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风雪倾城GL正文 第281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宣战

正文 第281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宣战

    令何其殊颇为忌惮的天机谷奇兵,却连花倾夜都寻不到蛛丝马迹。

    “就像完全不存在似的。”回到住所,雪千寻有些失望地道,“会不会是何其殊使诈?他唯恐倾夜与东王结盟,才传出这样的假信,以便从中挑拨。”

    玉楼摇摇头:“如此容易戳穿的谎言,何其殊不会那么幼稚。”

    雪千寻默默汗颜,静静地挪到西风身后。

    伊心慈道:“在内陆,我从没见过此等高手。他们一个比一个厉害。”她的脸上掩不住忧心忡忡,自己的武功进境总也追不上同伴的步伐,更不可能与这些层出不穷的高手抗衡。

    空逝水道:“便是在结界之外,如此莫测的高手也属罕见。细思过后我也甚是心惊,一支队伍是怎样悄无声息地生活了这么多天?”

    雪千寻沉吟了一会儿,小声道:“那……何其殊又是怎样发现他们行踪的?”

    玉楼道:“冰岛是北王的中枢要地,他自然人多势广。”

    雪千寻道:“若是应付绝顶高手,人多也无太大用处。”

    玉楼思了思,这回甚觉雪千寻所言有理。

    玉良不由道:“寒冰留给何其殊的旧部自然也有许多高手,却都不值多虑。如今北王麾下唯一令我折服的,便是楚怀川。这位老先生几十年前已是内陆屈指可数的高手,如今更是境界超绝。”

    伊心慈心中惊叹。剑圣玉良虽然脾性谦和、温润如玉,但他骨子里的清高丝毫不亚于以桀骜著称的星城翩鸿。能让剑圣说出“折服”二字的人,竟是她最熟悉的恩师。

    星城翩鸿悠悠道:“这么说,玉贤弟是相信此岛之上,唯有楚怀川可以发现那队神秘高手?”

    玉良微微一笑:“事实也正是如此。”

    星城翩鸿面色一沉:“然而不论过去还是现在,楚怀川皆是小夜手下败将。我倒认为,那些人是故意露出形迹使北王察觉。”

    玉良怔了一下,转而笑容更深,摇头道:“仁兄的护犊子果然名不虚传呵。”心中暗道,你自己时不时给小夜摆脸色,却绝对不许别人对她有半点低估。

    空逝水道:“夫君的想法果然……果然如神来一笔。那么夫君可知他们为什么要向北王显露身份?”

    星城翩鸿高深莫测地淡淡一笑,斩钉截铁:“这我不知。”

    空逝水无奈。

    星城翩鸿道:“我只是不信小夜追踪不到的人,他们却能。”

    这时候,锦瑟行至星城翩鸿身旁,笑容甜美又乖巧,附在他耳畔悄声道:“我信父亲。这世上,任何人都不及小夜。”

    星城翩鸿忽然觉得自己搞砸了什么。

    花倾夜灵觉本就奇高,此刻稍微凝聚些内力,便将锦瑟的耳语听得一清二楚。

    空逝水正想问花倾夜话,忽见她唇角微扬,露出极度罕见的神情。

    “唔,小夜,你竟也会偷笑的?”空逝水脱口而出。

    及众人循声望去时,花倾夜早又是一副淡泊清远、毫无波澜的脸孔。

    “师母可是有话相问?”花倾夜没事儿人似的一本正经反问。

    空逝水几乎怀疑自己方才看花了眼,定了定神,方道:“假如……真是天机谷的人,他们是否有这样的实力,隐匿起来连你也追索不到?”

