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七十六章 嫉妒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七十六章 嫉妒

    前头下了十天的雨,让整个昆仑山上下都好像染上了一层浓厚的湿润水气,山间雾气蒙蒙,山下阴雨绵绵,天空也是灰暗的,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觉。

    直到今天早上,雨势渐渐停了,然后那集聚的乌云忽然散开了些,露出了几分蓝色的天空,让温暖的阳光从云层间洒落下来。道道金色的光芒,照亮了人世间,远远望去就仿佛天空露出了微笑。

    原本十分热闹的昆吾城,因为最近这连绵不绝的阴雨天也变得冷清了几分,不过街上还是能见行人走过,特别是在这云开雾散的新的一天里,好多住在城里的人都跑到了街上,伸伸懒腰,活动身子,面上露出了笑容。

    苏青倚靠在自家小楼的栏杆上,面色平静地眺望着远方,看着这座城池,偶尔也望望遥远天际上阳光乌云相映如画的景象,良久不动,好像正陷入沉思中,也不知道她此刻心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从仙城那里回来后,陆尘对她交代的那些事不算很难,但十分麻烦,需要耐着性子慢慢去做。魔教虽然式微,但毕竟曾经是称霸一时触角遍及天下的邪道大派,这么多年来流毒无穷,明里暗里布置下的钉子不知有多少。这样的魔教余孽,真正有强大战力深厚道行的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只能说是凤毛麟角,能对苏青造成威胁的更是罕见,所以她回昆仑派这里以后,就一直在推动这些追查魔教余孽的事,但进展一直缓慢。

    天底下所处的地方不同,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时间流逝的速度都不一样。苏青就觉得,当自己在仙城那边时,每一天好像都像上了弦似的十分紧张,而回到昆仑派这里后,一切突然都变得缓慢下来,大家都是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地过着日子,呆在昆吾城和昆仑派中,她会有一种自己变得麻木、或许就要这样不知不觉间变老的错觉。

    这种日子好不好呢?

    苏青自己内心里都有些想不明白。只是回来这么久了,她自己本身又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虽然没有人对她说明什么,但是苏青心中还是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追查魔教余孽的事,当然很重要,至少在表面上来说,是天底下大家公认的要紧事,毕竟正邪不两立嘛。但是这件事说白了,还是一个面子上的说法而已,给老百姓看的那自然十分紧要,如果是真仙盟内部的人么,其实也就那样了。

    魔教是彻底垮了,再也无力东山再起了,这一点在正道众人心中都是有数的,只不过为了吓吓那些无知的凡人们,魔教这面破旗子还可以再拿出来用上几次。

    只是事情既是如此,为什么陆尘会让自己回来呢?是,他传的是天澜真君的命令,但是苏青觉得,那位高高在上的老祖宗,如果不是陆尘开口的话,他的眼里多半是不会有自己这样一个女子存在的。

    是……因为担心危险吗?

    他觉得仙城那里有什么危险,所以想方设法的,还是要让自己离开,回到昆仑山这里才放心?

    ※※※

    一阵清风从远处吹拂而来,带着几分微凉寒意,又有些许草木湿润的芬芳,好像是从那座朦胧的昆仑山上吹来的。

    苏青轻轻拉了一下衣襟,似乎感觉到有些冷,只是她的目光仍是抬头眺望着某个方向,从那边越过城墙,越过更远的高山,越过山后的乌云与天地,越过千里万里的旅途,大概就是那座伟大的仙城了吧。

    他现在怎样了呢?

    那座城池里,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极大的危险,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突然下了决心,不顾一切地就要送我回来?

    苏青怔怔地看着仙城的方向,心里浮起那一天在仙城中的僻静角落里,那个男子略带苦笑又有些无奈的表白。

    他是喜欢她的,苏青知道这一点,但是她仍然还是记得,那个男人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

    尸骨易冷,仇恨难消。

    “蹬蹬蹬蹬……”一阵脚步声忽然从她身后传来,那是苏青熟悉的步调节奏,她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那遥远的天边方向,然后转过身来。

    在她身子转过来时,她美丽的脸庞上已是多了一分笑意,她快步走到楼梯口上,果然便看到是母亲白夫人在两个丫头的搀扶下走了上来。

    当年月圆之夜变故之后,因为心痛爱子苏墨的死亡,白夫人受到了极大打击,精神几乎崩溃,卧床不起了许久,若不是苏青求遍灵药,悉心照料,白夫人很可能也会去了。

    直到最近这些日子,白夫人的情况才有所好转,特别是服食了苏青去恩师木原真人那里求来的一味极珍贵的灵丹后,她这才算是几乎痊愈了,也能勉强下地走路了。

    苏青紧走两步,从丫鬟手中接过母亲,然后笑着对两个丫鬟点点头,示意她们在一边候着休息,然后自己搀扶着白夫人走到小楼上,在边上桌旁坐下了。

    “母亲,您这才好了没多久,可不敢太过劳累了。”苏青微笑着倒了一杯茶水,放到白夫人身前,柔声道,“有事您叫人过来说一声就好了,我自然会赶过去的。”

    白夫人看起来气色倒是不错,脸色红润,比起当初好像还年轻了一些,只不过头发上还是白了很多,想必是当年的伤痛仍然刻骨铭心。她对苏青摇了摇手,脸色温和,道:“没事,我这出来随便走走,不打紧的。”

    苏青笑了笑,在母亲身边坐下了,道:“今天特意到我这边来,母亲您是有什么事吗?”

    白夫人点点头,但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面上却是有一丝不快之色掠过。苏青看在眼中,略微沉吟片刻,便转头对那边两个丫鬟摆摆手,令她们下去了,等这小楼上只剩她们母女二人,她才低声道:“母亲,这是为了何事不快?莫非是……”她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最后还是在心里叹息了一声,道,“莫非是因为父亲?”

    白夫人冷哼了一声,道:“自然就是因为那个死鬼了。你还不知道吧,你那老爹现在已经下了决心,要迎娶外头那贱人进门做妾了。”

    苏青沉默了一会,道:“她毕竟生了个儿子,爹他老人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那孩子流落在外的。”

    “呸!”白夫人明显对此十分愤怒,却又有几分无奈,嘴里骂了几句,然后一把抓住苏青的手,道,“儿,你是有道行在身的人,帮帮娘亲,今晚偷偷过去,就将那贱种给掐死了罢!”

    苏青身子一震,愕然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母亲,好像第一次才认识这个人一般,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