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天澜真君把陆尘叫了过去。

    屏退左右,单独相处,偌大的昆仑殿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天澜真君甚至连大殿的门都叫人关上了。当厚重的殿门合上时,便隔绝外面的声音以及那些明里暗里窥视探究的目光,只剩下他们师徒二人。

    看起来这一次的事情似乎十分严重,看起来天澜真君似乎十分恼怒,不然不会在陆尘到达后先是冷言冷语嘲讽几句“翅膀长硬了”的话,又在屏退其他人时隐含怒气,犹如声带雷霆,令人心生畏惧。

    陆尘在众人面前并没有争辩什么,也许面对这样一位名动天下威势无双的真君师父,不管是谁心中都有极大的压力,毕竟天澜真君的一句话,也许就能让无数人血流漂杵。

    当所有人都离开、这座宏伟的大殿安静下来以后,陆尘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望向前方,然后看到了那个光头真君面上怒色退去,眉头微皱着,在前方地上很随意地坐了下来,宽袍大袖的他,看去犹如一尊神祗佛陀。

    天澜真君向陆尘看了一眼,然后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陆尘安静地走了过去,然后在他身前坐下了。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陆尘断然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容色稍缓,但看起来仍是一副臭脸,道:“好,那你跟我说说,若是现如今你是浮云司的首领堂主,遇到这种事,你会觉得哪些人最有动机去杀陈壑的老婆孩子?”

    陆尘皱起了眉头,看着天澜真君,没有马上说话,天澜真君淡淡地道:“让你说你就说,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以前不都是这样吗?还是说现在正式做了我的徒弟,便心有顾忌,反而有话不敢直说了?”

    陆尘默然片刻,随即轻轻呼出一口气,点点头道:“好吧。”

    天澜真君咧嘴一笑,神色间却似乎温和了不少,也让这安静的大殿周围不再那么僵冷。只听他用平和的声音又问了一次,道:“那你说,不说证据只论心证的话,谁最有嫌疑?”

    “老马。”陆尘说道。

    ※※※

    大殿中在那一刻似乎安静了一会,饶是以天澜真君的阅历,也是忍不住为之侧目,看着陆尘目光中带着审视意味,过了片刻后才说道:“马小云?你居然认为是他?”

    陆尘神色淡定,道:“他心中本是迫切想离开仙城,借着去西陆追剿魔教余孽的任务去逍遥一阵子的,原本没什么问题,但后来这件事却被你和血莺安排交给陈壑了。心有不满,那是难免的。”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有道理,不过我猜你接下来要说‘但是’么?”

    “但是,”陆尘道,“不可能是他。”

    天澜真君道:“为何?”

    陆尘道:“事发时,他始终和我在一起,并无行凶时间;此外,老马色厉胆薄,道行粗浅,也做不出这等暴戾凶残的事情来。”

    天澜真君嗤笑一声,看起来有些不以为然,但却也没有反驳陆尘,只道:“按你这么说,那就不是他了,那后头还有什么可怀疑的人?”

    “还有几个。”陆尘很客气地用手指了指自己,说道,“若是按血莺薛堂主的想法,想必我也算一个嫌疑很大的人罢。”

    天澜真君这次倒是真的笑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番后,点头微笑道:“我看着也像,你这人心狠手辣,思虑周密,与血莺不和,陈壑又弃你而投靠她,还有马小云也是你最亲信的手下。不说是为了马小云出气,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立威,看起来也很有嫌疑啊?”

    “说得对,但可惜不是我。”陆尘看着天澜真君说道,“如果你还要追问的话,当天晚上我和老马在一起,没有时间去做这破事。”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随即感叹一声,道:“你脸皮也越来越厚了啊……”

    “实话实说而已,做了我就认,没做过就是没做过。”陆尘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天澜真君居然十分痛快地就认可了这一点,然后说道:“但你现在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晚上一定要跟血莺撕破脸吵起来,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为难?”

    陆尘欲言又止,看着天澜真君,有些诧异地道:“你怎么不追问谁是凶手的事了?”

    “废话!”天澜真君看起来有些没好气地、带着几分蔑视地道,“谁有那个闲心去管几个不相干的人死活,那陈壑的老婆孩子死了对我来说算个屁!正经是你和血莺两个人闹起来,才是给我添麻烦,别啰嗦,快给我讲清楚。”

    陆尘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才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想想也有点可怕,万一以后我坐到你这位置上,会不会也变得像你这样冷血无情?”

    “会的。”天澜真君十分肯定地点点头,道,“你这小子现在就已经跟我差不多冷血无情了,日后万一修道有成,成大功立大业,那肯定是尸山血海走过来,满手血腥,一句冷血无情肯定不够形容你的。”

    陆尘脸色黑了下来,瞪了天澜真君一眼,忽然骂了一句,道:“滚,别咒我!”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似乎十分开心,平日里也极少见他如此快慰,笑呵呵地道:“生气了么?不过生气发怒,是不是你心里还是觉得我说的很可能是对的,只是心里受不了啊?”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理会这死光头的挑拨,定了定神,便将那天晚上与血莺争吵的事对天澜真君说了,末了道:“血莺她摆明了是对我一步登天心怀不满,想要借机生事下我的面子,若是能使些手段让老马屈打成招之类的,搞不定就能动摇你立我为传人的决心。”

    天澜真君皱了皱眉,道:“所以你就当场与她翻脸?”

    陆尘道:“是。”

    天澜真君冷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护着你?血莺背后可是整个浮云司,她也对我忠心耿耿,凭什么?”

    陆尘想了想,道:“我觉得血莺她自己,是第三个很可能的凶手。”

    天澜真君吃了一惊,面色微变,道:“怎么说?”

    陆尘道:“你刚才说了心证不论证据的啊,那这件事她获益最大,自然是有嫌疑。”他看着天澜真君,道,“怎么样?你知道我说的有点道理吧,血莺她故意栽赃嫁祸给我,这种事她做的出来的。只要你让我去查一下她,嗯,当然了,你要给我权力,还要先将她从浮云司的位置上给撤了,不出五天,我一定就给你一个交代……”

    “不行!”天澜真君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陆尘怔了一下,住口不言,只听天澜真君缓缓地道,“将来我的基业都会是你的,但是现在,我不许你去动她。”

    陆尘定定地看着天澜真君,过了片刻后,开口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这几十年来,以你麾下无数奇人异士,你却只唯独对她一人青眼有加,信任不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