    “假如他们真是天机谷的人,那么,”花倾夜道,“躲我三天便是极限。”

    星城翩鸿道:“他们究竟什么来头尚且无法断定。不知他们要隐藏到何时。”

    花倾夜淡淡道:“不论是谁,既然他们想玩捉迷藏,那么从今日起,我花倾夜奉陪了。”接着,她嘴唇微微翕动,将一句私语凝聚成只传向星城翩鸿耳中的音波,“您的徒弟可是最厉害的。”

    别人很难注意到花倾夜的小动作,只有星城翩鸿瞧见她秀丽的眉梢轻轻扬了一下。恍然好似回到许多年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还不到十岁便有了万人之上的威严并十分懂得克制,却每每敢在他面前娇憨顽劣、吐露心中的秘密。

    “淘气。”星城翩鸿低声,暗下却莫名的凄然。

    北王府中。

    “完全不见了踪影。”何其殊望着窗外皑皑的白雪,一字一沉。

    室中只有何其殊、寒冰和楚怀川。寒冰早已把自己努力追查的经过详述了一遍,楚怀川却始终不发一言。寒冰有些心慌,何其殊却十分仁和地望了望他,并无分毫斥责。

    “他们是不是走了?”寒冰似在自言自语。

    何其殊摇了摇头:“除非飞天遁地,否则走比藏更难。我们该问,花倾夜把他们藏哪了。”

    寒冰道:“他默认来自天机谷,您便信了?今日花倾夜他们也在岛上巡了一圈,很像是找人。”

    何其殊悠悠道:“所以他们找到了西王。”

    “也许他们原本并不想找西王。”寒冰重申自己的观点。

    何其殊冷笑:“你的意思,我被骗了?”

    寒冰连忙低头。

    何其殊便问楚怀川:“先生高见?”

    楚怀川一点儿也没有焦灼愁苦之色,一如既往地轻松泰然,悠悠道:“老臣觉得那个人很有意思。”

    “唔?”何其殊提起兴致,知道楚怀川所指正是他们前几天捕获而昨晚又凭空消失的俘虏。

    楚怀川接着道:“如果他坦言自己来自天机谷,您必不肯信。”

    何其殊微微点头。

    “而他若抵死守密,您也猜不到他来历。”

    何其殊深以为然。

    楚怀川道:“所以他才有趣。此人的言行做得恰到好处,可以正好让我们自己推测出他的身份。老臣甚至觉得,他能被我抓到,都是故意的。”

    何其殊神色微动,但仍然有礼:“先生也觉得本王被骗了?”

    楚怀川摇头:“凭老臣的认知,他的武功的确出自大夜皇族亲卫一脉。即便大夜已经灭国,那种绝密武功也不至于随意外传。而且,看他的武功境界,显然是被正宗传授出来的。那个传他武功的人,很可能就是花倾夜。”

    何其殊和寒冰都茫然了。

    “花倾夜训练出来的人,果然十分厉害啊。”楚怀川由衷感叹,“您看,他想逃便逃掉了。倘若如他所说,他们的队伍个个都比他强……庄王,这种人若是与我们为敌,该有多棘手!”

    何其殊心中发冷,而楚怀川面上的笑容却依然和煦。

    “还好,还好。”楚怀川露出放心的表情,“他们暂时还不是我们的敌人。”

    “先生此话怎讲?”何其殊迫不及待地问。

    “因为他们最想杀的,正是花倾夜啊。”楚怀川至此才流露出一丝忧色,喃喃自语,“话说,我须早些将心儿带回身边才好。”

    何其殊震惊了半晌方问:“那他们为何不直接动手?”

    楚怀川道:“且不论他们有没有那种实力。至少,弑主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借您之手,岂不更好?”

    “这……难以置信!”何其殊道。

    楚怀川道:“据说,天赐公主是在亡国之日加冕为皇。庄王有没有想象过她当时的心情?”

    “被亲族放逐了六十五年,重回故地却已是国破家亡。那时的她,定有无数不甘。”何其殊尽力想象花倾夜的心境。

    楚怀川道:“花倾夜必定有过强烈的复国愿望。能在那种十面受敌的情况下拯救出一支残兵不得不说十分了不起。他们藏在不为人知的深谷,忍辱偷生。可以想见花倾夜倾注了怎样的心血,才将这些人培养成以一当百的顶尖高手。”

    何其殊冷哼:“她自然不会白白培养。”

    楚怀川沉吟了一下,终于道:“也许,她后来改变了想法。”

    何其殊有些惊异:“先生莫不是听信了伊心慈的进言?”

