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玲珑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正文 第八章 诡异的老宅

正文 第八章 诡异的老宅

    “探亲!”他淡淡的吐出了这个词算是给了我答案。

    原来是来走亲戚的啊,难怪我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那你先回你家亲戚家里去吧,我也要先回去了。”我看了看天色,有些失落道。

    我得趁着天黑先回去把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手机拿出来,然后在想办法调查我妈的死因。

    想到妈妈的死,我内心又变得酸涩起来,眼眶忍不住有点儿红红,鼻子也不自觉的酸了。

    生前的妈妈是最疼爱我的,可是刚刚那个变成厉鬼的妈妈只一心想要杀了我。

    难道死后变成鬼就真的会丧尸人性吗?还是妈妈被什么操控了?

    百思不得其解,我只觉得格外的头疼,准备回去以后在打算。

    “你确定要走?”顾泊南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冷冷的指了指我身后示意我看过去。

    什么意思?

    我皱了一下眉回头,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居然跑到了夏家祖宅。

    这是我太太爷爷盖的祖屋,有两百多年了,我妈去世的那口井就在房子里面。

    刚刚跑得太急,天色又那么黑,我都没有注意跑到了什么地方。

    “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男人眯了眯眼睛,表情冷肃得有点吓人,英俊的五官都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我心中一惊,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有不干净的东西?你是法师?”我有些惊讶的打量着他。

    他瞥了我一眼没有出声,沉默的答案我就当他是承认了。

    当年堂弟出生,奶奶说在祖宅里接生一定生个男孩,我认为他们是老古董思想,所以迷信。但是那天堂弟出生了,妹妹却失踪了。现在回头一想,似乎一切都暗藏玄机。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祖宅的门突然之间就自动开了,腐朽的木门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在这深夜里就像幽灵的召唤一般捶击着人的心脏。

    我内心深处很是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一方面我必须找到自己的亲姐姐,另一方面,我又有些恐惧里面的东西。

    “如果你要进去,我可以考虑陪你一起,不过……你要把这个戴上。这东西辟邪,可以保你平安。”顾泊南说着拿出了一个戒指道。

    我有些质疑又嫌弃的看着他手上那个看上去有些古老还不美观的戒指:“戴这个?”

    “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当年有人出一千万购买,可我们家都没有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一把接过然后戴在了手上!

    一千万啊,就算不辟邪我也得戴了!

    “好了,现在可以进去了……”他开口,嘴角疑似吟着一丝浅笑,我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只看到一张冷若寒冰的俊脸。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他下套了。但没有时间多想,我和他一起朝着祖宅走了过去。

    因为没有住人的缘故,所以房子看上去特别的荒凉,只是走到门口就有一股森冷的气息从脚底蹿上了头顶。

    夜色浓重,但依稀可以看得到祖宅陈旧的布局,明明空无一人,但我却觉得从进入这里开始就有无数的眼睛盯着我看。

    我心脏跳得飞快,不自觉的朝着顾泊南靠近了一点。

    因为院子里很暗,所以我移动起来有点儿困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顾泊南好像非常的轻松自如,带着我步伐轻松的走着。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也来去自如?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我们找到了淹死妈妈的那口井,可能是因为妈妈去世的缘故,所以井口开着并没有封密。

    我只是刚刚走近,顾泊南伸手拉住了我,脸色阴沉道:“别过去,所有的戾气都是从这口井里散发出来的。”

    “可是我妈妈是在这口井里淹死的,如果我不过去的话,那怎么查找线索?”我说。

    顾泊南看了我一眼,想了想没有再继续阻止我,而是和我一起走到了井边。

    刚刚还寂静无声的院子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声悲戚的哭声。

    听这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一个哭得特别凄厉的女人,一声声不绝于耳,听得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顾泊南,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崩紧了一颗心,小声的问陆亦琛。

    他有些困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

    我有些诧异,这哭声这么明显他居然没有听到?

    “不对啊,有一个女人在哭。声音是从西门的方向传来的。”我指了指西门道。

    这个祖宅我从来也没有住过,但是我知道西门和这口井一样,是我们家的禁区。

    顾泊南浓密的眉毛微微蹙了一下打量着西门的房间,“你确定?”

    我刚想说确定,一双沾着血水的手毫无防备的从井底下伸了出来,抓着我的脚裸一拽,我身体失去平衡,猛的向后倒下,那双手用尽全力把我往井里拖。

    “啊……”我惊恐万分地大叫了起来,栗栗危俱的感觉让我惧怕到了极点。

    顾泊南听到我尖叫的声音,及时回头抓住了我的手,想把我拽回去。可是我半具身子都已经到了井里,所以此刻他这样拉着我并没有优势。

    最后我被井下的手硬生生的给拽了下去,顾泊南几乎连犹豫都没有,直接跟着我跳了下去。井底的光线很暗,但是我依旧可以看清楚他脸上的着急之色。

    为什么我认识他还不到两个小时,却感觉已经和他很熟了?而他脸上焦急的神色,都是无意识透露出来的。

    我率先摔到了井里,这么高摔下来,即便井里有水,可还是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井里的水很深,我试图游出去,可这时候一只面貌狰狞的小鬼从我的身后扯住了我的头发,我吃痛的喝了好几口凉水,我挣扎了两下,因为是在水里,所以我的力气不足以挣脱得了它。

    挣扎不了,只能被那只小鬼拽着头发往井底游下去,我被吓得哭了,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

    我不是很擅长游泳,所以强烈的窒息感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的意识变得一点点的混沌。

    惊惧绝望之时,一张俊朗的脸从井上方游了过来,是带着一身杀气的顾泊南,他游了过来想救我,那只小鬼死死的揪住我的头发不放,差点没把我的脑袋揪掉。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