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蛮族之殇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蛮族之殇

    祭司石屋中出现了一阵沉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僵冷起来。

    在又过了一会儿后,6尘忽然开口道:“你为何突然又不急了?”

    “嗯?”火岩抬眼向他看去。

    6尘望着这个蛮人,道:“一直以来,最着急恢复黑火部族荣光的人不就是你自己吗,为此你甚至都不肯多等几年,等到自己正式上任族长时才开始做事。为什么,现在却突然又想沉稳下来?”

    火岩默然片刻,道:“你说得对,我原先确实是心中万分急切的。在荒原上,一个蛮人的寿命并不会太长,除非是拥有强大巫术的祭司和萨满,但是我没有。我不怕死,我只怕在我死掉之前仍然一事无成,黑火部族仍然还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6尘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但为何突然想法又变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在这次大战之前,黑火部族中怀疑你的人并不少,质疑你如此做法太过激进的,也是有的。但是在我们击败雷蜥部族,一统北方后,整个黑火部族已然全部拜服在你的脚下,对你心悦诚服,甚至有许多年轻的蛮族战士都嗷嗷叫着,整天最盼望的就是跟着你南下与那些南方部族血战吧?”

    “天时、地利、人和,如今已皆在你这里,为什么又改变了念头?”6尘盯着他问道。

    “真的全在我们这边了吗?”火岩忽然反问了一句。

    6尘脸色不变,淡淡地道:“不是吗?”

    火岩“哼”了一声,身子向后仰了一下,靠在墙壁上,语调低沉,缓缓地说道:“我们蛮族的人,勇猛有余,头脑简单,看到什么事,都只会只想到一些简单的。除了那些位高高在上如同神祗一般的祭司和萨满外,普通的人根本看不到长远。”

    “打败雷蜥部族之后,我也曾狂喜得意,也曾经雄心勃勃就要南下,可是这些天来,每到深夜,我常常就会睡不着。”他对6尘比划了一下,指指头,又指着心口,也不知什么意思,只是最后叹了口气,神色间有些萧索茫然,道:“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就用力去想,想了好久,我忽然现,黑火部族不能再这么横冲直撞下去了。”

    “我们黑火部族式微多年,再如何有底蕴和内涵,也只是个小部族,实力就是那样,哪怕多了你这个祭司也是如此。我们横扫荒原北方,不是我们太强大,而是其他四个部族太弱小;我们能做到这些,仅仅是因为这块地域太贫瘠,南方那些强族根本看不上,懒得管而已。”

    “如果我们不自量力继续南下,那等待着我们的命运就是粉身碎骨,是不是?”

    火岩慢慢低下头来,用力地咬着牙:“这些话,我不会对其他任何族人去说,说了他们也不懂,说不定还要跟我生出异心;唯一能懂我的人,也只有你了吧?”

    6尘冷冷地看着这个蛮人,眼中目光从温和到渐渐变冷,就像是散着寒气的冰霜冷剑一般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儿后,他慢慢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很对。”

    火岩看着他,目光里也有了几分冷意与复杂难明的情绪,但声音也依然平静,道:“我觉得你是我平生见过最聪明的人,这些事你一定也早就想到了吧。但我现在很奇怪,明明你知道了这个道理,为什么,你不对我说?”

    他盯着他,声音低了下来,似一只野兽充满了戒心与杀气,蛰伏在黑暗中将要扑出来:“又或者说,其实你根本就只是想看着我们黑火部族跟个傻瓜似的,冲向南方,然后万劫不复?”

    石屋中一片安静,气氛紧张得似乎快要凝固起来一般。

    两个男人在黑暗中彼此对视着,过了片刻后,6尘缓缓开口,道:“你比我想得还更聪明,也更冷静。我现在在犹豫,也许是不是要试着把你杀掉了。”

    站在屋外的叶子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或许是自己在这里等得太久了吧。

    这一天,族长火岩过来找那位黑袍祭司说话谈事,但所耗费的时间格外的长,她都在外头等了半天了,结果那昏暗的屋子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没有人在里面一样。

