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一九一章 兖州军继战襄平(四)

正文 第一九一章 兖州军继战襄平(四)

    是啊,真要是仔细一想的话,其实还确实,就是如此。是啊,你说如果每个人都没有什么顾虑存在了,那么天下估计也真就永远都不会太平,为什么呢,其实主要就是因为人心,是吧,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主要的?应该是没有了吧,所以很多时候,这个有顾虑啊有担心什么的,其实那并非就是什么坏事儿,因为在特定的时候场合,特定的事儿上,它也许还会是好

    事儿,是好的方面,对不对,所以那都不一定了。就是因为人的顾虑,他有顾虑,所以一时才会考虑更多,而这个事儿最后结果是做与不做,当然也会想很多更多,如果说真连这个都没有了,那么有些事儿,必然就不是很好,一定啊,所以有利有弊,都是这样儿的,没错。

    而此时的甘宁张辽还有乐进他们,在三次退下之后,曹操/他就直接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反正对今日的他来说,这真,其实就算是可以了,毕竟石全都没在城上,那可以说确实是挺好的。仔细一想的话,这个难道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吗,所以是吧,以曹操/他那个性格来说,

    回去之后,他是一定要宴请所有人的,这个必然了。毕竟今日可不光是石全没在,他被软禁起来那么简单,这个是让他心里高兴不假。可他看到甘宁张辽,还有乐进他们的表现,其实也是一样儿,让曹操是更满意了,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就只是单单凭着石全没在,然后乐进表现不错的话,那么曹操也未必就真会有宴请所有人的想法,而如今,他是有的。

    而三人带兵撤退了,这个对他们来说,今日也许是因为石全没在的原因吧,也许就是他们今日是表现发挥不错,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他们所满意的就对了。比之前的话,其实他们觉得还要强点儿,这个是。所以不管是甘宁张辽他们也好,还是他乐进也罢,三人还都是这么

    认为的,其实这个也是事实。就别说是他们了,哪怕是曹操,也都如此想法啊。至于说兖州军的其他人,那也没什么太大例外的,都是这么想的。而曹操看三人带兵回来了,则是对他们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之前就包括去年来说,那可真是,没几次啊,这绝对是对三人表示

    认可,要不然的,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曹操)是绝对不会如此就是了。所以乐进甘宁和张辽他们三人也都清楚,这今日的自己主公(曹操)是对自己几个,满意了。可也是,如果说自己几人如此的表现,他还是不满意的话,那么到底是要做成什么样儿,最后都要如何,那自己主公(曹操)才能满意?至少在甘宁张辽他们这样儿的外军将领看来,曹操这个

    人,虽说他绝对不是那种对什么都没要求的人,可也绝对不是说要求就特别苛刻的人。这个他们接触也有段时日的,所以还能不知道吗。因此,如果说之前,今日一战,他曹孟德还不满意的话,那么他们也真就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不过显然,他们的顾虑,其实是多了,

    至少曹操到了现在,就说今日,他可真是,都没说过,也没表达出自己不满意什么的。带着他们回了兖州军大营,在曹操的中军大帐中,他是先表扬了几人一番,表达了自己今日对三人表现的满意,确实是挺好。然后简单说了下今日的战事,也说了,明日是再接再厉,也争取比今日更好。最后是特意说了一下,今晚要宴请所有人一起来晚宴,都看得出来,曹操

    是兴致不低。其实也难怪,毕竟这之前的计策,确实,就是成功了,那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对这个,他是绝对满意。而今日乐进他们几个的表现,总体来说也不错,所以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所以说,怎么都是很满意,那么今晚自然就是要宴请所有人,这个也很正常不是。曹操确实,他绝对不是一个小气的主公,不是抠门的老大。这点,基本上认识他的,

    哪怕就是知道他,可都不熟的人,其实都了解。不过就说兖州军这个财力吧,你让他每日都大摆宴席,去宴请众人,这个怎么都不可能,太不现实了。别说是财力不允许那样儿,就算是真可以,曹操也都不会那么做啊。就说马超凉州军,他们也许是有那个财力,但是马超

    不也没说那样儿?毕竟你当主公当老大的,要宴请所有人,怎么都得有个原因,这个犒赏士卒什么的,是赏罚分明不假,但是没个原因什么的,这个也不是说就真什么都好。是,对军中的那些士卒来说,他们倒是希望每一次都吃上肉什么的,但是对于那些个武将,绝对就

    不是这么个想法了。所以说,其实不管是从哪儿方面来说,很多条件,其实都不允许那样儿。也别说是他们兖州军了,就是江东军凉州军,还不都是一样儿吗,至少在这个上面,他们确实,都一样儿了。晚上时辰到了,众人是齐聚在曹操的中军大帐,对他们来说,这确实,石全没在,而己方(兖州军)这又是慢慢开始占优了,怎么说都是应该,也是值得庆祝那么

    一下了。对此,看自己主公(曹操)那样儿,其实也就不难知道一二了,不是吗。怎么说呢,众人都满意的时候,曹操/他真是未必就满意,但是只要他满意了,那么兖州军就不会说有人不满意,是不是这样儿。而一顿晚宴,确实是所有人都尽欢了,主要是今日,让他们

    的压力可真是少了一点儿,毕竟石全直接就被软禁,怎么对兖州军来说,都是好事儿啊。所以就算是甘宁张辽他们,其实也都是如此想法,因此,这压力少了,轻松了,那么自然也就是吃得多,至于说喝酒,曹操对这个,他还是控制比较严格的,至少这一次,都没让他们

