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重生马孟起正文 第九五四章 夏侯深夜访汉将

正文 第九五四章 夏侯深夜访汉将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但是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三人心里就有了这么个想法。£∝毕竟如果自己主公不多说什么的话,那么有些事儿,有些东西,他们确实,不会说就想那么多。可自己主公都已经明确说了,那么不管是太史慈、文丑还是说魏延,那可都是,真没有一个敢怠慢的。太史慈和文丑都不用说了,一个是元老死忠刘备,另一个虽然不是元老,可也绝对是忠心。唯独就是魏延,他

    确实是有其他的心思,但是如今他知道,自己还在樊城内,还在刘备汉军帐下,那么自己就绝对不能让刘备挑出毛病来,把自己给撤换掉。那绝对不是魏延想要的,毕竟真那样儿的话,自己还有什么表现的机会了?确实,这想要表现给曹操和马超他们看,这才是魏延的根

    本心思,而不是说要尽力去守住樊城,那还真没有。可这个前提,确实就是他要尽力,尽力做好刘备交给他的任务,至少太史慈他们如何,魏延是绝对不能比他们差的,至少有差距的话,也不大,那才是他必须也是一定要去做到的,所以太史慈他们三个人的心里,可都知

    道自己该如何去做。而他们都清楚,就更别说是城下攻城的马岱和甘宁了,他们自然都是更明白自己要如何去做。最后的结果,当然还是马岱和甘宁上了城头,不过被逼退了三次,最后马超鸣金收兵。如果他不是为了让己方士卒多杀些敌军的话,马超肯定会更早鸣金收兵,毕竟从今日来看。这马岱他们还不是太史慈他们的对手。除非己方的人马能上到城头的比他

    们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加在一起的人马都多,要不然的话。真是很难就这么破了樊城。不过即便如此,马超也确实是看出来了。这敌军的伤亡,可真是超过了平日,说起来,自己要感谢曹操、感谢兖州军、感谢……不过对于这样儿的事儿,至少马超清楚,估计也就这么

    一次了。毕竟曹操估计是再也不可能动兵了,那么让自己去和他死战?那不开玩笑吗,自己确实还没那个想法。毕竟曹操没那个意思,那么自己要真是那样儿的话。曹操肯定要改变主意,最后便宜的,绝对是他刘大耳朵,而损失的却是己方和兖州军,所以这事儿,马超还

    不会去做。而他清楚,曹操是更不想那么去做,只有刘备,他是最希望如此的。不用说了。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用什么计策让自己和曹操死磕,所以他就只能是在樊城内干瞪眼,一点儿事儿都做不了。别看诸葛亮和徐庶都是天下顶级谋士不假,可在这个事儿上。他们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是,己方有郭嘉,曹操他大营内更是有着荀攸和程昱这么两大谋士。也许用计

    的话,自己和曹操未必就一定说不中计。但是要说改变自己和他的想法。这个事儿真是,基本上不可能。自己和曹操还不至于傻到让两军在樊城死磕。然后便宜刘备,这和自己想法不符,而看了之前曹操夜战的态度,就更不难知道他的意思了,所以他是更不希望如此的。

    所以都已经是这样儿了,马超也不认为刘备他们有什么想法,如果真有的话,估计早就做了,还用等到现在?这是马超所认为的,毕竟他觉得,要是自己是他刘备的话,也会这么去做,可什么都没做,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们没有办法,就是这样儿。其实他所想还真是没错,刘备真就是没有办法,因此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也不

    至于说那么担心。两军人马撤退,不对,应该说就是凉州军撤退,显然城头的汉军他们,肯定还是不会退的,毕竟城头不可能没人坚守在此啊。而今日的战事,怎么说呢,也许马岱他们的表现,还不是说那么出彩,可凉州军士卒的表现,确实是不错了。至少在马超他们看来,还是可圈可点的,所以就凭这么一点,马超都不可能再说其他的什么话,只是表扬所有

    人一番,战事的总结,今日就算是过去了。至于说刘备那边儿,更多的自然是安抚。当然他也没有忘了表扬太史慈他们三个一番,尽管今日的最终结果,还是己方伤亡超过往日,但是刘备却是清楚,这个结果已经不是太史慈他们所能改变得了的了。如果说就算是自己在城

    头,估计都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何况是他们三个呢。不过对于三人的表现,刘备都清楚,所以是表扬了他们一番,这不得不说,他肯定不可能又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那绝对不是刘备能做出来的事儿。所以该有的表扬,在刘备这儿,是从来都不会缺少的。这反正就

    是动动嘴皮子,真不用其他太多的东西了。因此对刘备来说,他是何乐而不为呢,傻子才不去做呢。最后说了两句,刘备就一挥手,让众人都离开了。他也清楚,自己所想的,终于是成为了现实,可自己对此却没有其他的办法,哪怕是诸葛亮和徐庶,他们都不行。如果说他们两个能有办法让己方的伤亡减少到最低,那么他们也不是人了,那都成神了。是,两人

    都是天底下的顶级谋士没错,没有谁不承认这个,但是真说起来,这再厉害的人物,他本事终究是有限的,这要是他什么事儿都能处理好,什么问题都能解决,那可真是,已经是超脱人类的范畴了,不是吗?所以诸葛亮和徐庶,还是个人,不是神,因此,可不是什么事儿

    都能搞定的。要是他们真有那逆天本事,那直接让刘备把曹操、马超还有孙策给灭了,那多好了,刘备直接就一统天下了。那不都好了。可这事儿可能吗,诸葛亮徐庶再厉害。他们这时候也没有办法啊,能挡住马超凉州军的进攻。那其实已经就算是不错了,其他的,还真

