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久爱成疾第2卷 第1585章 再见故人

第2卷 第1585章 再见故人

    风景区的山顶寺庙,建的很是古朴大气,百年前的寺庙慢慢扩建传承下来,形成一定规模,长年累月香火不断,过来求姻缘,求事业,求平安的,求什么的都有。

    祁牧并不信这些,不过是秉着虔诚之心过来祭拜,保佑他们姻缘顺遂的。

    阿檀倒是有几分相信,人生二十年多年,见过大恶,又遭逢大善,她内心对这些不自觉地就信了几分,很是虔诚地所有的大殿都跪拜了一番,然后还抽了一根签,求姻缘的。

    解签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和尚,老和尚枯瘦枯瘦的,常年坐在大殿屋前的老树下,摆了一个台子,前来求签的人排了长长的队伍。据说庙里的签文很是灵验,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过来解签的。

    不过这老和尚的脾气却不是很好,阿檀看着他看了几张签文都不置一词,偏偏那些人走的时候还蛮高兴的,听前面两人小声对话,阿檀才明白,原来这和尚不怎么解签文,若是什么都不说,表示是中等签,唯有下下签,才会提点困顿。

    轮到阿檀的时候,老和尚看着她求来的签文,又看了看阿檀的面相,皱了皱眉,见她如今眉眼平和,衣着朴素,点了点头,难得张口说道:“闲来夫子处,偶然遇一人,童颜鹤发,笑里生春。上上签。施主命中遇吉人,是求姻缘还是事业?”

    “姻缘。”阿檀轻声说道。

    老和尚笑而不语,若是求姻缘更妙,面相上本是少时富贵,后逢变故,凄苦早夭之相。命中一劫已过,此后都是富贵顺遂、夫妻和美的命。

    “去吧,多捐点香火钱。”老和尚露出微笑,什么都没说,让她去捐钱了。

    阿檀拿着签文走出队伍,见祁牧等在一边,甜甜一笑,走过去,拉着祁牧的手,说道:“老和尚让我多捐点香火钱,我求的签应该是极好的,我们去捐钱吧。”

    阿檀听那老和尚说她命中遇吉人,已是信了几分,既是上上签,她跟祁牧的婚事应该不会有什么波折。

    “嗯。”祁牧见她得了上上签,笑容甜美的样子,心情也极好,回到大殿,找到和尚捐了一万块钱,那小和尚瞪大了眼睛,觉得这数额有些大,虽说香客前来捐香火钱的,一般是上不封顶,但是大多是名胜古迹的寺庙,他们这个小县城的寺庙即使传承了近百年,大多是附近人来拜拜,捐个千把块钱都是多的,这汉子看起来冷厉的很,居然信佛,还一言不发地就捐了这么多钱,捐完就走。

    小和尚喊都来不及喊。

    烧完香,两人就手牵着手地下山,看着沿途的美景,然后回度假村收拾行李,第二天坐飞机去帝都。

    阿檀走的这几日,便将店铺的事情一并委托给了水荣。

    第二天一早,水荣开车送两人去苏城赶飞机,下午的时候,两人就到了帝都。

    阿檀以前来帝都旅游过,出国读大学那一年,父亲出差到帝都,顺便带她过来游玩,这算是第二次来。

    阿檀原以为祁老给祁牧留的是个小四合院,毕竟祁牧提的时候只说了是个歇脚的地方,等到了四合院,看着是二环内,三进的大门,门前种植着两棵百年老树,顿时愣了半天。

    祁牧已经开门进去,进去就是一个打理的极有艺术感的院子空间,占地极大,院子中央摆放着休闲的石凳和桌椅,四方房屋前都修有游廊,郁郁葱葱的花草长得极为的茂盛。

    阿檀数了数房间,有十多个房间,顿时拉了拉祁牧,问道:“这就是你歇脚的地方?”

