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色绿茵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九五章 京城老炮儿猴三

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 第二九五章 京城老炮儿猴三

    “来我这里,大鱼大肉不稀奇,咱不搞那些,给你弄些没吃过的怎么样?保准你开眼!”老穆冲着手机那头的九山说。

    “……没问题,带多少战友来都没问题,酒管够,吃的管够。”老穆咧开嘴笑得十分开心。

    “……那行,明天下午我等着你们,哪也不去。……就我短信给你发的地址,离原来那地儿不远……,好嘞,明天见!”

    老穆放下电话,又笑眯眯闭着眼睛养了会子神,他很期待九山带着战友来混吃混喝,老穆喜欢这种感觉。

    老穆贷款搞起来的大众4S店和恒顺通汽配公司已经完全铺开了摊子,卓杨九山海洋几个发小也都知道了修车行着火的那场祸事,不过正所谓不破不立,这样一来迫使老穆破釜沉舟开始独自创业,焉能不知非福?哥儿几个开张大吉恭喜发财就好。开张时九山和海洋没赶过来,恰逢吃货中国美食行,卓杨倒是领着一大帮子足球明星亲临捧场,贼轰动。

    表面上看老穆现在俨然一副成功人士派头,实则很有些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三百多万的银行贷款和高额的贷款利息,像一付沉重的担子压在他单薄的身子板儿上,丝毫容不得大意。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然而这次贷款里牵扯到肖远山肖哥的情分,老穆不能让器重自己的人失望,更不能让肖远山坐蜡。

    现实逼得老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甚至不能有一丁点闪失,而他也才刚满21岁而已。

    幸好,店里和公司业务开展都还算顺利,这其中小舅多年积攒下来的诚实守信的口碑起了相当关键作用。人生就是这样,善良品行营造出的人性光辉,平日里并不显山漏水,可一旦遇事,便能显现出好人的力量。许多老客户一起跟随着而来,甚至一传十传百,就是冲着那个好人。

    这件事,也让老穆对善与恶、对与错,有了更深刻认识。

    小舅原本心灰意冷这就要归隐山林,老穆苦苦相劝:才刚刚四十岁,人生才刚开始,归得哪门子隐呐?我小舅妈我小表妹我姥姥姥爷都等着过好日子呢,你且得干着呢!

    本来也只是情绪之言,骨子里是个勤快手艺人,不干到七老八十简直都瘙痒难耐。再说了,外甥还替自己还了几十万的尾账,哪能生装看不见,回头再让姐姐说自己,这张脸皮还要不要了?

    于是,借坡下驴,小舅半推半就担任了4S店的维修总监,好大一个头衔。至于老穆的师傅兼狱友老曹,则担任了店里的技术总监。

    这是两个老穆能完全信任的人,自己人。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老穆现在最主要的工作是两头跑业务跑关系,至于人生地不熟,有肖远山在,什么吓人的关系拉不上?

    压力巨大但也蒸蒸日上,不过,也不都是顺心事。春天来了臭虫自然也就来了,肉香就会引来苍蝇。

    昌平有一位绰号‘猴三儿'的街头青皮,三十来岁,土生土长里里外外人面上极熟。这个货没什么固定职业,时不时坑蒙拐骗一把,倒腾点什么,算是个活套人。

    猴三儿不同于小混混,太没底线的事情不会干,什么砸寡妇门挖绝户坟。太违法的事情也不干,杀毒灭反。这种人在西安叫老异门,成都叫老杂皮,北京叫老炮儿。

    猴三儿最大的爱好就是摆谱,对谁都五马长枪装天王老子惹不起,其实穷得跟灯似的,手边的手串珠子文核桃紫砂就是他全部家当。

    猴三儿有那种老北京的陋习,爱欺生,喜欢欺负外地人,他也真能把人唬住。还在修车行的时候,老穆就知道这么一号人物,猴三儿开着一辆也不知是三手还是四手的奥拓,时常跟拖拉机一样吵吵着过来让小舅给拾掇拾掇。

    知道归知道,老穆没跟猴三儿打过交道,不沾边没什么好说的。猴三儿本来也没把老穆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可现在这个外地乡巴佬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把生意做到这么大,这就有点像踩了他猴子尾巴似的。

    昨天晚上,老穆陪着几个客户应酬完,正独自往店里走去,店里有他一间大卧室,就在他那个更大的办公室隔壁。夏夜的微风里都是燥热,黏答答的短袖衬衣贴在略带微醺的老穆身上很不舒服。

    拐出西关刚走上正街,迎面便和刚撸完烤串醉醺醺的猴三儿走了个脸对脸。

    “哟呵,这不穆大老板吗,嘛去?”

    “猴三儿啊,我回店里。”老穆没打算跟他扯淡。

    “站住!猴三儿也他妈是你叫的?”有点找事儿。

    “……得嘞!三儿哥。回见啊……”知道这是个混不吝,老穆懒得理他。

    “我他妈让你走了吗?”酒壮怂人胆,猴三儿这会儿铁了心要找茬。

    “那……三儿哥您有何吩咐?”

    “我那车有点毛病,你给我看看。”

    “行啊,明儿你开店里来,我让人给瞧瞧。”老穆说。

    “甭他妈明儿,也甭他妈别人,就现在,你现在就跟我去。”猴三儿翻着眼睛。

    老穆颇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老炮儿,半晌没有说话。

    “怎么着?三爷我请不动你啊?甭他妈废话,立马走着!你大爷的……”

    老穆还是没说话,就这么一脸麻木看着猴三儿。

    “立马走着,别找不自在。甭开个破店就当自己是个人物,在猴三爷跟前你狗屁都不是。信不信猴三爷把店给你拆喽?”老炮儿嘴太大,好几倾地的建筑,你拆一个试试。

    “我不信。”老穆还是面无表情。

    ‘啪!'猴三儿突然抽了老穆一耳光,老穆根本没想到他会动手。

    双拳猛然捏紧,老穆登时就火了,双目凛出凌冽的寒光,立时就要发作,要把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玩意儿撕成碎片。

    身形未动,老穆猛然警觉。

    母亲的眼泪和鬓角银霜,父亲的风烛病躯。

    动手倒是痛快了,弄他个半死轻而易举,但……爱我和关心我的人会是怎样一种失望?那些在我绝望时为我奔波的兄弟,在我窘困时伸出援手器重我的人,我还没有来得及回报他们!

    老穆硬生生拉回了身形。

    猴三儿被老穆凶凌似狼一般的目光吓出一个激灵,酒都醒了。

    “干……干嘛……干嘛?”边说边往后退,越退越快。“甭以为……我告你……给猴三爷我等着……”

    猴三爷跑了。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