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影子战记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联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联系

    深夜,寂静的阁楼内。

    “沉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通外人泄露秘籍,你当我们刑罚堂是摆设?”

    沉氏家族的刑罚堂长老白岩端坐在前,头顶青天红日图,他手里摆弄着断指的小侧刀,虎视眈眈地盯着下方跪着的沉凝。

    沉凝急忙道:“听我解释,其实这件事都怪这小子欺骗我……”,她一把指着旁边的罗晓飞,决定把罪过全推给这个罪魁祸首。

    罗晓飞连忙磕头认罪,大喊道:“白岩大人饶命啊,沉凝她是收了我的冥王心才帮我窃取的秘籍的,我是无心之失,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的。”

    “混账!”

    沉凝大怒,就要上来凑罗晓飞,但她刚站起来,就被旁边两个侍卫咔咔摁在地上,任凭她怎么动弹,都挣脱不开。

    “沉凝,冥王心是你能拥有的东西吗?还不赶紧交上来!”

    白岩怒目而视,干脆亲自走下审判台,在她身上摸索了片刻,果然搜出个坚硬的果子。白岩发现真的有冥王心,满意地点了点头,但他看向沉凝的时候却依旧带着森寒,宣布道:“沉凝私通外人,盗取秘籍,本应该判处死刑,但念在是初犯且是嫡系子弟,就罚你驻守前线二十年,除非积累十万-功勋,否则不得回来。”

    “原来不是死刑吗?”

    沉凝总算松了口气,可十万的功勋算得上天文数字了,她就算征战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达成,恐怕要老死边疆了。

    这时,一个侍卫走到白岩身边,小声说道:“大人!这冥王心贵重异常,您看要不要……”,那侍卫做出个杀人灭口的手势,惊得沉凝一身冷汗。

    白岩闻言,面上杀气一闪,重新审判道:“沉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下泄露秘籍,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什么?你竟然如此儿戏,我要上报长老!”

    沉凝往四周看去,发现周遭一个熟人都没有,竟然都是些生面孔。

    “你没机会了!”

    白岩冷笑一声,亲自拔刀,朝她当头斩落。

    啊——

    沉凝猛然睁开双眼,发现原来是梦境一场,终于松了口气,自从和罗晓飞做了交易后,她可以说食难下咽、夜难安谁,短短的两三天已经有些憔悴了。沉凝试着动弹一下,发现肩膀被人绑了几根竹篾,似乎是在帮她固定骨骼。

    这个世界没有电灯,一到晚上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视线也极为不好,沉凝摸索了好一阵子才发现不对劲,这床并不是她的,整间屋子也没有她的物品,暗自惊道:“我这是在哪儿?”

    “对了!”

    沉凝想起此前的遭遇,之前她强忍着伤势寻找罗晓飞,又气不过跟罗晓飞过了两招,最终体力不支,昏死了过去,如此说来,应该是罗晓飞带她来此的才对。她在身上摸索了一阵,沉凝想拿个荧光珠照明,可摸到自己几乎赤裸的身体后,忽然面色一变,这不会被人占了便宜吧?

    呜——

    此时,沉凝的耳中一阵轰鸣,忽然觉得整间屋子都亮了起来,可奇怪的是她却看不清周遭的家具,似乎被人拉进了另一个明亮的空间。亮光持续地很

    短暂,沉凝分明看见光源就在头顶不远处,但又觉得很远,她尝试着伸手去抓,却扑来个空,反而一头撞在天花板上,发出咚得一声。

    “你醒了?”

    一帮传来个陌生的声音,沉凝连忙露出几分警惕,这声音的主人应该不是罗晓飞,可对方又会是谁呢?

    咔擦,朝西的门窗被顶起,露出点点月光,房间也明亮了一些,沉凝这才发现对方是只狐狸,正躺在一侧的壁橱上。

    “飞灵狐?这里果然是那个罗晓飞住的地方!”沉凝一想起自己衣服被换了,当时就炸毛了,喊道:“罗晓飞那家伙在那儿?快让他来见我!”

    羽根伸了个懒腰,供着背,好一会儿才道:“他就在屋顶,要找他,你自己上去便是!”

    “屋顶?”

    沉凝面色一窒,想着这屋子她也不熟,干脆不去找门了,直接从窗口爬了出来,清冷的月光照在她身上,伴着微风,掠起了她的睡衣,撩起几分曼妙的身姿。

    沉凝就这样赤着双脚爬上屋顶,发现罗晓飞就在不远处,面对东方,在那一个人双手频频舞动,不知在搞些什么。

    “混蛋罗晓飞,你把我的衣服呢?”

    沉凝涨红了脸喊道,然而罗晓飞并未搭理她,依旧在那儿舞动双手,真是气煞人也!

