    ‘啪!’一记耳光抽得费尔南德斯原地转了一个圈,努诺·戈麦斯人狠话不多,内心的刚烈根本不像他文秀帅得一塌糊涂的外表。

    “滚!”努诺·戈麦斯和菲戈、佩蒂特三人在葡萄牙国家队是铁子关系。

    荷兰籍主裁判范泽维恩毫不犹豫,当即甩给费尔南德斯一张黄牌: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老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