    楚怀川无比坦然:“老臣亲自养大的孩子,怎会不信任?她既然说花倾夜无心争夺天下,则必定是花倾夜给了她这样的感觉。至于花倾夜那边……其实我很早就曾猜测,那个独步天下的第十一代江湖笔,应是一位十分仁慈的女子罢?只没想到会是天赐公主。所以,这件事,当有六成的可信度。而剩下的四成,便需要以天机兵来佐证了。”

    “您是说,天机谷的内部发生了分裂?”何其殊难以置信地问,倘真如此,可是对何氏皇族的大好消息。

    楚怀川道:“天机兵多是大夜王朝的名门旺族,他们背负了太多仇恨和屈辱,这么多年也饱尝艰辛,他们怎会个个像花倾夜这般慈悲旷达?定有许多人渴望复仇、渴望荣耀。倘若他们的主人不允,这支疯狂的悍兵必定要铲除旧主,推举新领袖。而臣下的反叛之心一旦显露,花倾夜自然不能再用他们。”

    何其殊终于明白了楚怀川先前传信给萧姚的用意:“那个俘虏想借我们这把刀杀主,殊不知江湖笔这种人物,我们也不是想动便撼动得了的。”

    寒冰脱口道:“东王够狂,由她掌刀再巧妙不过。楚老先生深谋,寒冰佩服。”

    楚怀川苦笑道:“老夫平生用这双手救了许多人,也杀过许多人。各种阳谋阴谋、权术诡术皆使了不少。”说到这,他矍铄的目光直视何其殊,“惟愿、老臣拼尽一生所保的,是个有利苍生的明君。”

    何其殊神采飞扬,朗声笑道:“那是自然。我皇兄必是史上最好的皇帝!”

    寒冰干笑着附和。正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传报。

    “启禀庄王,东王发来一封请帖。”

    何其殊接过帖子,展开只见一句话:一线春峡,速来。

    这哪里是请帖,此乃命令!

    何其殊眉头紧蹙:“东王又想干什么?”

    楚怀川却通透极了:“必是知晓了我们的阴谋,想要她腹背受敌,索性主动宣战了。”

    寒冰面容扭曲,他从没见过如此坦然称呼己方的谋略为“阴谋”的人。

    何其殊道:“这个女人委实性急,我看她不该叫萧姚,叫嚣张才对。”

    萧姚的嚣张果然不负众望。

    时值黄昏。金黄的日光照不亮一线春峡乌黑的焦土。

    萧姚独自立在一处孤兀的石峰上,黛色衣裙随风飘扬,身后的夕阳给她镶了一圈金色的轮廓,使她显得既冷肃又寂寞。

    何其殊屏退随驾的十名护卫,上前几步,朗声问道:“萧姚,你约我所为何事?”

    萧姚未转头,漠声道:“楚怀川不来么?不把厉害的人物都带上,你可莫要后悔。”

    “蒙东王挂念,老夫在。”洪钟一般的声音传来,楚怀川果然现身。

    萧姚冷笑了一声,又道:“寒冰老贼躲在何处?叫他带上妻儿,或许能壮上几分胆。”

    寒冰当真不打算面对萧姚的。然而人家既已指名道姓,寒冰也不好再缩头。途中,他便只恨何其殊为何巴巴地派人传话。待他带上妻儿抵达一线春峡时,西王罗布及其部下已然在列。但不见花倾夜一众的身影。

    萧姚静静伫立,身姿飘逸如常,默默清点了人数,最后满意地挑了挑唇角。她抬手将眼罩拂下,刹那间金色眸光璀璨生辉,比夕阳更加夺目。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像所有第一次看到这双眸子的人一样,他们的心脏仿佛被一种莫名的力量震慑,顿生恐惧之感。

    萧姚的目光依次扫过,玩味他们千变万化的神情,然后,悠然吐字,其声若冰:“你们哪个先来受死?”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