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三打一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三打一

    你完蛋了这句话,听起来确实很接地气,很像是市井间的凡人们彼此互相骂街争吵时的恐吓之词,脸红脖子粗又带着冷笑嘲讽,也很不符合人们对化神真君这等人物的想象。

    好歹也说些比较威风凛凛的话,或是深藏不露,或是语带机锋,或是含意深远,或是让人联想无穷。结果铁壶真君这一上来就是这么一句大白话,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但就是这么一句听起来有些不太符合他身份的大白话,铁壶真君说出口之后,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屋内屋外看得见或是看不见的人,都觉得理所当然,都觉得很有气势。

    大概,这就是位居上位者天然自带的光环吧。你拥有了权势、地位,无论你说什么,很多时候都是对的。

    凡人说这种话是可笑,化神真君说同样的话就是平易近人;凡人打架可笑鄙薄,化神真君对掐就是天地变色、众生敬畏,连说话也是如此。

    天澜真君看起来也没有对铁壶真君这句大白话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甚至还有些好奇地笑着说道:“哦,何以见得?”

    “你倒行逆施,多行不义!”铁壶真君昂然大声说道,这就是先占住了理,他直视着天澜真君,朗声说道,“天下芸芸众生屡遭祸害,民不聊生,血流漂杵,苦你久矣;天下修士欲求长生大道,奈何浮云司横征暴敛,掠天下珍奇资源为己用,不得上进,苦你久矣;真仙盟本是天下正道,却为你专权霸道,用之以鱼肉百姓,无数仁人志士壮志不展,民愤极大,苦你久矣。”

    这一大段话,三句苦你久矣,说得是气息绵长、气势雄壮,令人击节赞叹,暗想,这才不愧是化神真君这个档次的人物说出来的话语。就连陆尘都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天澜真君,心想,这些话虽然一听就是信口雌黄、随意嫁祸,但真要栽在这死光头的身上,似乎也都勉勉强强说得过去。

    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了一通,天澜真君看起来也有些不快,摆了摆手,道:“这些话咱们大家半斤八两,放谁身上都是一样,少扯这些。”

    铁壶真君正色道:“胡说,这些坏事明明只有你干过。”

    天澜真君瞪了他一眼,然后忽然咧嘴一笑,道:“好吧,知道了。若是过了今天以后,我还是胜了,这些坏事就都算在你头上吧。”

    铁壶真君对此面不改色,似乎毫不在意,道:“随意。”

    天澜真君又道:“还有人呢,怎么不进来大家见见面?”

    铁壶真君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后,这个宅子庭院西侧的墙壁忽然间轰隆一声低沉闷响,然后整个倒了下来。

    片刻后,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大宰院首座广博真君缓步踱了进来,笑容和蔼可亲,神色温和,对着天澜真君微笑说道:“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天澜真君看了看广博真君,见他二人互相分开,与自己隐隐成了一个犄角夹击的局面,倒也没有多说,只笑了一下,道:“还有一位呢?”

    话音刚落,便听到在他身后,那堵高墙背后的屋外,似乎是在外头的长街上,又好像是在更远处的那些街头巷尾,声音虽然清晰响亮,但传来的声调却是飘忽不定,好像在不停地移动着位置。那个声音长笑着说道:“我在这,我在这。”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正是星辰殿之主古月真君。

    陆尘不引人注意地偷偷皱了皱眉头,虽然古月真君并未完全现身,但以他现在所在的那个方位,正好和铁壶真君、广博真君组成了一个铁三角形状,将天澜真君牢牢地围在中间。

    这便是不留余地、不留退路的意思了。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人敢对一位化神真君下死手,其中的原因早前也已经说过许多次了,而这一次,看起来他们也是下了决心。

    他能看得出来,其他几位化神真君当然更能明白这其中隐藏的含义。

    ※※※

    有一会儿的工夫,这几位化神真君都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是没有话好说了,还是在等待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院子里的三位化神真君忽然同时抬头看去,只见原本在这座废弃的地下城池里,那一座奇异瑰丽的法阵,各种闪烁升腾的光束,突然发生了变化。

    在那些升腾的光束里,大概有三成左右的光芒突然黯淡了下去,然后迅速地消失不见。

    这造成的结果很明显,就是原本生机勃勃、一眼就能看出蕴含着强大力量的法阵,突然变得生涩起来,在许多紧要、关键的地点,失去了支撑的光束,这周围那特有的古老苍莽的气息一下子减弱了。

    陆尘对此格外敏感,因为这种感觉他只在多年前那一场荒谷之战中,从魔教的降神咒大阵里感觉到过。

    天澜真君的脸色微变,面上掠过了一丝杀意,冷然道:“你居然还在这里动了手脚。”

    星辰殿古月真君的声音浑厚悠长,从远处飘了过来,道:“不过都是些雕虫小技罢了,是祖师爷那里传下来的小玩意。”顿了一下,他又笑着说道:“当初是你请我帮忙布阵的,虽然在那之后,你自己也清理过一次,不过这些小漏洞是我们星辰殿吃饭的本事,你没找出来,也不算什么。”

    天澜真君默然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道:“我请你帮忙的时候,还根本没今天这些事情,难道你那时候心里就有暗算的意思了?”

    “不不不。”古月真君的声音否认道,“那是不可能的,天澜道兄你雄才大略,小弟我万万不敢与你作对,这些也不过是随手加上的小玩意而已,不值一提。”

    随手加上和不值一提的小玩意?

    天澜真君冷笑了一声,面色却越发严峻了。而在他身前的铁壶真君与广博真君则是面有得色。

    广博真君施施然道:“天澜,你最大的错处就是离开了天龙山,若是你还在那座深不可测的昆仑大殿里,我们几个还忌惮你几分,但到了这地下,就是你自取死路了。”

    铁壶真君冷笑道:“这里我们三个对你一个,山上三家人马攻打你一家,无论怎么看,你都是死路一条,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摸了摸胡子,道:“说你完蛋了,你还不信呢。”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然后咧嘴笑了一下,伸出手掌,摸了摸自己的光头。nt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