    虽然她对帝都的房价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曾听父亲提起过,她高考那年,若不是出国读书,大约就会来帝都上大学,那时候父亲就问了帝都这边的房产,四合院要每平20万,还看地段,后来因她出国读书,父亲才没买四合院。

    祁牧这房子至少是4,500平的,还有独立的车库。

    “嗯,我平日不怎么回帝都,住的少,房子是霍叔帮忙照看的。”祁牧将两人的行李搬进屋,见她看的有些呆,不仅莞尔,伸手捏了捏她白嫩的小脸,低沉地笑道,“等安顿好了,我带你去看望霍叔。”

    阿檀点了点头,见祁牧应是好几年没回来了,但是这里一尘不染的样子,那位霍叔大约是真的用心照看房子的。阿檀见他穿着休闲的运动装,身材高大健壮,一回来就去烧水收拾行李箱,一副普通青年的模样,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房子至少市值一个亿,所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兜里只有2000块钱的祁牧根本就不是穷光蛋,这个骗纸。

    阿檀还有些无法接受,呆呆地坐在院子的椅子上。

    祁牧怕她饿着,从行李箱里翻出带来的水果和水,洗干净了端到石桌上,又找了毛巾来给阿檀擦了擦手和小脸,见她呆萌的模样异常的可爱,忍不住,倾身吻了吻她,低低地说道:“饿得话先吃点水果,等会我带你去吃饭。”

    阿檀被他一阵克制地亲吻,回过神来,连忙小脸微红地推着他,说道:“你快去忙吧,我要缓缓。”

    她要好好缓一缓,第一次认真思考了一下,一个能在帝都拥有4,500平四合院的男人,怕不是普通人吧,她以前一直以为祁牧的外祖父只是一个祖传的御厨,现在看来并非那样简单。

    她出生富贵,所以对金钱不是很看重,祁牧大约比她还要视金钱为粪土,所以这价值近亿的四合院都不怎么提。不过虽然说价值高,但是也是换不了钱的,毕竟是他外祖父留给他的遗产,不舍得卖。

    阿檀原以为自己要嫁的是个普通退役的汉子,她都做好准备跟他一起种一辈子田了,结果这个普通人在帝都是拥有豪宅的!

    祁牧将行李都收拾好,就带着阿檀去吃饭。

    车库里的车放了好几年没人开,阿檀见他掀开车子上面的车罩,露出崭新的悍马车来,车牌号还挺特殊的,顿时默默地看了祁牧一眼,说道:“你买的车?”

    “我去军校那年,霍叔送我的车。以前开的是我外公的车,那车有些年头,现在不太舍得开。”祁牧说着就带阿檀去看另一辆车,果然是古董的吉普车,极具收藏价值。

    阿檀见他对外祖父的车都这样宝贝,是个极为念旧的人,不禁微微笑道:“这样的好车开出去要是磕磕碰碰了,就心疼了。”

    几十年前的车,都是宝贝呀。

    “霍叔是什么人,怎么会送你悍马?”阿檀想到两人要领证结婚了,对他的事情不好一无所知,便问道。

    “外公对霍叔有救命之恩,所以这些年霍家一直关照着我们爷孙两。明天我带你去霍叔家。”祁牧将当年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几十年前,最动荡的那几年,帝都的一众名门子弟都是下放到全国各地的,外祖父随军到了西北荒漠一带,靠着一身的厨艺,养活了十几个**,其中就有霍家人。

    所以外祖父离世多年,他晚年安息之地,苏城和青县都无人敢动,否则凭着安平村跟青县只有20分钟的路程,早就拆了村子了,搞各种城建了。

    阿檀这一听算是明白了,大约是好人有好报,祁老一辈子都行善,更是对多人有恩,所以这些人就回报到祁牧身上。

    阿檀并非帝都人,滨海离帝都着实有些远,她年纪轻,前面二十年基本都是埋头读书,回国后没一年家里就遭逢剧变,是以不仅不清楚滨海的局势,更是不知道霍家在帝都名门中的分量。

    “那你怎么不说呀,早知道我们要去拜访长辈,应该带些土特产品的。”阿檀咬了咬唇,说道。

    祁牧低低一笑,伸手拉着她,打开车门上车,说道:“不需要,度假村的每份特产我都寄了好些份到帝都,够他们分着吃了。”

