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弱者欺弱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弱者欺弱

    这一天早上,陆尘带着阿土出门。和平时一样,因为流香圃那边为了保证药园中各种珍贵灵草的安全,向来禁止任何鸟兽入内,所以阿土从来也没有跟随陆尘去过那里,基本上都是出门就分手。

    陆尘去草园中做事干活,阿土则是自己跑出去野上一天,吃的喝的自己解决,等到天黑了才回来。

    这种放养的做法对陆尘当然是省心省事,不过易昕可没少为此唠叨,一直担心阿土独自在外游荡会出什么意外。只是陆尘对她的担忧毫不在乎,置之不理,而阿土自己看起来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的日子,整日里跑出去玩得不亦乐乎,日子过得很是舒服快活的模样。所以,易昕到最后也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最多只是偶尔过来看阿土的时候,偷偷地给它多带些它最爱吃的肉骨头。

    在房子门口时,阿土回头对陆尘叫唤了一声,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一溜烟地跑得没影了,也不知今天又跑去哪儿玩耍去了。最近这些日子,阿土似乎特别喜欢往外跑,但谁也不知道它是去了哪里,陆尘也懒得管它,一路走向流香圃草园那边。

    进了药园来到灵田上,在带着清香气息的微风中,陆尘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过这一天看起来并不寂寞,因为他才干了一会儿工夫,易昕便面带笑容地出现在他的灵田边上,对着他挥手,笑着叫道:“陆大哥,早啊。”

    陆尘拍拍手里的泥土,走到田埂边坐下,对易昕笑着道:“我说你也太清闲了吧,整日里就看到你闲逛。”

    易昕瞪了他一眼,道:“哪有?”

    陆尘道:“我记得你是在石盘山那边的吧,怎么这几天天天在流香圃这边看到你啊,还不是偷懒?”

    易昕嘿嘿一笑,面露得意之色,道:“这你就不懂了罢,颜萝师叔近日被调到流香圃这里管事,把我也带过来了。”

    “哦,难怪。”陆尘点了点头,笑道,“看来那位颜师叔很喜欢你啊。”

    “那是当然,谁不喜欢本小姐啊……”易昕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刚想说什么,忽然面上神色一僵,原本的那句玩笑话竟然卡在了口中,双眼看着陆尘的背后方向,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东西,一时间话都说不下去了。

    陆尘略感意外,也转头看去,顿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只见在他身后数丈开外的地方,贺长生正从那边走过,他的步伐不快,双眼却恶狠狠地盯着陆尘这边。

    也不知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贺长生的双眼中有些血丝,那目光里满是愤恨之色,看着陆尘好像就是看到了杀父仇人或是生死仇敌一般,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了。那股厌憎恨意,偶然间他还看向陆尘身边人的那种眼神,让易昕都忍不住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陆尘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横跨一步站在易昕的身前,为她挡住了贺长生的目光,同时冷冷地看着他的眼睛,目光与他对视着,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贺长生被陆尘这样看着,仿佛越发地愤怒起来,胸膛急速地起伏着,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愤怒,像是难以置信陆尘竟敢和他对视,竟然没有任何的内疚和惭愧。

    但是陆尘就是那样平静地站在原地,沉默中带着几分冷峻地直视着他。

    过了一会儿,贺长生转过身子,大步离开了。

    “陆大哥,这人、这人怎么这样啊?”易昕从陆尘的背后探出脑袋,看着贺长生的背影,兀自有几分心有余悸的样子,对陆尘问道。

    陆尘摇摇头,道:“大概是他恨我吧。”

    易昕怔了一下,道:“是为了那天争夺石蒜的事?”

    “是啊。”

    “那事怎么能怪到你头上!”易昕叫嚷起来,看着似乎俏丽的脸庞都气得有些发白了,道,“那石蒜是苏墨的,打他折辱他的也是苏家人,硬要出头的是他自己,就算退一步说,也是林匡义逼他。苏青珺苏姐姐站出来说了几句话,要的也是一个凭证,他又拿不出来!这所有人都出头都说话了,他凭什么就只怨恨你一个人?”

