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杀狗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杀狗

    影子是个很特殊的职业,但归根到底所有的影子也还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最多也就是经过严厉苛刻的训练,让自己可以严格控制与生俱来的各种**。

    但只是控制,并不是抹杀,这世上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将一个人彻底变成没有感情的动物,就算你将一个人变作傻瓜,他也会恐惧,也会欢喜,这是改变不了的。

    每个影子都是不一样的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和不同的特点,包括陆尘也是,唯独在这一点上,所有的影子都是一样的,差别只在于控制**情感的能力高低而已。

    陆尘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情绪**都控制得极好,要不然他也不能在魔教中潜伏多年,并在那样世间最险恶的环境下做出了那样的功业。但是他仍然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也有情绪起伏动荡的时候,当年在他不顾一切杀死苏墨的那个时候,也算是他极少数情绪失控的表现了。

    也正因为对自己的情感**掌控力远胜于常人,所以陆尘对自己的情绪波动也远比普通人要敏感,他知道自己也会恐惧,也会震骇,只不过他会在最短时间里将所有负面情绪压制下来,恢复冷静。但是这一次,他感觉到了诡异不同的地方。

    他发现自己这一觉醒来,虽然所遇种种诡异恐怖之事,但自己却好像从头到尾都能冷静判断,毫无震骇恐惧之心,情绪之平静,甚至都可以用冷漠来形容了,若不是有阿土在身边,他看到阿土时还会有些心境涟漪,陆尘几乎觉得自己真的就像是行尸走肉了。

    行尸走肉吗……

    陆尘默默地在原地坐了下来,背靠着墙壁,这座距离洗马桥还有数十丈远的高楼上,冷冷清清,毫无声息。

    陆尘闭上双眼,仔细地聆听着,很快确认了,这周围果然没有任何声音,唯一能有些感觉的,大概是他自己的心跳,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陆尘觉得自己此刻本该感觉到寒意甚至恐惧的,但是他没有。

    过了片刻后,陆尘睁开了眼睛,缓缓转头向旁边看去,阿土还蹲坐在他的身旁,一如过去很多年那样守护着他,看到他转头过来的时候,阿土甚至还吐了吐舌头,摇了摇尾巴。

    陆尘凝视着阿土,过了一会后,他轻声说道:“阿土,我感觉不到你的呼吸了。”

    阿土好像没听懂陆尘的话,仍是安静地看着他,一双诡异的血红眼眸中光芒闪烁,目光温和,看上去仍是以前的那只黑狗。

    陆尘沉默了下来,默默思索片刻后,他忽然伸手探入怀中,将藏在怀里的那只小鸟掏了出来。

    小鸟依然还是蜷缩在他的手掌里,头藏在一只翅膀底下,半天没有动静。陆尘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小鸟的羽毛,然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鸟身上已经变得一片冰冷。

    他感觉不到小鸟的体温,更不用说心跳,在他掌心的似乎并不是一只顽强活着的鸟儿,而是一个冰块。

    陆尘冷冷地看着手中的小鸟,忽然五指一紧,抓住了那小鸟的身子,然后开始缓缓收紧。

    小鸟的身子猛烈震动了一下,随即它的脖子动了一下,然后鸟头从翅膀下伸出,抬了起来。

    还是当初陆尘刚刚救下它时的模样,除了眼睛。

    那双眼睛完全被一片血红颜色浸染,犹如鲜血流淌,甚至过了片刻后,有一滴真的鲜血从小鸟的眼眶边缘滴落下来。小鸟的一双血目瞪着陆尘,然后叫了起来,那声音凄厉而尖锐,仿佛看到了血海深仇的大敌,仿佛恨不得要吃其肉喝其血!

    在陆尘身边,阿土缓缓站了起来,双眼中血光闪烁,口中利齿獠牙张开,犹如一只狰狞恶兽。

    “噗……”

    蓦地,一声闷响,将所有的声音打断随即戛然而止,一团血花飞溅在半空,那只小鸟从陆尘掌中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在空中飞舞飘散的羽毛和残肢血肉。

    陆尘的掌心有血,缓缓流淌滴落。他看了一眼手掌,然后再一次的转身,这一次,他站在了阿土的面前。

    他凝视着阿土的眼睛,阿土也回望着他。

    陆尘伸出他染血的手,轻轻放在阿土的头上,阿土的头与身子似乎是发自本能地向后缩了一下,但很快又停住了。它只是安静地看着陆尘,然后一动不动。

    陆尘轻轻抚摸着阿土脖颈与头颅上的毛发,然后靠上前去,将它的头搂抱在自己的怀中。

    “你前头是想咬死这只鸟的,为什么?”陆尘用很轻的声音问道。

    阿土当然不会说话,它的头被陆尘抱在怀中,也做不了什么动作,所以它只是摇了摇自己的尾巴。

    陆尘沉默了下来,他的手抚摸阿土的动作始终没有停下,他的脸贴在阿土的皮毛上,感觉到的再也不是温暖,终于也变成了一片冰冷。

    但是他仍然看到了,阿土在对他摇着尾巴。

    在他的怀抱里,阿土的头还和以前一样,习惯性地蹭了蹭。

    这些都是镂刻在他们记忆中的东西,是只属于他和阿土之间的秘密,是谁也不能拿走的东西。

    除了死亡。

    “我想,这应该还是一场梦吧。”陆尘低声说道,“阿土,我们要走出去的,是不是?”

    阿土低低应了一声。

    陆尘闭上了眼睛,抱着阿土,他抚摸阿土的手停了下来,是那只染血的手掌,停在了阿土的脖子上。

    周围骤然间一片寂静,片刻之后,突然间远处近处长街内外,猛然间响起了一阵尖锐凄厉又仿佛带着狂怒的呼啸声,如怒潮巨涛般从四面八方涌来。这座房子周围的墙壁开始咔咔作响,灰尘碎石纷纷落下,从角落从缝隙里,一股暗红色的薄雾突然涌了进来,如张牙舞爪的魔鬼,向着陆尘扑来。

    陆尘没有抬头,甚至没有用眼角余光向周围种种恐怖的异象看上一眼,他只是紧抱着阿土,眼中也是阿土的身躯。

    有那么一刻,他屏住了呼吸,他咬了咬牙。

    这世上应该不会有后悔药吧,如果做错了事,那该怎么办?

    他曾经错过的吧?

    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但是他的手却猛然收紧,片刻之后,一团黑火骤然涌出,然后他的手掌带着那团黑火,如摧枯拉朽一般,直接摧毁了阿土的皮肉,折断了黑狗的脖子。

    阿土惨烈地嘶吼起来,拼命地挣扎起来,但是它的身躯被陆尘死死地抱住,无法动弹,只能绝望地看着黑火将它完全吞没。

    下一刻,周围黑了下来,好像是那片怒潮般的迷雾蜂拥而至,将陆尘和阿土完全吞没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