    呜——

    此前怪异的轰鸣声再次响起,沉凝又觉得整个世界变得十分明亮,只是这次她看清了,那些亮光来自罗晓飞手里的纸张,刺得双目都难以睁开。而另一边,罗晓飞总算做完所有事情,踉跄着坐回屋顶,他面上带有明显的疲惫之色,因为刚才把念力全都消耗掉了。

    每隔一段时间就给雪莱写一封书信,罗晓飞依旧牢记这份约定,可罗晓飞并不是一个喜欢煽情的家伙,只好多收集一些战技丢给雪莱,正好帮她提升一下修为。罗晓飞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何,也不知能否像真正小说主角那样活得潇洒无比,更不确定雪莱会不会在某一天开始嫌弃自己,可那些又有什么重要呢?

    既然和那个小鬼有个约定,他也要尝试去维护,不叫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轻易葬送,至少不能因为自己的不作为而后悔。

    “哦,沉凝,醒了吗?”

    罗晓飞说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只是这里的屋顶大都扑着大块砖瓦,睡上去格得慌。

    沉凝拎着睡衣一角,气愤地走上前,问道:“你给我老实交代,我的衣服去哪儿了?还有,你……你是不是……对我……”,后面的事儿沉凝实在问不出口,只在那边涨红了脸。

    “你是想问是不是我亲手帮你换的睡衣吧?”罗晓飞侧头过笑道:“你想的美!我还怕你占我便宜呢!”

    “占你便宜?”

    沉凝觉得这人真是不要脸之极,冲上来说道:“现在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我要立刻离开!”

    “不担心有人来找我动手了?”罗晓飞好奇道,这家伙之前心心念念地要找自己,现在又在发什么疯?

    沉凝闻言一窒,她想躲完全是因为现在被人扒光了,本能地想逃远点而已,可一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儿,沉凝又走不动了。她站在那儿,一袭睡衣,裙角

    轻摆,在这清冷月色下显出难得的可爱之色,赤着双脚,若隐若现,引人遐想无边。

    “看你平时一副野人似的,没想到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沉凝闻言,脸色刷得一下就红了,颤抖着手说道:“混蛋!我的衣服果然是你换的,我要杀了你!”

    罗晓飞一听就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可没帮你换衣服,其实是我妹妹换的,她看你身上太脏了,还顺手帮你洗了。”

    “真的?”

    沉凝止住脚步,要不是罗晓飞解释的快,现在两人恐怕已经打起来了。

    罗晓飞打了个哈气,道:“你真是暴脾气,不要动不动就揍人行不?你看到南边挂着的衣服没有,那就是你的,不过应该还没晾干,不过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你,你可以穿上,用斗气蒸干。”

    沉凝冷哼一声并未行动,就这么站在罗晓飞身后,许久,忽然问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给我一个朋友发短信,懂不?”

    罗晓飞觉得眼皮很沉,万里之遥发送念力,即便耗光所有对方都不一定能收到,罗晓飞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来试试。

    沉凝自然听不懂,可联想到刚才明亮的光芒,总觉得罗晓飞在做些奇奇怪怪的事。

    “终于能修炼中篇了,你现在也算是沉家重要人士,我想以后就不必如此慌张了吧。”罗晓飞说着声音愈发轻微。

    “你懂什么,沉家的族规向来严苛,像我这样的人自然要小心,你这几天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嗯?”沉凝说道一半发现罗晓飞竟然睡着了,心里一阵无语。

    微风吹过,整个世界似乎又变得清净下来,沉凝也不想回到屋内,干脆找了个背风口坐下,坐得累了,复又学着罗晓飞躺在屋顶,但她早已睡了大半夜,此刻无论如何都是睡不着的。

    直到清晨,罗晓飞这才醒了过来,这一夜睡得很沉,如同死人,暗道消耗念力果真非同小可,竟然毫无防备地死睡了一夜,好在有羽根守夜,就算来了歹人它也能应付一二。他一转头发现沉凝还在屋顶,好奇道:“怎么没回屋内?”

    “走!去熔金堂!”

    沉凝站起身说道。

    罗晓飞道:“你的肩膀都成这副模样了,还能继续淬炼原石?”

    “总不能继续在你的屋顶待着吧,叫人看到像什么样子。”沉凝撇过头,身手一抓便将她的外衣吸扯了过来,所使手法正是她擅长的龙旋。

    罗晓飞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继续躺在屋顶,懒洋洋的道:“去那儿有什么意思,淬炼低级原石的方法我早就学会了,这么好的天气,自然要继续死睡才对。”

    沉凝瞪了他一眼,拿着衣服又从那个窗口钻了进去,这才发现里面堆了不少纸张,房间东面墙壁上还写了两个大字“定身”,这一个咒术符文,是罗晓飞弄得机关,专门用来坑人的,只是沉凝不懂咒术,看不懂,就直接忽略了,她把窗门关严实之后,换好衣服,然后打开窗口又爬上屋顶。

    “还不快些跟我走?”沉凝皱眉道。

    罗晓飞爬起身,只看了一眼就笑道:“你这样成何体统,衣服都穿反了!”

    :。: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