    “是啊,他为什么偏偏最恨我呢?”陆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过了片刻,他转身向易昕看了一眼,只见身边的少女胸膛兀自起伏着,看起来气得不轻,忍不住心头微微一暖。

    “好啦,坐下吧。”陆尘笑了一下,拉了拉她的手臂,微笑道,“我都还没这么气急败坏呢,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不是,这道理说不通啊,我就是替陆大哥你觉得委屈。”易昕嘟着嘴抱怨道。

    陆尘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蓝天之上几朵白云悠悠飘过,过了一会,他对易昕道:“其实这原因我跟你说过啊。”

    “啊,是什么?”易昕怔了一下。

    “因为我弱啊。”陆尘淡淡地道。

    “苏青珺是绝世天才,与凡人有天壤之别,根本不是他可以妄想的;苏墨、苏迁、苏文三兄弟呢,出身苏家,势力庞大,再加上苏青珺又刚刚进阶金丹,声势无双,贺长生去惹他们就是找死;还有林匡义那边几个人,情况也是差不多,林家、陈家几个就算比不上苏家,但碾死他这样一个杂役弟子,真是不要太容易了。”

    陆尘看着易昕,平静地道:“贺长生以前祖上也曾是昆吾城世家出身的,对这些门道怕是也知晓一二吧,所以他就算恨他们,也不敢招惹那些人。”

    易昕咬了咬牙,望着陆尘,道:“所以、所以他就……”

    “所以看来看去,果然还是只有我最弱啊。大家都是杂役弟子,我也没什么世家背景,这把气撒在我头上,岂非是最安全最便宜的事?”陆尘笑了笑,道,“大家看他如今癫狂一般,其实那人的心里清楚得很呢。”

    “不要脸!”易昕“呸”了一声,脸色愤怒,气呼呼地道,“有本事就去找罪魁祸首啊,当日我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是他故意拉你帮他作证的,结果你说实话没帮到他,他居然就恨上你了?他要是真敢去找苏家那些人,我还能高看他一些呢,真是个懦夫!”

    陆尘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又道:“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一个人。这年头,弱者已经懦弱到不敢再去威胁强人了,于是他们只敢把恨意堆积到同样的弱者身上,以为这样就能出气,以为这样他们就能变成强悍的人。”

    “你说可不可笑?”

    “真恶心。”易昕皱着好看的眉头,一脸厌恶地说道,随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陆大哥,我怎么觉得啊,自从认识你以后,总是从你这里听到这些……这些不太好的事情,听得多了,就觉得这世上老是黑黑的,一点光亮都没了啊。”

    陆尘失笑,忍不住拍了一下易昕的脑袋,笑道:“那是你从小没见过这些事啊,我跟你说让你长见识,你居然还不愿意。”

    易昕捂住脑门,打了一下陆尘手臂,抱怨道:“别拍我脑门了啊,都打傻了。唔……不是不愿意啊,就是听了觉得心里不舒服。”

    陆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让易昕觉得有些不自然起来,道:“陆大哥,你怎么这样看我?”

    陆尘想了想,道:“其实呢,这世上虽然有很多不好的事,以前我也曾觉得全天下都是……那个你说的‘黑黑的’啊。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这世上还是有一些很好的东西的。”

    易昕眼睛一亮,道:“是什么?”

    陆尘看了她一眼,微笑着道:“比如你啊,你笑起来的时候,就很漂亮,就好像太阳照在身上一样。”

    易昕呆了一下,片刻后忽然脸颊涨红,一下子跳了起来,吃吃地道:“你、你说什么啊……”

    陆尘笑道:“说你漂亮还不行么?”

    “啊……呀!”易昕嘴巴里也不知咕哝嚷了一句什么怪声,忽地一跺脚,似喜似嗔地看了陆尘一眼,转身就跑开了。

    ※※※

    陆尘摇摇头笑了一下,起身走回到灵田中,准备继续干活。只是身子还没俯下,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抬头一看,却是易昕红着脸又跑了回来。

    陆尘笑道:“怎么了,我可告诉你,就算你听得高兴,那些话我也不会再说第二遍了。”

    “去去去!”易昕脸更红了,嗔道,“谁……谁想听第二遍了。我是有事忘记跟你说了。”

    陆尘笑道:“什么事,你说吧。”

    易昕的目光似乎有些飘忽,不太敢看着陆尘的眼睛,只是瞄着旁边,口中道:“我昨天回昆吾城家里了一趟,带了点不错的茶叶,你要不要?”

    “要啊。”陆尘干脆利落地回答。

    “嗯。”易昕似乎有些欢喜,吃吃笑了一下,但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还有个事,昨天快要出城的时候,有个胖子突然拦住我,让我转告你说,你上次定的‘蓝蝶露’已经到货了,让你有空下山去取呢。”

    陆尘脸色陡然一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