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九十章 兽变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九十章 兽变

    山上的人和山下的人是不一样的,虽然大多数的时候看起来一样。但是在这个真仙盟统治一切的仙城里,拥有真仙盟身份的人显然和山下那些散修和平民百姓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

    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数散修都不太愿意,或者说是不敢直接招惹真仙盟的人,特别是在对方摆明身份后,如果还要挑衅或是做出什么针对的举动,那便有对整个真仙盟不敬的意思,很容易招来实力更强大的势力的注意。

    所以,在平时里,真仙盟中的人在仙城里大多时候是可以横着走的。当然了,事情也不可以做得太过分,比如真仙盟里声名赫赫的天律堂,就拥有督查风纪的权力。被天律堂抓到了劣迹的人,下场也是不妙。

    但总的来说,进入真仙盟还是天下为数众多的修士的向往,不过要说缺点呢,就算以前不明显的话,现在到了这个危急关头,还是凸显了出来。

    真仙盟中虽然暗流涌动、派系林立,但几位大佬那都是厉害的人物,将手中的势力收拾得服服帖帖,所以当末日灾劫的气象一再出现后,山下的散修和平民可以撒腿就跑,但是山上的人,却几乎无人离开。

    不是没人想跑,只是没法离开。

    冒险一试的人也不是没有,现在都已经死掉了,在处置逃兵这种事情上,似乎无论正道魔教,大家的手段都差不多,不外乎一个杀鸡儆猴的法子。

    尸体被公示后,更多的人都是沉默着,不止是浮云司,其他几大势力内部差不多也是类似的情况。

    因为出色地完成了处置内奸的任务,老马在浮云司内的地位又有提升,至少现在看起来,血莺好像已经很信任他了。在浮云司大殿里,很多时候,血莺都将老马留下来商议事情。

    这一天也是如此,在细细安排并确认了所有浮云司的精锐人马都处于枕戈待旦的状态,随时可以厮杀之后,血莺又再一次查阅了浮云司地盘上多达十几个可能被人攻进来的危险关卡地点,这才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头,坐了下来。

    老马正出神地看着大殿外远处一个广场上,那里的地面上有两个人趴在地面,一动不动。他知道那两个人都已经死掉了,就是昨晚他们扛不住这天龙山上剑拔弩张和末日灾劫的气息,想要偷跑,被抓住后当场就死掉了。

    具体怎么死的,老马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是他明白为什么这次这两具尸体要丢在浮云司地盘的核心地方。奸细的死是要给敌人看的,逃兵的死是要给自己人看的。

    他默默地收回目光,看着血莺,道:“堂主,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

    血莺闭目养神,口中说道:“等吧。”

    老马皱了皱眉头,道:“等什么?”

    血莺道:“等真君大人的一个信号,我们就可以开始攻打那三家废物。”

    老马目光一亮,道:“什么信号?”

    血莺犹豫了一下,睁眼向老马看来,老马吃了一惊,随即苦笑道:“是我冒昧了。”

    血莺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道:“你如今身份不同了,告诉你倒也没什么。真君大人当初只是提到时候会有天象大变、末日灾劫之象出现,而且非常明显,一出现我们就能看到,到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时机。”

    “天象大变?有末日灾劫之象?”老马喃喃说了几句,然后抬头看了看外面血月当空血海滔滔的景象,苦笑道,“原来眼前这样的,还不算是最坏情况么?”

    血莺看上去似乎也有些无奈,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看上去他们的脸色都十分沉重,哪怕是他们这样身居高位的人此刻都有些不寒而栗,谁也不知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

    有那么一刻,他们忽然间似乎同时若有所觉,一起转头向着外面的天空望去,便看到天上的血月突然明亮震动,血海滔滔中,一束奇异巨大的月光从天空中洒落下来。

    命运如洪流,奔腾咆哮着,裹挟着所有的人,一起冲向未来。

    ※※※

    山上的人和山下的人大有区别,但同样也还是有不少相同的地方。这世上有许多不公平,但有一些东西是天生公平的,比如天空、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等等,几乎每个人面对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就像现在,山上的人看到了那一束血月光芒洒落仙城,山下的人也看到了。

    那一束月光颜色比之前要深邃了许多,虽然还是暗红色调,但色泽透亮,里面光芒闪烁犹如实物,远远望去,竟是像最顶级的血玛瑙宝石一般,令人心魄震动。

    光辉洒落,天空中劲风呼啸,有无数阴云竟被拉扯而下,被狂风裹挟在这束月光周围,渐渐变为一些奇异扭曲的符号,镶嵌在光柱之上。

    光芒所至,一片血红。

    随后,那一束月光直接没入了地下,但是光柱并没有消失,仍然存续在天地之间。没有人知道现在地下世界那里是什么情形,但是在地面上的仙城里,情况也随着这一束月光的出现,确切地说,是随着天上血月的再一次异动变化,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无数的阴暗角落里,那些街头巷尾,那些匍匐在空荡荡屋宅中隐身的黑影,在那一刻都抬头望天。

    血月高悬天空,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

    “啪嗒!”

    这是一个微小的声音,是在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一个不停颤抖的身影好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躯,然后缓缓地跪了下去。

    他对着天上的血月跪拜,他的眼眸在黑暗中变作血一般的红色,他口中念叨着含糊不清却又似乎诡异玄奥的话语,述说着上古时代的一种崇拜。

    他对着血月跪拜,好像在那一刻突然完全放开了自我的理智,失去了清醒,他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一轮血月。

    他的魂魄被一种奇异的气息所占据、所焚灭,剩下的就只有一具空壳。然后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占据了他的身躯。

    黑暗中,那个人的身躯扭曲起来,他痛苦地嚎叫着,他的手开始变长,他的背开始弓起,甚至连他手掌上的手指,都长出了白色锋利的爪子。

    无声无息中,他已成为黑暗中的野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