    是……魏延也和众将一起离开了,不过他也自己一个人回了自己的住处,没有和其他人一起什么的。本来魏延这个人,除了和之前荆州军一系的人关系倒是还算可以之外,和其他人,真就没什么太好的关系。当然了,就算不是说特别好。可也没有交恶。就像和太史慈这样儿的人,魏延和他们关系倒是还可以,毕竟曾经也算是一起守过城,怎么说也有点儿“革命感

    情”的。而等魏延回了屋中后,到了晚上,吃过饭,巡视了几圈后,他就回了自己屋中。毕竟今夜不是归他值守,而是太史慈和文丑。他们是两个人一日,所以魏延直接就回来了。他进了屋,脱掉甲胄,还没等躺下。就听有人敲门。此时魏延是有些疑惑,毕竟这么晚了,

    还有谁能来找自己?而不管是谁。来找自己的,那必然是有事儿。要不然的话,真是。谁不愿意清静呢,所以魏延是亲自打开了屋门,他这么一看,确实是让他有点儿惊讶。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兖州军的夏侯渊!说起来夏侯渊因为是兖州军的人,不是汉军中人,所以他自然是不可能去拜访汉军的将领,就是刘琦,他都不可能亲自去见其人。只有刘备和刘琦

    见他,去找他,而不可能是夏侯渊去见刘备的手下和刘琦,这事儿绝对是他不会去做的。而今夜他秘密出现在了魏延这儿,魏延一下就想到了,莫非……他觉得,也许自己之前一直都考虑的事儿,估计能实现了。当然了,还要看夏侯渊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也许自己所想不对,不过他是对自己的想法有信心的。关键是魏延对自己的本事,他是有信心的。他也清楚,

    不管是兖州军也好,是凉州军也罢,哪个军中都是人才济济。其他不说,就说己方汉军,那不也是一样儿吗,所以魏延自然是清楚,就算自己加入到兖州军,也许也不是说太难,可要真受曹操的重用,这个事儿,他觉得也真是会不容易。所以如今夏侯渊来找自己,魏延就

    已经是有了个大概的想法,不过他嘴上还是忙小声对其说道:“原来是夏侯将军到来,快请进!”说着,他是连忙给其人让进了屋中。并且魏延心里也打鼓,这夏侯渊来拜访自己的事儿,可真是不能让其他人给发现啊,任何人都不行。不是说魏延就不相信别人,实在是在

    汉军中,他确实是没几个相信的。尤其是如今他想要做的事儿,这个确实,他是心里没底啊,这要是让自己主公给发现了,可真是要麻烦,而显然,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夏侯渊一听魏延的话,他也没说什么,不过就是一笑,然后是一下就迈步进了屋中。显然他也很清楚,自己来此,确实是不好让第三人发现,要不然的话,不光是对魏延,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别看自己表面儿上是兖州军主将,来这儿帮刘备来了,可真在他刘玄德的眼里,自己真就算不得什么。毕竟自己也不能帮他守城,无非就是在这儿带领着兖州军,也就是这样儿了,根本就帮不到他们什么。所以刘备绝对不会如何看重自己,这点夏侯渊都很清楚。而且非但

    不会看重自己,反而还会密切注意自己,这自己都清楚,如果不是自己想办法让监视自己的人认为自己此时已经都休息了,这自己都不会亲自来魏延这儿。毕竟夏侯渊知道,自己做的事儿,要是让刘备给知道的话,不单单是对自己,对魏延,就算是对己方,也没有好处。

    因为这事儿本来他就不占理,反而还没道理。所以让刘备给知道的话,肯定是要不好。夏侯渊倒是不会怕刘备什么,但是如今在人家地盘,并且还是自己没有道理,所以他刘玄德要是做点儿什么事儿,这己方也不好看啊。关键是最为重要的就是,夏侯渊认为,要是因为这个,而让自己主公想要达成的目的达成不了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是,成了己方的罪人了。

    而这,显然不是夏侯渊想要的,所以他自然是什么话都没说,却是一下就进了魏延的屋中。而对魏延来说,这也是他想要看到的。至于说夏侯渊来害自己,那可真是纯扯,这事儿是绝对不能发生的。魏延可是清清楚楚,夏侯渊的武艺和自己也就是在伯仲之间,他就算在步下,

    距离自己这么近,哪怕是自己在没有防备之下,也不会被他一下所乘。更何况,魏延这个人,在对于外人这上面,他的戒心还是有一些的,所以要说他对夏侯渊没有防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最为重要一点就是,魏延很清楚,他夏侯渊夏侯妙才,是没有对付自己的动机。

    而对付自己,对他对兖州军对曹操,可真是没有半点儿好处,所以魏延是一点儿都不怕,他不怕夏侯渊对自己不利,因为不会发生这样儿的事儿。退一万步说,如果真有这事儿的话,他认为,最后对夏侯渊的坏处更大,对兖州军对曹操更不好,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好处,所以他傻啊,他能做那个?这些就是魏延的倚仗,你看其人有些事儿可能不是那么特别清楚明白,

    但是夏侯渊一来这儿,可以说魏延是在一刹那,他就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儿,当然了,一刹那的时间还是有些夸张,可魏延所用的时间,绝对不多,至少夏侯渊进了屋中,这个时候的魏延,他已经是想了不少东西了。他此时赶紧关上了门,不过在关门的时候,魏延还没忘

    了往外仔细看了几眼,毕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这事儿魏延是不可能不多加小心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要不小心,那么真就可能要出问题。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