    阿檀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

    祁牧开车带着阿檀去吃正宗的烤鸭,吃完饭,就马不停蹄地去置办结婚的一应东西。

    上次在青县,阿檀只买了一只小金猪,衣服首饰都买不到,如今到了帝都便没有什么限制,祁牧特意带了阿檀去逛商场,阿檀的衣服太少,这一次过来,春夏秋冬的衣服至少要买四套,一共买十六套,至于婚纱和礼服之类的需要订做,这一次大约是来不及置办了,好在两人的婚期至少要排到明年。

    阿檀本来逛的很开心,没有女人是不喜欢漂亮的,试了几身漂亮的裙子和外套,一转身就见祁牧都买了下来,顿时恨不能揪住他,这里的衣服一件都是几千上万的,这糙汉子是真的败家。

    “我就试试看,你别乱买。”阿檀将他拉到一边,一脸肉疼地算着祁牧刚刚刷掉了多少钱。

    “你穿着好看。”男人目光幽深,大掌抚摸着她的脑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到一边,视线灼热,他的阿檀应该穿这样美丽的衣服,绽放出独特的光芒。

    “那也不能都买,你这么败家,以后不准管钱。”阿檀哼哼地说道,来帝都的时候,阿檀将银行卡给了祁牧,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男人低声笑出来,笑容软化了棱角分明的冷厉面容,沙哑性感地点头,说道:“嗯,以后你管家管钱,还管着我。我赚钱养家养着你。”

    阿檀听的脸一热,她管钱就算了,怎么还管他来了。

    “两位的感情真好,先生,这是您买下的衣服,都打包好了。”导购小姐笑容可掬地将五六个袋子递上来,一开始看着两人穿的普普通通的,还以为只是来看的,没想到这男人付钱那叫一个利索,但凡是这位姑娘试过好看的衣服,一件不落地全买了,都没看价钱。

    “我们商城最近在做活动,购物满1万赠送300的现金券,购物满3万赠送1000的现金券。先生,你们可以去一楼的服务台领取1000的现金券。”导购小姐热情地说道。

    “好的,谢谢。”阿檀微笑道,看着购物清单,觉得一天的螃蟹白卖了。她们这么多人忙活了一整天卖的螃蟹不够商场刷一次卡的!!

    “我会赚钱,你别担心。”男人贴着她的耳边,低沉地笑道,“阿檀,我们还没买钻戒。”

    男人靠的极近,呼出的气息都喷在她的耳朵上,酥酥的,痒痒的,阿檀半边身子都软了,拉着他就出了店铺,耳尖红的滴血。

    祁牧拿着发票去一楼的服务台换现金券,阿檀感觉商场的暖气开的有些足,浑身都冒汗,便等在一边平复着急促的心跳声,不经意看到一个身影,愣了一下。

    严桓?阿檀愣了数秒钟,想也不想地追了上去,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背影颀长熟悉,身边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出了商城,直接上了车离开。

    阿檀追出来时,只能看到车尾,那是一辆保时捷,牌照是帝都的,严桓怎么会在帝都?阿檀脸色发白,站在冷风里,想到之前报纸上报道他有了未婚妻,对方是帝都名门,不觉自嘲一笑。

    她正要回去,身子被一个大力地抱住。

    祁牧急急地追出来,紧紧地抱住她,脸色是前所未有的沉郁,面容轮廓冷厉异常,看着她,眉眼是翻滚的暗沉,低低地说道:“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跑出来了?”

    “我好像看到熟人了,追出来才发现看错了。”阿檀有些紧张,不小心碰到他的手,发现冰冷的厉害,连忙握住男人粗粝的大手,给他暖了暖。

    祁牧紧紧地握住她的小手,感觉失去的温度渐渐地回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将她的小脸紧紧地按在胸口处,沙哑地说道:“以后不要乱跑,别吓我,嗯?”

    他看得分明,阿檀是追着一个男人出来的,若是以前他还能放手,如今他放不了,男人目光透出几分的幽光,也是时候要去一趟滨海,弄清楚阿檀的事情。

    阿檀被他抱在怀里,听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点了点头,微微闭眼,她很清楚,严桓只是她的过去,祁牧才是她的将来。只是年少时,她跟严桓毕竟有婚约,对那个男人她也曾经有过无数的幻想,如今再见,内心到底是酸涩唏嘘。

    她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日子了。

    因这个插曲,两人也无心继续逛商场,便开车回到了四合院。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