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影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帮忙?

天影 第四卷 定风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帮忙?

    古月真君看到了陆尘的动作,也听到了他平静而礼貌的邀请声,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动身,在打量了陆尘一眼后,他甚至没有去回应陆尘,而是微微皱眉,然后抬起头望向了天澜真君。

    似乎在他的眼里,并没有陆尘这个人物,又或者是他好像觉得陆尘这个人还够不上跟他说话的档次?

    陆尘默默地站着,面上也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之色,并没有因为古月真君的轻慢而生气。

    古月真君则是看着天澜真君,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神色却看起来很恼火,大概是觉得大家都是化神真君,你不能如此随便打发我的意思。

    只是在那生气的神情背后,在他目光深处,却是掠过了一丝惊讶和疑惑,在这咫尺之处,也只有天澜真君能看到他眼底的那一丝隐秘之极的询问之意。

    天澜真君仿佛视而不见,挥挥手不耐烦地道:“老头子就是多事,我可不耐烦陪你下去,这山上还有多少事呢!陆尘他是我徒弟,让他带你下去一趟,就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说着,他袖袍挥动,还冷哼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对古月真君十分不屑的样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一阵剑拔弩张,把周围的那些守卫们吓得脸色又白了几分。

    古月真君则是一直凝视着天澜真君的眼睛,似乎从这个死光头的眼眸里他能看到什么,过了一会后,他点了点头,似乎知道了自己所要的答案,然后冷笑一声,对站在自己身前的陆尘面色淡漠地道:“带路吧。”

    ※※※

    陆尘率先跳下了地道入口,对于这个地方他当然不会陌生,来来往往已经很多次了,正当他准备转身等待古月真君时,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位真君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哪怕以陆尘此刻的道行,居然也没有完全能看清这位古月真君的动作。

    陆尘心中微微一凛,面上神情倒没什么变化,对古月真君点点头,刚想说请随我来的时候,古月真君却已经迈步走去,同时口中说道:“走吧,前些日子我来这里也不少次了,心里有数。”

    陆尘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当初是天澜真君邀请了星辰殿的人来到这地下洞窟里做事,光是他自己就曾经数次在这地下城池中见到古月真君。只是现在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已经被划为禁区,哪怕是浮云司的人马都轻易不能进来,换句话说,在那座奇异雕像附近的房屋中,那一片血淋淋的惨烈景象,很可能还在原地未变。

    古月真君下来就是为了找茬来了,陆尘大概是能知道一些的,当然不敢让他随便就发现那处凶案现场,但古月真君似乎丝毫没有给他劝阻的余地,说了那句话后就一路走去,半点没有停留犹豫的意思。

    陆尘心中有些焦急,暗地里又骂了死光头几句,刚才那仓促间也没法跟他沟通,就突然点将让自己下来,他到底想做什么,陆尘心里可是没底。

    走着走着,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光芒便洒落下来,照在他们两人的身上。陆尘抬头看了一眼,觉得身上有些沉重,似乎是血月好像有了一些变化,看上去膨胀了不少,光芒也强烈了许多,只是不知道和外头地面世界上天空中的血海异象是否有直接关联。

    古月真君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血月,在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隐约的在他眼眸深处还是闪过了一丝担忧,随后,他便向着那地下城池的中心走去。

    陆尘跟在他的身后,心中暗暗焦急,那出事的屋子就是那中心雕像的附近,像这般走过去,以这位真君的道行本领,几乎肯定是要被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正当他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解决眼下这个难题,好把古月真君带偏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在自己前头的古月真君突然说了一句,道:“你师父对你十分信重啊。”

    “嗯?”陆尘听了这句话,有一瞬间的错愕,没太明白这位真君大人话里的意思,但随后还是点头道,“多谢古月师伯的夸奖,我师父他对我恩重如山,我一直都……”

    “他很少,不,他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年轻人有这样信任过。”古月真君打断了陆尘的话,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陆尘,道,“这是难得的缘分,也是天大的际遇,你要好好珍惜啊。”

    陆尘再次怔了一下,到了这时,他当然能感觉到这位真君话里似乎还有一些未尽的意思,沉吟片刻,便试探地问道:“师伯说得极是,我谨记在心。不过,您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

    古月真君笑了笑,也没对他更多解释,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一副神秘高人的风范。

    陆尘对此也是有些无奈,心中疑惑更重,最后还是只得跟了上去。

    这偌大的地下城池里,安安静静,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走在这里,连脚步声都显得特别清晰。

    眼看着那中央奇特的雕像越来越近,离那个凶案宅子也越来越近,陆尘又有点着急起来,便在这时,忽然只听古月真君又开口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天澜他自己不肯下来,却要你陪我下来这里么?”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大概他不喜欢您吧。”

    古月真君看了他一眼,忽然哈哈大笑,点头道:“你这个小伙子,有点意思啊。”

    笑声中,他们正好走过了那处宅院,看起来古月真君被陆尘的这句突兀的话给错开了注意力,谁知他到了那门前身子一转,竟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就这么自自然然干干脆脆地走进了那座屋子。

    陆尘脸色大变,心里往下一沉。

    古月真君站在门槛那边,还回头对他招了招手,平和地道:“来,我们进去这里看看。”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下自己变快的心跳,然后走了过去。

    古月真君背负双手走在前头,目光望着前方不知名处,信步走去,口中说道:“多年以前,天澜曾经对我说过,这辈子是准备孤独终老,无儿无女无弟子,了无牵挂,我想这是他所以横行不羁,行事由心的原因吧,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打下这一片宏大基业,做到了我们这几个老头子一辈子都没做到的事。”

    陆尘安静地听着,同时鼻端却闻到了一股血腥气息,看来着一阵短时间里,还是不能让那些痕迹完全消失。

    “但是他现在居然收你为徒,并对你这样看重,大概他让你陪我下来,也是想让我明白这一点吧。”古月真君走在他的前头,在快要走进那一处后院的时候停了下来,听他的声音,有些感慨之意。

    “可是我有点担心啊,他若是心有挂碍,会不会影响到他要做的大事呢?要知道,过往他所有成功的事情,可都是没有拖累羁绊才做成的。”

    古月真君缓缓地转身,看着陆尘,凝视着他。

    陆尘心头忽然一跳,强笑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古月真君默然片刻,随后平静地道:“我在想,那件事关系重大,我是不是应该去帮这位老友一把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