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执掌太初正文 第146章:会武开始

正文 第146章:会武开始

    那男子闻声,看了看荆绝,嗤笑一声:“就这样一个废物,不惹圣子还好,但自从他惹到圣子那一刻起,他的路基本已经走绝了,你跟了他,哎……”

    话语的结尾,他长叹一气,面露不值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荆绝朗声大笑,看着那男子如看弱智一般,没有多言。

    男子见荆绝这般,怒目瞪了荆绝一眼,用着低沉的声音喝道:“何故发笑?”

    “笑你狗眼看人低呗,还能笑什么?”荆绝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那男子火气瞬间上涌,额间青筋直冒,拳头紧握,就要为难荆绝,可拳还未发,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便恢复了理智,稍稍调整了一番自己的情绪:“想激我出手?哼!没那么容易!”

    说完,扭身便走开,生怕再与荆绝谈下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先行动手。

    “倒还不算蠢。”荆绝望着那离去的背影冷笑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颜清浅,道:“这个人吃了瘪,搞不好会将对我的火气转到你身上,一会儿你与之比斗之时,一定要小心了。”

    颜清浅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揍他一顿出气,谁让他说你是废物。”

    ……

    此时,赤鳞峰上的某处僻静之处,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两人都是穿着鸿儒派的弟子服,其中一人一头赤发,乃是谢狂,另外一人面目清秀,面带笑颜。

    “楚师兄,你找我何事?”谢狂望着那清秀男子,沉声说道。

    那楚姓男子没有回答,只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柄阔刀递给谢狂。

    那谢狂本就是使刀高手,见对方拿出一柄阔刀,目光当时就停滞在那阔刀之上,随后一把接过,仔细的打量着那刀鞘与刀柄。

    那刀鞘之上纹路奇异,镶嵌着几颗非常名贵的鸡血石,看上去十分宝气,刀柄被一种较为温软的材质包裹,用某种销钉固定,握上去极为舒服。

    呛!

    一把拔出宝刀,一股子燥热到极致的气息突然散开,那刀仿佛是刚从炼铁房夹出来的一般,热气扑在谢狂的脸上,引得他都忍不住微微闭了闭眼。

    刀身如明镜,刃口泛白光,点点雾气凝聚其上,两侧又有两条血槽及两条波纹形指甲花纹,谢狂伸手在刀身上抚摸着,突然双指一弹,只听得一声清脆之响,一道狂暴的气息陡然散开,瞬间将不远处的小树枝都是削掉一截。

    “好刀!”谢狂深吸了一口凉气,惊叹一声!

    见谢狂这般,那楚姓男子嘴角一斜,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问向谢狂道:“喜欢吗?”

    “嗯,喜欢。”谢狂毫不犹豫的点了点,不过,只是片刻,他便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随即双眼沉着,问向楚姓男子,道:“楚师兄,这无功不受禄,有什么事,你便明说吧。”

    闻声,楚姓男子也不再废话,直接道:“是这样的,圣子希望你在比武台上把那个荆绝给宰了。”

    “宰了?这么多裁判呢,我想杀也没机会啊!再说了,我要是真把他宰了,我自己也会受到惩罚啊!不行不行,狠揍他一顿倒是可以。”谢狂与荆绝本就不对付,他自然也想宰了荆绝,可这会武规定不能伤及人命,若是逾越,搞不好把自己给搭进去。

    说着,他将宝刀依依不舍的还给楚姓男子,虽然喜欢,但这事关他的前途,他开不得玩笑。

    然楚姓男子朝前推了推,又将那宝刀推到谢狂的怀里,微微一笑:“诶,别急嘛,你先前握着此刀,我看极为相配,我也没打算再收回来,不如这样,你不要他命,把他废掉也行,届时,你再装作是失手,圣子再为你开脱一点,求点情,赔那荆绝一点散碎灵石……”

    说话间,那楚姓男子眉头直挑,听得谢狂一阵动心。

    思忖片刻,那谢狂认为富贵险中求,此事做得,随即看向楚姓男子,道:“那赔偿的灵石恐怕不低吧,毕竟那小子能入选刑儒大会,想必在天刑宗身份不低,若是一点半点,我老谢还能支撑得住,但若是那天刑宗狮子大开口,我……”

    楚姓男子明白谢狂之意,嘴角一斜,咧出一个笑容:“你放心,你只管将人打废,至于别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包括灵石。”

    “嗯,如此便好,那这事,我便应下了。”谢狂点了点头,笑着将宝刀理所当然的收进了储物袋中。

    楚姓男子见谢狂同意,笑着点了点头,赞赏一声:“谢师弟当真有魄力!”

