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玲珑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她的决定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她的决定

    我一回头就看到了白婷,她穿着粉蓝色长袖裙子,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无力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很憔悴。

    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屏幕上看到她,关于她的新闻也非常的少,她这段时间低调得出奇,自从上次之后,我也就没有见到她了,没有想到此刻会在这里见到她。

    “白婷小姐,你怎么在这里?”我错愕了一会儿以后和她打招呼。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办公大楼,眼神有些暗淡,但脸上还是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对我礼貌道,“我也就是路过而已,没有想到会看见你,你是来找泊南的?”

    我有些失落的一笑,“没有找到!”

    她脸上也有些难过和悲伤,“他的事我都知道了,顾霖都已经告诉我了,没有想到他会魂飞魄散,我很抱歉没有办法安慰你,因为我也挺难过的。”

    我笑了笑算是表示理解,她对顾泊南的感情我是知道的,顾泊南出事她的悲伤应该不会比我少,本该是争锋相对的,此刻我居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但说到底,不论怎么样,终究是我和顾泊南辜负了她,她付出这么多,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论她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她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白婷,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顾泊南的事情该道歉的是我,我……”

    “不用道歉了!”她打断了我笑了笑,“其实我都知道!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想通,后来慢慢的就明白了,相爱的人才应该在一起。虽然我还是有些难过,可是在泊南魂飞魄散之后,我真的就已经不在乎他爱谁,不在乎他属于谁了。我只希望他可以回来,他可以幸福,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如果我是她,我可以有这样的气度吗?是她爱得不够,所以才能这样潇洒?

    我看未必,就是因为她太爱了,所以才会这样小心翼翼的成全和呵护。

    “你有空吗?我可以约你喝杯咖啡吗?”我看着她问道。

    她看了看手表摇了摇头,有些抱歉道,“可能不行,我一会儿有点儿事,下次吧,如果有时间我约你。”

    “也行!既然你没有空就算了,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再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不过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真的要嫁给顾霖?就这件事情而言我觉得你需要三思,你不是一个这么冲动的人,有些事情你应该很明白,嫁给顾霖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意味着她这辈子就这样断送了,那个顾霖就不是个东西,我现在看到他就恨得咬牙切齿。

    提到这个问题,无疑是戳到了她的痛处,本来就没有血色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谢谢你的关心,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没有改变的必要了!”

    “你怎么会这样觉得呢?怎么可能没有改变的必要?你知不知道他是个变态,而且顾泊南是他害死的,你父亲让你靠近他是为了他的财产,可如今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你可以和你父亲说一下,让他……”

    “他根本就不在乎的!”白婷打断了我的话,含着泪说道,“他不是贺平青,不是一个会把亲情放在首位的人。说实话我嫉妒你,贺平青丢失了你,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拼命的寻找你,你是不幸的,但你也是万幸的。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在你的角度去考虑我自身的问题,但我知道,我的父亲不在乎我的幸福。何况,就算他不让我嫁,我也必须嫁!”

    “……”我真是不明白她们这些富家子弟对幸福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于普通人来说,吃饱了就是幸福,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可于他们来说,幸福到底是什么?

    这些别人眼中光鲜亮丽的明星,他们真的快乐吗?

    “我可能今天管得太多了,对不起白婷,如果说了你不爱听的,或者戳到了你的痛处,我跟你道歉。”

    “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我有自己的打算,说到底,我今天还是非常感谢你,没有想到我之前误会你,你如今还能想到我。”

    我牵强地笑了笑,“那我就先走了,你有事情就去忙吧!”

    她动了动嘴唇,淡淡的垂下眼帘说了一句好。

    我没有看她,我知道她心情很糟糕,我打了个车回去了,在车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她说的话,她这么执着的要嫁给顾霖还有别的原因吧?

    因为顾泊南的妹妹还在顾霖的手上,她是为顾泊南守住最后的亲人。

    这一刻我有些迷茫,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就是很酸涩。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这样爱着我男人的女人,她为他付出一切,那么拼命那么奋不顾身,甚至是毫无保留的把心都奉献给了他,这一刻,我该怎么做?

    我没有办法不在乎,可我又应该怎么去在乎?

    ……

    找了单色蕴,不在家,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躲避着我。

    我心烦意乱的在家里睡了一个下午,差不多天黑的时候保姆才叫我起来吃晚饭。

    保姆叫徐姨,今年才五十多岁,是个手脚特别麻利的人,她做事很能干,有时候我都很佩服她。

    不过,今天餐桌上只有我一个人,贺平青和贺青敏都不在家。“徐姨,贺先生和敏敏呢?”

    徐姨替我打了一碗饭放到了我的面前,“先生和小姐去医院看老兰了!”

    “老兰是谁啊?”我困惑的问。

    “哦、就是先生的司机。”徐姨底下了头回答了一句,然后不太愿意继续说下去了。

    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怪怪的,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我随便吃了一点就给贺青敏打了一个电话,她接到电话以后告诉我还在医院,说是那个老兰司机情况不太好,她走不开。

    我想了想和她说我过去,正好我也想去医院,我打了个车就到了医院,我先去找的贺青敏,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