    喝。在他看来,那喝酒多了,最后基本上只能是耽误事儿,真的,如果说如今己方都拿下了襄平,那么喝多了,都无所谓了,但是如今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真是,不希望出什么问题。哪怕他也认为,也许就算是己方将领喝多了,他们辽东军却也依旧是不敢动兵,但是这事儿,谁能保证得了?那个时候,要说己方将领都不多,那自己是巴不得他们辽东军出城来

    战,可要真是多了,那么就真出事儿了,是吧。所以曹操是严令他们,不管是谁,从自己再到他们,是任何人都不能喝酒,一滴都不行!所以他干脆也没准备,自然众人更是没喝着,就只是吃了些东西,如此而已。但是哪怕这样儿,他们吃得也都挺高兴,这个确实,是没错。

    之后曹操和他们也没多说几句,无非就是叮嘱一下众人,晚上严防敌军过来,然后就让他们都下去了,众人告辞,曹操则是让士卒把宴席撤下。说起来今晚,那绝对是曹操再次到襄平来之后,最高兴的这么一夜。他觉得要是每一日都如此的话,自己其实也就真知足了,但是那话所说不错,所谓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啊,这很多时候,那实际所发生的,和

    你想象的,那根本就不一样儿,甚至就直接是天壤之别了。是啊,这事儿又不是说发生一次两次了,曹操认为自己可真是,也算是特别有经验的一个了吧。所以也真是,其实这个时候,他都不敢说把什么事儿都往好的那方面想,对曹操来讲,如今先不料最好的那方面,都是想最不好的那一下,然后再说其他的。比如说来辽东,继续战襄平,曹操不是说就真只是

    去想了,这一定能拿下襄平,灭了辽东军。他都想到了,万一,这次依旧,真是,还退了,怎么整,是吧,这个自己都得想清楚了,再说其他的。哪怕这个其实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的想法而已,可不代表他就什么都没想,真就不是那样儿的。当然,更多的,曹操还是觉得,己

    方能拿下襄平,就是这样儿。当然,要真是说,最后,是最不想最不愿看到的事儿出现了,发生了,那么曹操也知道,自己其实也都没办法。那最后除了退兵,也是没办法,不是吗。但是他认为,要是辽东军真有那么大本事的话,他们也真是,不至于说到了如今这样儿,这

    个也是现实啊。其实就和石全是一样儿的,他石全要是有那么大本事的话,也真是,绝对落不到如今这个地步,不是吗?那么同样儿,辽东军他们要真有那么大本事的话,也确实,是不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对吧。所以其实曹操还是有自信,对己方对众将,还是有甘宁张辽他们,他也是有信心的,这个没错。他要是连这点儿自信信心都没有的话,那么你还指

    望着谁啊?自己这边儿都没什么自信了,那么对别人的话,还能有多大的信心?至少如果就说曹操这儿的话,那么就是绝对没有的,是吧。但是他对自己对所有人,只要是己方的,还有就是甘宁张辽,他也是有信心的。反观看公孙康他们,他们对自己对己方,可真是,没

    什么自信和信心啊,这个就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而如今也确实,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就和曹操这边儿已经结束的那种歌舞升平吧,和他们已经结束了的热闹一比,公孙康那辽东王府,那真就是冷清不能再冷清了,关键是连石全都被他给软禁起来了,孙平杨易更是

    一个在城头值守,而另一个此时则是在休息中,当然不会在辽东王府休息。所以说此时整个的王府,还就只有他公孙康一个人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也是不得不想,如今自己虽说是很紧张,压力也大,但是却还算是安全的生活,到底是还能持续多少时日?这个自己心里没底啊,自己虽说是和兖州军有解不开的结,这个不假,但是自己在心里却也是不得不说,不得

    不承认,他们那两大谋士那是真厉害啊。可不是吗,自己不服都不行,人家一个小计策,就让自己不敢再用石全了,只能是给他软禁起来,这给己方带来多大的困扰,看看今日战事就知道,就清楚,就明白了。而对他们兖州军,那是有多大的好处,看看,看看看吧,也真

    是不难知道啊。公孙康是没什么后悔的地方,反正这个事儿,只要他石全有那么个弱点,其实怎么都要被兖州军所乘,不是吗?只能说自己和他们兖州军相比,终究是技输一筹啊,技不如人啊,也真是,没办法,是不是。就说石全被自己软禁之后,今日一战,己方从之前

    那样儿的优势,到了如今这样儿的程度,公孙康虽说没到城头看去,可攻城守城什么情况,他基本上还都是了如指掌的,一点儿没问题。所以他心里是不得不感慨,不得不感叹,这兖州军的两大谋士,不出手则已,这只要人家俩一出手,就直接拿住了己方的要害啊,是啊,可不就是如此。要说公孙康如今的仰仗,就是孙平他们三个,和辽东军的士卒,可如今石全

    却是不能用了,这难道还不是大问题?至少在他这儿,是无解的。他从心里,是想利用石全,他在城头,那比不在,是强多了。但是他清楚,自己却是不能用他,就这么样儿,所以人家兖州军用了那么一个简单计策,既然己方陷入了比较被动的境地,公孙康也真是承认,

    谋士的力量啊,很大,太大了。如果说己方也有那么样儿的谋士,别说是两个,就一个,哪怕不是顶级的,不是一流的,就算是二流的,自己估计也都是满意的。(未完待续。)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