    随后又道:“还有,提醒你一下,圣子说那小子身法不俗,你可莫要大意。”

    然而谢狂不以为意,冷笑一声:“一个筑基初期的小子,身法再好又能有什么用,他还能胜我不成?况且那比武台就那般大,身法再好他也跑不到哪儿去。”

    说完,谢狂先行离去,大摇大摆,十分张狂。

    见谢狂走远,那楚姓男子脸上挂着诡异笑容,冷哼道:“你以为这由天外陨石打造的流火寒月刀是谁都能拿的吗?你若办成了,无人保你,你若没办成,宝刀收回,以后还要在圣子那里挨一个办事不力的罪名,拿了这把刀,你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

    很快,日立于顶,午时已到,随着一阵低沉的钟吟之声传荡在整个赤鳞峰顶,天刑宗、鸿儒派的所有弟子集合到一处广场之上。

    在广场的正中央修筑着五个直径足有数十丈的圆形比武台,五个长老站在其上,分别喊着:

    “签数为壹,到此对决!”

    “签数为贰,到此对决!”

    ……

    随着几个长老的声音落下,签数为壹至伍的纷纷上台。

    此时的荆绝和颜清浅自然是站在最中间的那个比武台下,因为,在这个台上,贾进要和朱彤决出第一轮胜负。

    “要加油啊!”荆绝深深的看了台上的贾进一眼,内心低吼,虽然他知道贾进很有可能直接就认输,但他想看到一些奇迹。

    与此同时,底下还有一些鸿儒派的弟子,他们对着朱彤高声喊道:“朱师兄,加油!争取一招送这小子下台!”

    那台上手持长剑的青年听闻台下一些呼声,微微一笑,目光有些玩味的看向贾进。

    而贾进虽然内心有些不爽,但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怒,双手报于胸前,目光淡淡的看向朱彤。

    “都准备好了吗?”作为这个擂台的裁判,柳上源看了两人一眼。

    两人闻声,朝着柳上源点了点头,随即柳上源闪身撤出,任由二人施展。

    这类比斗,那都是上台面的,自是要相互一礼才能开始比斗,贾进自然知道这个规矩,随即朝前一抱拳:“天刑宗贾进,请赐教。”

    然朱彤依旧抱剑,没有回礼的打算,嘴角一扯,戏谑的说道:“怎么?还要打吗?”

    “咦?朱师兄是想饶过他?”

    “朱师兄,跟他打呀,不要他命,把他打个残废也行啊!”

    ……

    朱彤这话一出,底下鸿儒派的人一个个都开始着急起来,原来打算来看个爽的,这下朱彤竟然有意让对方认输,他们又怎么不急?

    而荆绝在下方听闻那朱彤之言,顿时有些不爽,冷哼一声:“太狂了!”

    听着朱彤的话,再加上底下那些嘈杂之音,这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贾进,被人这般看不起,原本打算直接认输的,现在他却没有了这个打算,心中竟是开始盘算着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收了收礼,脸上露出一抹自信微笑:“会武嘛,当然要打。”

    “哟,给脸不要脸?好玩了!”

    “师兄,快成全他!”

    原本消停了一会儿,贾进这话又在人群之中激起了千层浪。

    荆绝听得贾进这般言语,脸上露出笑容,扭头对着身旁的颜清浅道:“歪嘴这下要玩真的了。”

    然颜清浅还是有些不乐观:“我承认他平时有些花花肠子,可对方可是鸿儒派筑基第一人,他有再多小花招,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恐怕还是有些不够看。”

    “看着便好,这家伙从来不会吃亏。”荆绝依旧相信贾进,说道。

    荆绝与颜清浅谈话间,那朱彤也是脸上露出笑容看向贾进:“呵,你自己找不痛快,可就不怪我了。”

    随即他朝前微微抱拳,道:“鸿儒派朱彤,请……”

    嗡!

    然朱彤话音未落,一道破空的脆鸣之声陡然响起,比武台上的半空之中几道灵光时隐时现,如同白日流星,带着滚滚灵气,卷起百丈风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那朱彤射去。

    咻咻!

    仅是一霎,几道灵光还未待朱彤反应过来,便猛的砸在他的胸口,令其喉间一甜,倒退几步。

    “喂,你这天刑宗的小子在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回礼?”

    贾进突兀的来这么一手,台下鸿儒派的众人都是暴怒了,纷纷指责贾进不要脸,玩偷袭,不回礼等等。

    然贾进这个时候,哪还管得了这些声音,身子一展,朝前急袭,大手猛的一抓,那五指之间瞬间爆发出五道金色灵光,那灵光气息诡异,仿佛是带着一阵压迫之力,在整个比武台上平铺而开。

    “形锁五连环!环环相扣!”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