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坐忘长生坐忘长生 冥冥九幽路 第六百一十六章 惊变、难逃

坐忘长生 冥冥九幽路 第六百一十六章 惊变、难逃

    惊叫声四起,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空牢都动荡了起来,飘在虚空中的牢笼犹如被丢进了飓风中飞速旋转。

    哗啦啦的锁链声突然响起,一条条原本无形的长链浮现出来。

    柳清欢死死扒在笼栏上,透过快速闪烁的黄色灵光,只见每一个牢笼都连着那些黑色的锁链,锁链再纵横相交,密密麻麻得犹如一张将整个虚空罩住的大网。

    “呀呀呀,要撞上了!”

    扒在另一边的庚元在他耳边疯了似地大叫着,额角都磕破了,血流了一脸,眼中却满是兴奋。

    柳清欢回头看去,他们这个笼子与另一只笼子的铁链缠搅在了一起,两者在剧烈的翻滚中砰砰撞上!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碾压声中,笼中三人都被震得脱了手,再次滚作一堆。好在这会儿震动减轻了不少,笼子总算不再翻滚。

    “疼疼疼!”

    “啊,老子腰断了!”

    对面的牢笼传来呼喊声,因为紧贴在一起,里面的人也能看清了,一共三个人,跟麻花似的扭成一团。

    其中一个生了满脸疯长的大胡子,几乎连面目都被埋了,从人堆里挣了出来大叫道:“他娘的,脑子都要撞散了!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柳清欢也被撞得不轻,推开压在身上的庚元,龇牙咧嘴了半天。

    庚元随手一抹脸,抹得满脸血,满不在乎地道:“被关在这鬼地方十几年,今天总算遇到件新鲜事,嘿嘿嘿。”

    “姓孙的,你们没事吧?”

    “哈哈,你都没事,我们怎会有事。”

    宁和用左手托着右肩,一用力,只听咯的一声骨响,痛得脸都扭曲了下,喘了口气才道:“不会真是什么凶兽醒了吧?”

    大家都从地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地挪到笼边往下看去。

    刚才的变故发生得极其突然,但破坏力却不小,不少牢笼都移了位,撞到一起的也有好几个。不过这会深渊又恢复了安静,连那种如急鼓敲击的砰砰声都消失了。

    柳清欢抬起头,眼睛猛地一亮,紧盯着一个角落:“各位,笼子破了!”

    其他人立刻停下了交谈,全都抬起头。

    之前的相撞让两个牢笼都有些变形,柳清欢他们这个有一边更是瘪了一角,一根栏杆翘起错开了,出现大约一掌长的裂缝。也因此,那层将牢笼笼罩住的黄光在那里有了破绽。

    三人互看一眼,眼中都浮出惊喜之色,庚元如猴子一般窜了上去,将手伸了出去:“我的法力回……”

    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大响,便见高空处打开一道透出光亮的门,种种嘈杂的呼喝声立刻从门内传来,似乎还夹杂着法术的爆鸣声。

    一位身着蓝色道袍的修士飞奔而入,他一眼便扫见空牢内的一团乱相,脸色铁青地冲身后一挥手,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电光往虚空深处落去。

    他身后还跟着两人,看也不看那些东倒四歪的牢笼,往下疾奔,走的时候还没忘了一把关闭大门。

    大胡子咒骂了一声,贴着牢笼低声问道:“这些人反应也够慢的,现在才进来。喂,你们能看出他们的修为吗?”

    其他人都摇头,宁和悄声道:“那个蓝衣人我曾见过,是一个度劫期的老怪,后面两个就不知道了,修为应该也不会低到哪去。”

    几人齐齐倒抽了一口气,面面相觑之下,都感到今日之事非同寻常。

    “你们听,上面好像乱了?”

    大胡子难掩兴奋地道:“嘿,会不会是我们的人打到罪气宫了?”

    “不能吧,罪气宫离长恨关远得很,哪那么快就打到这儿了。”

    “不对,如果从秋叶原斜插入忧思崖,可以绕过欢喜殿,直达罪气宫……”

    柳清欢三两下攀到庚元身边,与他对视一眼,问道:“法力恢复了?”

    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全都期待地看着他。

    庚元一只手伸在外面,尽力不挨着两旁的栏杆,朝那大胡子得意一笑:“方大头,爷爷要出去了,不能再陪你玩了。”

    大胡子又羡又嫉:“那么巴掌长一道裂缝,你挤得出去吗?要走快走,别在这儿碍眼!”

    “啧!”