    不过,在门口外警戒的黑火卫士和族长火岩所带来的那些亲信战士仍然还站在那儿,显示着那屋中此刻确实还有两位如今黑火部族中权势最大的人,他们似乎仍然还在商谈着什么。

    叶子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到了一旁,不知为何,她脑子里却忽然想起了前些日子那个黑袍祭司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团黑色焰火时的情形。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只觉得小腹之中剧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要破体而出一般,十分可怕。

    她也记得同一时候,那个黑袍祭司看她的眼神,在最初的一丝惊讶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沉不见底的眼神。

    直到现在,叶子都不知道那天到底生了什么,只不过她还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最近那个黑袍祭司每每在看她时,目光中似乎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她伸出一只手掌放在自己面前,与大多数部族蛮人相比,她的手掌相对娇小且白皙,是很少见的,不过以前还在旧部族那边的时候,她却经常因此而被族里的婶婶大妈们念叨,说她这样子根本不是干活的料,事情也做得不利落,以后大概是不能侍奉好丈夫的。

    叶子对此也曾经十分羞愧和担忧过,不过这么多年过后,最后也还是这样过来了,到了后来,神木部族都灭亡了,那一切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在此时此刻,她心中忽然有种激动,那个黑袍祭司手上那种神秘的黑色火焰,看起来虽然可怕,却似乎拥有着一种激动人心的力量。

    如果自己也有这种力量,那该多好啊……

    她轻轻地摆摆手,试着变化着花样做出各种手势,在心中想象着一个个奇异的场景,想象着也许也有一团黑火从她白皙的掌心里喷涌而出。

    6尘忽然回过头,向屋外看了一眼。

    火岩看到了他的动作,眉头微皱,道:“怎么了?”

    6尘默然片刻,随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火岩“嗯”了一声,道:“那就好。不过刚才你好像说,想杀我?”

    6尘并没有退缩的意思,他甚至还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火岩,片刻后忽然笑了一下,道:“是啊。”

    火岩也笑了起来,道:“你杀得了我?”

    6尘道:“或许还是有一点可能的。”

    火岩沉默片刻,随后点头道:“你是祭司,自然有我还不知晓的手段,这点我信。不过一来,我绝不会束手就擒,二来么,杀了我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吧?还有,”他深深地看了一眼6尘,道:“我本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概也能算是一种朋友了。”

    6尘摇摇头,道:“杀了你,是没有什么好处,不过你这个人能屈能伸,能力又强,又有果决断事之能,别说蛮人中绝无仅有,就是北方人族里我过往见过的人中,像你这般的也不多。”

    他看着火岩,静静地道:“我现在有点怕,你日后或许并非池中之物,一旦风云际会,也许会做出一番天大功业。到时候倘若你还在南疆荒原的话,那自然无妨,万一要是你率领大军北上,我们人族岂非到时就要受到大军荼毒?”

    火岩看着他的眼睛,目光坚定而毫无畏惧,道:“你太高看我了,不过该做的事,我确实也还是会去做。而你也不能杀我,那个秘密你还是需要的吧?”

    “也许过几年,我就死在这荒原上了也说不定,你说呢?”火岩露出了一丝微笑,对6尘说道。

    6尘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我要那个秘密,我要离开这里回北方。”顿了一下后,他又道:“我不会杀你,而且还是会帮你。”

    火岩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6尘看着他的笑容,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道:“如果我没猜想得不错的话,你现在暂时蛰伏,也应该只是要整顿清理如今的荒原内部混乱,一旦这些事做好了,实力够了,你依然还是要南下,却和那些强族去拼命吧?”

    “到时候蛮人杀蛮人,在你成气候之前,你越强大,荒原上的蛮族人就死得越多,对不对?”6尘看着他说道。

    火岩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6尘的眼中浮起了一丝笑意,带着几分冰冷,但神态却变得温和起来,道:“你看,我甚至还可以再帮你一个大忙。”

    火岩冷冷地道:“是什么?”

    6尘悠然地道:“自古以来,你们这些普通蛮人大概都是匍匐在你们祭司和萨满这些人脚下吧,如果我跟你说,其实是有一种法子,可以让你有办法控制他们……”

    火岩霍然站起,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盯着6尘,连声音都有些突然的微颤,道:“你、你说什么?”

    6尘微笑起来,道:“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教你。”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