    庚元咂了咂嘴,脸上倒现出几分不好意思,带着歉意看了他一眼,露在外的指尖一掐,整个人突然瘪了下去,像一匹柔软的布一般顺着裂缝便滑了出去。

    柳清欢就紧跟其后,当手臂伸出黄光的缝隙之后,禁法禁制便不再起作用,他身形一缩,转眼已到了笼外。

    宁和也如法炮制逃了出来,但出来后他们才发现,即使离了牢笼,这个虚空还设制了禁空禁制。

    柳清欢抬头望向遥不可及的高空,那里才有通往外界的通道,但他们现在却飞不上去,使尽全力也只能勉强浮在牢笼半尺之上,不至接触到那黄色光罩。

    这么看来,想要出去竟是有登天之难。

    先出来的庚元已经拿出一把剑,法力一贯,便去切大胡子他们的笼子。

    大胡子摇头道:“别浪费力气了,这是禁灵陨铁打造的,一般的法器碰到它便会被吸走灵气,除非先天以上级别的……你们还是快点想办法走吧。”

    柳清欢心内动了动,又抬眼四顾了下,终是没吭声。

    定海珠虽然属于先天灵宝,但明显不适合用来切割,要是用砸的,他可不保证会不会把里面的人连带着一起砸死。

    而且定海珠他还没有炼化,要是不小心失手掉入深渊,他上哪儿找去?

    “小看我?”庚元不信邪地切着,只见他双手放出一缕缕锐利的金芒,切了半天也只在上面留下浅浅的划痕。

    他叹了口气:“几位兄弟,对不住了。”

    大胡子虽然早已料到结果,难免还是有几分失望,恶声恶气地道:“这笔账老子给你记着,等我出去后再讨回来。”

    他们这里的动静虽然小,但却瞒不过周围的牢笼,只是此时竟然没人出声叫喊,都保持着缄默。

    柳清欢抬眼四顾,发现目之所及,像他们这样意外破开的牢笼还有几个,只是所有人都一筹莫展,蹲伏在笼子上面窃窃私语。

    柳清欢摸着那些黑色的铁栏杆,问宁和:“这是禁灵陨铁?我之前受审时,见到一种跟这个一样颜色的铁链,但比它细很多,其上还隐见丝丝血纹,又是什么材质?”

    宁和想了想,道:“你说的应该是在天魔火中煅烧数万年,再经过九九八十一次炼制,精炼过后的禁灵陨铁吧,那种又叫天魔禁神铁,据说连大乘都能锁。”

    他愣了下,突然反应了过来,惊道:“什么!你受审时竟然用到了天魔禁神铁?”

    柳清欢想起那日钟离与紫膛脸的对话:“好像是审问的人擅自动用了什么甲字刑房……”

    说到这里,他脑中突然划过一道灵光,终于想起自己曾在哪儿见过那种铁链了!

    当年他在不归墟内下到魂池,然后闯入了一间破屋中,遇到了一个自称归不归的家伙,其脚上就锁着天魔禁神铁!

    他猛地一扭头,望向脚下的虚空深渊,心中砰砰直跳。

    仔细想想,当年那间破屋,四处漏风、破旧不堪,屋外也是一片黑暗的虚空。

    但他又不由疑惑,如果归不归真的是被天魔禁神铁锁住的话,那他又是怎么拿出跨界传送符的呢,又是怎么打开了一个通往不归墟魂池的界门的呢?

    当年他见识有限,还以为那道光幕是防护法阵,现在想来,那明明就是一个跨越界面的传送界门!

    柳清欢还记得清清楚楚,归不归当时不仅悠哉游哉的有酒喝,桌上还摆着一碟花生米呢。

    难道……

    “道友,青木道友?”

    柳清欢骤然回神,就见庚元和宁和都一脸莫名地看着他:“嗯,怎么?”

    “我们在说,有道友传话过来,让我们到他们那里去,然后再一起想办法,你觉得怎样?”

    “哦,好啊,我没意见。”柳清欢暂时压下某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想法,打起精神正色道:“只是,怎么过去?”

    宁和望了他两眼,道:“我们可以顺着铁链,走到他们那边去。”

    柳清欢看向那些将所有牢笼联结在一起的长链:只半个脚掌宽,还晃晃悠悠个不停。

    “这……你们确定?这不小心就会摔下去吧。我们现在虽然法力恢复了,但别忘了此地禁空,摔下去可不得了。”

    庚元嗤笑一声,道:“说的是,再说聚在一起就能想出办法了?得了吧!凭什么让我们过去,他们怎么不过来?”

    他双眼射出锐利的金芒,足下一跃,踩上一根几乎竖直的铁链,道:“他娘的这个破地方防守也太严密了,想逃出去怎么这么难!与其在这里想来想去,我看还不如直接往上爬。”

    “不妥。”宁和忙道:“那些铁链离最顶上还远得……”

    这时,一声巨响突然从虚空深处传来,灼目的白光乍然翻腾而起,庞大的威压如飓风过境,震得所有铁链都哗哗作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